第222章 强横霸道

<今日爆发第三更!啥也不说了,兄弟姐妹们砸票,我去拼命码字……>

君无意张着嘴,忍不住往后退了退。

这小子疯了吧……

就在这时候,有人来报:“三爷,慕雪瞳慕大爷陪同另一位自称是风雪银城六长老的老者前来会晤三爷,是否请进来?”

自从前次一会之后,君三爷就告知了君家上下的所有家丁仆人,那慕雪瞳乃是自己兄弟一般,君家上下任何人不得怠慢,除非另有别人相随,否则君家任何一个所在都可任其来去。

对于慕雪瞳的到来,君无意叔侄自是欢迎的,可是接着听到“风雪银城六长老”这几个字,君莫邪与君无意同时抬头,脸上神色,都有些耐人寻味的意思。

君无意脸上肌肉有些抽搐,而君莫邪脸上却是有些疑问。

难道这么快就能找上门来?这效率也太高一点了吧?

“三叔,这位六长老可是拥有神玄修为的,你的伤势已然痊愈,只怕瞒不过他的眼睛。”君莫邪随即便想到了这一点:“可是眼下你又势必不能回避,要不要我做点手脚?应该可以瞒过!”

“不必了!反正他们迟早也会知道的。”君无意摇了摇头:“我痊愈这个消息带来的影响未必就全是负面的,瑶儿还在等我的消息,若是让慕雪瞳带回去我已经康复的消息,我可以想象得出,她会有多么的快乐,这些年可是苦了她了。”

说着,君无意脸上流露出温柔的神色,眼神悠远而又深情,似乎那位冰雪般的女子,正在远方默默地凝视着他。

君莫邪叹了口气,却没再说什么。君莫邪做事虽然目的性强,但却也了解君无意这种苦恋的滋味,所以虽然有些不以为然,却没有再阻止。

“请他们到这里来吧。”君无意控制自己声音不至于走调,勉强的道。

君无意随即推动轮椅,前去小院门口迎接。

“哈哈,无意,我们又见面了;看起来你的气色,比起上一次又要强上好多。”慕雪瞳亲热的笑着,眼中露出奇怪的神色,似乎在提醒着什么,却只让君无意一人见到。

君无意心中一凛,拱了拱手,道:“原来是六长老亲身莅临,无意幸何如之。请,请进!”

六长老白须飘荡,看着君无意,上下审视,道:“你,就是君无意?”语声威严,不怒自威。

“正是!”君无意不卑不亢的点点头,脸上浮出淡淡的笑容。

“不错不错,你应该还不到四十岁吧,居然已经拥有天玄中阶的修为!以你的年纪而论,又是在如此世俗界地,能有这般成就,可说极之难能可贵了。”六长老眼中冷光一闪,道:“听说你之前受了伤,但看你进境如此神速,你的伤,已经好了吗?”

君无意的伤势已然痊愈,果然瞒不过这位至尊神玄!君莫邪猜的果然没错。

慕雪瞳身躯一震,露出由衷惊喜的神色,期盼的看着君无意,等待他的答复。

“呵呵,托前辈的福,无意之前侥幸祛除了毒性,但两条腿,还需要进一步的修养才行。”君无意淡淡的笑了笑,眼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光芒:“这种古怪玩意,足足折腾了我十年!这十年的滋味,当真是令人难忘。”

“呵呵,吉人自有天相,天佑良人。”六长老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委实是可喜可贺。”

“请!”君无意让开道路,同时喝道:“上茶!”

君莫邪在他身后推着轮椅,一言不发。

“这就是你大哥君无悔唯一的儿子吧?”六长老看着君莫邪,眼中流露出莫名的神色。

“是!”君无意眼中闪过深深的伤痛:“是我大哥唯一一个侥幸活到现在的儿子,我君家最后的一点嫡系血脉。”

六长老说的是“唯一的儿子”,其中含义不得而知;但君无意说的,却是“唯一一个侥幸活到现在的儿子”,这句话虽然平淡,但其中蕴含的怨毒之意,却是山高海深!

“呵呵,唯一血脉……,当真是娇贵得很啊。”六长老慈祥的笑了起来:“看到老夫,仍能神色自然,举止有度。君家后人,果然不同反响呀。”

“这位老人家便是风雪银城的六长老吧,可不可以冒昧相问一句,六长老贵姓?”君莫邪早就听得这老头说话皮里阳秋,此时听他提到自己,便问了出来。

六长老眼神一闪,呵呵一笑,从容道:“老夫姓萧,萧寒,便是老夫的侄子。”

“原来如此,”君莫邪呵呵的笑了笑,眼中微不可察地闪过一丝杀意,无人发觉,迅速掩没:“真是羡慕萧长老,竟亦臻至神玄之境界,如此修为,足可列在天下巅峰之林了,呵呵,今日如此强者莅临君家,当真是我君家的福气。”

六长老和善的笑了笑:“果然是英雄年少,说话都是如此得体。”四人都是满面笑容,向里走去。

一边的慕雪瞳这时才突然想起来,这位六长老,自从加入了风雪银城的三六九三大长老组合以来,几乎每个人都是以六长老尊称,几乎就再没有人称呼其为“萧长老”,长此下来,几乎让人忘记了,这位六长老,本也是萧家的人。

而双方的神态言语,看着虽然和气,却明显已经有些不对劲了。

双方虽然都是笑容可掬,一副你好我也好的意思,但气氛却显得是越来越压抑。慕雪瞳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个念头,不由得悚然一惊:难道当年的事,这位六长老也曾经参与不成?那今日自己与六长老来此,岂不是将灾星引入君家!

君无意的小院,书房与客厅相连,但目前鹰搏空盘踞书房,君无意自然不能让这些人前去打搅,便在院子里花树下,摆开了桌子。

“好茶!”六长老端起茶盏,轻啜一口,身躯微微后仰,闭上眼睛,回味了一下,赞道。他眼睛依然没有睁开,就这么闭着,慢悠悠地问道:“君三爷,不知贵府可曾见到我们银城的萧家公子?”

“萧家公子?”君无意一皱眉头,纳闷的道:“从未见过;无意之疾也只是近来方见好转,尚不能行动自如,这许多年以来,几乎就忘了如何行路了,甚少置身于君家大宅之外,却不知六长老为何这样问?那位萧家公子大名讳何?今年贵庚,长得又是何等模样?”

“哦?君三爷的意思是没有见过吗?”六长老依然仰着身体,双目微闭。淡淡的道:“我那侄孙今日陪伴本城小公主游览天香城,却被一大胆匪人无因殴打,伤势甚重。老夫实在想不出,天香城除了君家,还有那一家竟有这般大的胆子。”

“六长老的意思,竟是认定这位什么萧家公子受了伤乃是我君家的人所为的了?不知可有什么证据,所谓拿贼拿脏,六长老乃当世高人,想必是有确凿的证据了!”君莫邪突然插话问道,心中有些怒意,这老头明显是来栽赃的。

“长辈说话,后辈小子贸然插话;如此规矩,当真是贻笑大方,这便是君家第三代唯一后人应有的家教吗?!”三长老依然闭着眼睛,突然一声断喝:“去!!”

神玄玄气凝注之下,这一声低喝犹如闷雷一般,目标正是向着君大少本人,实质一般的音波直钻耳膜!

神玄高手的玄气之凝结几乎已经到了不滞他物的地步,就连近在咫尺的慕雪瞳和君无意,也只是由天玄之实力隐约感到了一丝震动,但首当其冲的君莫邪,这一刻的感受,却是如天翻地覆一般!

他只感觉一根尖锐的钢针向着耳朵里面直钻而进,且是连续运动,片刻不歇的前进,霎那间几乎连自己的灵魂也颤抖了起来。若是当真让这股音量直冲进去,恐怕君莫邪当场就会七窍流血,虽然未必会致命,但后遗症却是绝对免不了的。

最起码也是个重度耳鸣,动辄就有失聪的危险!

君莫邪心中大骂起来,这老家伙也太心狠手辣了。本少爷说得可是一句再正经不过的话了,居然就要致人如此重伤,这叫什么说法!

君大少爷来到这个世界的日子尚短,之前又诸事顺心,却又那里知道,在这些神玄强者眼中,一般的低阶玄者,不过是蝼蚁一般的存在。想要对其做什么就做什么,根本不受任何约束,更何况六长老惊见君无意十年残疾居然痊愈,为本家子侄计,也要针对君家,至于说什么规矩、道理,没有足够的实力,是不配享受这份待遇的!

既然君莫邪是君家唯一的血脉,那便让君家痛一痛!

君大少骤然受袭,迅速运起开天造化功,无声无息的展开迎击,瞬间已经布下七层防线,不得不说这开天造化玄功果然有独到之处,君大少不过只相当于金玄之实力,却仍能勉力对抗来自神玄高手的一击,彼此实力虽然悬殊,那股音波更是犀利,但始终欠缺后劲,在君少重重布防之下,那音波每进一步,便消去一些,及至到了最后一道,已经是强弩之末,终于没有穿过,尽数散去了。

君莫邪亦随之闷哼一声,鼻中溢出血丝,这点创伤半是真实,另一半却是掩饰,以君大少此时修为论,若是有所提防,便是连那一点创伤都可避免。(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