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让我供奉你一年好吗?

<今天第二更!送到!>

“你才死了呢!”君莫邪瞪他一眼:“本神医已经出手了,他的生死还能由别人说了算吗?”

就在这时,海沉风也沉着脸从密室中走了出来。

鹰搏空刚要反驳君莫邪,突然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嗬嗬有声。

刚刚一个还半死不活,眼看随时都有咽气可能的人被抱了进去,一个时辰之后居然生龙活虎龙精虎猛的走了出来?就算是神医,也不能够这么快吧?

这个世界实在是太疯狂了,今天不是见鬼了吧?!

“好了?”鹰搏空揉了揉眼睛:“全好了?功力也恢复了?”

“全好了!”海沉风对鹰搏空还有些气愤,沉着脸回答,“多劳鹰师叔挂心,得神医妙手,沉风的功力已经完全恢复了。”

“那你还板着脸?对我板着脸?操你师傅的,你就不会恭敬点?!你知不知道,为了救治你这小子,老子忍了多少气,你这混帐玩意!”鹰搏空积压了一天的火气终于爆发,而且眼前也有了一个爆发的合适对象,此时不发飚更待何时?

海沉风沉着脸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回答,鹰搏空已经呼的扑了过去,一把揪住,接着便到了院子里,于是拳如暴雨,腿如疾风,劈头盖脸,狂揍一顿。

这个虐待的画面,正好就在瘫在地上的唐胖子面前,胖子腿上才积攒点劲,直接就吓没了,身上刚刚止住的冷汗,呼呼的又冒了出来……

看着这场面,唐源眉眼抽搐,脸上肌肉惊恐的跳动……

良久……

“你打够了没有?”君莫邪叫。

“打够了,终于痛快了。”鹰搏空最后再揍了两拳,踢了三脚,这才停住手,海沉风浑身皮开肉绽,脸上五颜六色,犹如一个正在唱京剧的大熊猫。

“打够了就赶紧让他出去办事去,本少爷可是要派他用场呢。”君莫邪没好气的道,怎么说海沉风现在也算是自己的人,你丫就在我面前这么打他,让本少爷面子往哪搁?

海沉风如蒙大赦,也不顾浑身疼痛,爬了起来一溜烟般消失了……

君莫邪转头看着鹰搏空,正要说什么,突然|——

“啊~~~~~”一声尖锐的惊叫,两人都吓了一跳。

小萝莉可儿端着茶水小心翼翼的走来,却突然发现了一件事——

“公子,不好了,不好了……”小萝莉惊慌失措。

“怎么了?”

“是唐公子,唐公子他……他晕倒了……”可儿指着唐大公子,很有点惊慌的意思。只见唐源软软塌塌地瘫在地上,浑身肥肉再不颤动,原来早已经人事不省……

“怎么回事?”君莫邪莫名其妙的走上前去,没人怎么着他呀,他怎么晕过去了……

凑近一看,搭脉一瞧,君莫邪突然脸上表情变得很是精彩,张口结舌的四处看了看:“这是咋回事?居然出汗出的脱水了,真稀罕了……”

出汗出到脱水,唐大少还真是有才,这回减肥有望了……

前世今生,这是君大少见到的第一例……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次日胖子一量体重,居然轻了足足十斤,一日减十斤,这简直就是世界减肥史的奇迹啊!

君大少一阵手忙脚乱,好容易将唐大少弄进屋,这还多亏了君大高人日前突破,否则就胖子的分量、体积,君大高人独自一人还真未必弄得动。

胖子的分量、体积是没得说,不过胆量就实在不怎么样了,鹰大至尊那边根本就没对他怎么样呢,他已经把自己吓得陷入半昏迷状态了。

君大少却知这货其实根本就没什么危险,直接扳住嘴巴灌了几瓢掺了食盐的凉水,本来针对胖子这样的,脱水正应该用参汤,不过眼下那有那功夫?反正“盐水”的效果也一样,太滋补了对胖子更没好处的!

解决了脱水危机,君大少把晕忽忽的胖子扔在床上,确定没事便出来了。毕竟鹰搏空还在那里等着,想说又不好意思说的样子,很有趣。

人家始终是八大至尊之一,让人家久等也不好!

再说了,堂堂一代至尊,要向一位少年请教武学问题,也的确是有些……

这个世界真的是很疯狂啊!。

“恩?你还有别的事吗?”君大少明知故问,摆明就是要看鹰大至尊如何开口向自己这个后辈求教。

“今日有幸得见令师,呵呵,令师修为精湛,当真是功参造化,学究天人。老夫与他畅谈了好久,惺惺相惜,相见恨晚,彼此引为知己,十分相得。”鹰搏空咂了咂嘴,想了半天,终于诌出了一个开场白,不得不说,就这开场白还是比较符合鹰大至尊的身份的。

当然,前提是君大少不是君大高人,不了解前因后果才可以!

“哦?”君大少的肚皮差点没笑破,脸上却是一片好奇,以及尽是“原来如此”的神色。

鹰搏空精神一振,道:“我俩相谈甚欢,后来你师傅便说到你这个徒弟,你师父甚是无奈,言道,之前曾传于你飞鹰扑击之术,而你天资虽佳却懒惰成性,至今不能稍窥内中门径,实在令他痛心不已。而今,他机缘巧合遇到了我,恩,众所周知,老夫乃是当世对飞鹰之术研究最多的人,所以,便拜托老夫前来,指点一下你练功。”

鹰搏空越说越顺,也越来越像那么回事,看那意思到现在连他自己都几乎相信他说的是真的了:“老夫虽然也是百事缠身,但,人生难得一知己,如今既有知交相托,也只好勉为其难,帮他调教一下弟子。”

君大少这边深深地垂下头,仿佛是悉心受教,实则是一只手捏住自己鼻子,努力调匀呼吸,另一手捂住肚子,深深吐纳,真的已经快要内伤了,忍笑忍的……

鹰搏空以一副道貌岸然的高人姿态说完这番话,挥挥手,用一种漫不经心的口气,道:“你现在出去,练一遍你师父传授给你的飞鹰法决,老夫看看,究竟是哪里练错了。尽早完事,老夫也好动身,便要回转草原,这次滞留的时间已经颇为不短了,已经耽误了不少的正事。”

“啊?那个鹰老,这那里出错了吧?!”君莫邪睁着眼睛,惊讶地道:“就在上个月,我师父告诉我,我的飞鹰扑击之术、灵鹰身法、还有剑法刀法掌法拳法爪法都已经臻至登堂入室、熟极而流的境界了,在这方面他已经再没有什么可以教我的了,怎么会让你前来?再说了,我虽然天资不佳,却素来勤奋,怎地就懒惰成性了,师傅当年也是看中我这点,才收我为徒的,师傅真跟你那么说的?!”

鹰搏空哑然,他那知道内中之事,突然一瞪眼,道:“你师傅大概是谦虚之意,我误会了,不过却须知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这一方面,老夫才是专业人士!这一点,你不承认吗?”

君莫邪面显难色:“可是那个飞鹰之术我师父已经嘱咐过我不用再练,再练只会拖慢我自身的进度,还给了我新的功夫,我才刚刚上手!听您的意思,您的事情也特别多,要不这样,鹰老您就先回去吧,不必麻烦了。我师父那人从来不考校我的功夫,我就说你已经指点过我了就行了。这样如何?我也轻松,你也省劲,大家都方便。”

鹰搏空瞪着眼睛半天没有说话。

一代至尊想要指点某人的功夫,居然被拒了!

这是什么世道啊?!有没有天理了?!

鹰搏空突然觉得这个世界莫非是颠倒了?!回想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时候为了想得到一位地玄强者的指点,自己曾经苦苦等待了好久,到后来人家施舍一般的说了两句话,自己便如获至宝,连走路吃饭的时候心中都在思考内中奥妙,至于那时候想要找一位至尊来指点自己,那真是做梦都会笑醒!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难道现在时兴做师傅的要倒过来求着徒弟学艺不成吗?

“咳咳,其实是这个样子的——”鹰搏空没法了,只好说出实话,再死撑只怕就要更丢人。

“原来如此啊,您早说啊。”君莫邪了然的点了点头,心中暗笑:想要占我便宜,岂是有这么容易的?

“那就等有空再说吧,您不是很忙吗?”君大少一副我为您着想的意思!

“我现在就有空,之前说的那些都是小事,咱们是不是现在就开始?”鹰大至尊精神一振。

“我是说等我有空,我现在实在是很累啊!”君莫邪如是道:“再说了,您既然和那老家伙是知心密友,那他为啥不自己教你呢?还得要转个圈让我代劳?他分明就是想偷懒!压榨我的劳动力,教好了是他的人情,教砸了让我背着黑锅?这种事,利用我为他出力不说,还没半点好处!那老鬼真是奸诈!哼哼哼,我才不干呢。”

鹰搏空这下子是真的傻眼了!没想到这小子不仅是骗不了,而且软硬不吃……这可咋办?

“我明白您的难处,我也理解您的心情。”君大少通情达理却又很为难的道:“但您也应该看出来了,我的脾气就是,无利不起早,没好处的事情,是从来不做的。”

“你小子到底想要什么好处?痛快说吧?”鹰搏空这次可是真的在咬牙了。

今天一天,简直就要被这小子气疯了。

但接着,鹰搏空就瞪起了眼睛,两眼几乎发了直!——

因为就在这一刻,君莫邪的右手突然做了一个动作,似乎很简单,却又绝对不简单的动作,五指提起,弯曲,如鹰爪,凌空飞抓,连连变幻,从肘部以下,不断的弯曲,手腕、手指,变幻莫测,每一次弯曲变幻,都会增加这一爪的威力!但最离奇的是,肘部以上,竟是纹丝不动!

无影无形,万影万形!

即使以鹰搏空的阅历之广、见识之高,竟也是从来未曾见过如此巧妙的招法!但他眼力高超,如何看不出这一招的厉害之处、奥意之深?若是自己能完全融会贯通,只是这一招的威力,就已经堪称当世绝顶武学,单只这一招,自己今日已经算是此行不虚了!

“这是‘鬼鹰九式’其中的一式。”君莫邪呵呵一笑:“可还过得去么?”

“当然过得去!鬼鹰九式?当真是招如其名,奇诡莫测,精彩万分!”鹰搏空两眼发光,心中已经逐渐的在消化这一式,越琢磨越觉得余韵无穷,越回味越觉得博大精深,不由得更是心痒难熬,再次追问了一句:“你小子到底想要什么好处?痛快说吧”

这句话跟刚才那一问完全一样,但口气却是天壤之别。上一句已经是很有些不耐烦了,而当前这一句,却带了不少的迫切,更有一分半分任你宰割的意思!

“我不要你什么好处,反而是我想给你好处。”君大少笑得跟小狐狸似的:“我既可以帮你完善招法,也可以助你完善神功;不过,你要欠我一个人情。注意,是欠我的,不是欠我师傅的。这完全是两回事!”

我本来已经欠了你师父的,现在还得欠你的?一件事,欠两个人情?鹰搏空额头上黑线迸现,重重的哼了一声,不过转念一想,若能得此神技,就算欠下人情,也是值得的。

“另外,你也是此道大行家,应该知道招法的研究,尤其是如此精深的绝技,绝不能是一朝一夕的事。所以,你必须有一段不短的时间暂时逗留在天香城,我们细细的探讨,慢慢的研究,仔仔细细的探索,一点一滴的计算……”君大少板着手指头。

“停!”鹰搏空头大如斗:“头一半还象话,后半句云山雾绕,绕个没完,你小子到底想要说什么?爽快点说吧。别绕圈子了!”

“让我供奉你一年好吗?”君大少天真可爱的笑道:“我这个要求并不高,而且在这一年里,无论吃住,还是喝酒……我都包了,”君大少意味深长的往前凑了凑,道:“可是比那天还要好喝的美酒哦,绝对可以让你满意……,免费让你喝一年。如何?”

“甚至,就算你去灵雾湖风流快活,嫖资,也由我来出,咱讲究吧呵呵呵……”君大少笑得见眉不见眼的:“这样好的条件,走遍天下,您往哪里找去?”

<咳咳,再喊声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