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你以后叫他师姐就行了

<今天第二更!晚了,抱歉,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的手指头笨拙的要命,不分个,汗一个……原来写凌天的时候一天还有爆发七章的时候,难道这次五章就累到了,怪哉。我好好调整一下,过几天,我们再这么爆发一次,呵……>

“不是你难道还是鬼?”君莫邪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凶神恶煞的一瞪眼,问道:“叫啥名?”

“我……我……我叫寒烟……梦……我很厉害的……你不要打我……”小丫头吓得不轻,如玉的小脸煞白,浑然忘却了自己也有极深厚的玄气修为。

自出生以来,所到之处,所见到的人物不是对她恭恭敬敬,何曾见过这么强横霸道的人物?这简直就是超级的流氓无赖加地痞的混合体!

小姑娘真的被吓坏了!

谁曾想得到,自己一时性起偷偷从盛宝堂溜出来游玩,居然遇到这样一个恶魔?小丫头现在心中砰砰大鼓,已经想到了无数种对自己极端不利的可能,越想越是害怕得浑身发抖……

“寒烟梦?”君莫邪一瞪眼:“这小子是风雪银城的人,那你也是了?对了,寒烟瑶是你什么人?”

“她……她是我姐姐……你不要打我,我姐姐很疼我的,她好厉害的……”寒烟梦颤抖着回答道,目的非常简单,不要挨打……

君莫邪一怔。

原来这丫头就是幕雪瞳之前提过的那位风雪银城的小公主?!也就是三叔的小姨子!

那要是严格地论将起来,还是我的长辈……我擦!

“这是你家养的狗?”君莫邪指着地上凄惨之极的萧凤梧,问道。

“不,不不是。”寒烟梦紧张的摇着小手:“他不是我家养的狗……”

并不等寒小姑娘说完,君大少截道:“我说怎么这般地没教养,原来还是条野狗!”

小姑娘连忙摆手分辨,“他也不是野狗,他…他是人啦,他是我师兄。姓萧,叫……”

“他是人吗?我怎么没看出来!他就是一条狗!”君莫邪再度打断小姑娘的说话,顺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他手上带着萧凤梧身上的鲜血,一把抹上去,更加显得狰狞恐怖:“我说他是狗,他就是狗!一条没教养的野狗!明白?”

“不不,他他他,他真不是一条狗,他……”小姑娘自幼养尊处优,什么时候见过这样强横霸道的人,心慌意乱之下,那里还知道该怎么分辨才好,突然灵机一动,冲口而出:“你你,看,他他,没有尾巴,狗是有尾巴的,他真是人来着……”

君莫邪一怔,忍不住哈哈大笑,故意道:“那是你不知道,他的尾巴被人砍掉了,要不他怎么人模狗样呢!”说着顺眼想萧凤梧看了一眼,这一眼不要紧,竟然一下子发觉了不同。

被我揍了这么厉害,居然还在喘粗气,胸口还能起伏不断,手指头已经在下意识的动作,似乎就要醒来的样子……

君莫邪心中一动;按道理说,这丫的修为有限,没理由能这么抗揍啊,这是怎么回事?一定有古怪!

紧了紧腰间的布块,君莫邪迈开步子,走到萧凤梧身前,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了几眼,突然一伸手,嗤啦一声,将他胸前的衣衫撕裂,即时看到那萧凤梧内里穿着一件银光闪闪的奇异软甲,君莫邪用手揪住一点,两手用力一撕,竟然纹丝不动!

真是好东西啊!君大少咂咂嘴,毫不客气,当场给他来了一个宽衣解带,完完整整的将这件贴身软甲剥了下来,又抓起地上的长剑,一抖手,用力刺在这软甲上,只觉得剑尖所指,柔软之极,毫不受力,竟是轻易地将这一剑化解,软甲之上竟然并无半点伤痕。

想不到这小子身上竟有这等好东西,之前看来没拾掇舒服这小子,没得说,冲着再没任何抵抗能力的萧凤梧又是一顿狂扁,只片刻,萧凤梧彻底的没动静了,不过君大少心内有数,自己手下有准,这小子晕是晕了,却还死不了,就是一时半会是醒不过来了!

寒烟梦上前想要救助师兄,但心慌意乱之下,被君莫邪毫不怜香惜玉的一巴掌拍在脸上拍飞出去,捂着脸蹲在地上哭了起来,眼泪簌簌的不住的往下落。

“这是什么?”君莫邪斜睨着寒烟梦,做恶人也是有诀窍的,就是做就做到底。

“雪蚕甲。”寒烟梦战战兢兢的睁着泪眼,看着他,看着看着,突然心中有些不忿起来:这个无耻之徒,他身上的肌肤居然比我的还要细腻,还要好看,真是没天理了。

真没风度!哪有打女孩子的?

“雪蚕甲,好东西,恩恩,不错不错。”君莫邪爱不释手的翻来覆去的观看,在手中一抛一抛的。

寒烟梦很是隐秘的撇了撇嘴,却牵动了脸上痛处,忍不住泪珠又蕴积了起来。

雪蚕甲,在大陆上固然是难得的宝物,但风雪银城的高层之间却并不罕见,更几乎就是人手一件。这本就是风雪银城的独有宝物。说到珍贵,这雪蚕甲更不算什么,更高级的还有呢。眼前这家伙,肯定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连这么件雪蚕甲都那么稀罕,自己身上的可是更高级……

“是不是还有更好的货色?更好的是什么?”君莫邪似乎并没有看她,但她脸上的表情却是抓得一清二楚,小丫头江湖阅历实在太浅,她偷偷撇嘴的举动,乃是下意识的动作,虽然颇为隐秘,却尽落入了君大少的眼内,啥意思?哈,君莫邪自然能看出那是明显的轻蔑意思。

于是在问话的同时,君大少的一张脸突然凑到寒烟梦眼前咫尺之处。

“最好的是玄蚕的,我身上…我身上也没有……”寒烟梦吓了一跳,惊恐的看着他一张血糊糊的脸在自己眼前迅速放大,吓得小心肝也几乎停止了跳动,总算悬崖勒马,没有说出,万一说出来,估计这土包子小恶霸,一定会强抢自己的那件,一件玄蚕甲也不算什么,可是那是贴身的,万一被剥去了,那……

“玄蚕的吗?恩,嘿嘿嘿……”君莫邪不怀好意的在她身上看了看,寒烟梦浑身一阵寒毛直竖,情不自禁地抱起了双臂。

“放心,我知道你身上就有那个什么玄蚕甲,可我不会抢女孩子的,咱可是很有教养的,。”君莫邪邪邪的看着她,心中一阵不爽,若是最终能清剿了风雪银城的萧家势力,然后再经过努力,让三叔和寒烟瑶走到一起,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话,眼前这个小丫头,可就是自己名副其实的长辈!

貌似是应该叫小姨?还是叫小姑呢?

奶奶滴,太不平衡了。放着一件上好的玄蚕甲,居然不能抢,实在是郁闷!

君莫邪伸出手重重的在她脸上捏了一把,算是发泄一下自己的不满,寒烟梦惊恐的大叫一声,君莫邪哈哈大笑,扬长而去,“寒姑娘,这小子,嘿,你以后叫他师姐就行了,不用叫他师兄了,哈哈……”

在他身后,寒烟梦惊叫之后,见那霸道“恶人”终于走了,才终于放下心来,后怕的拍拍小胸脯,长长舒了口气,但旋即却又皱起了好看的眉毛。因为,她突然想起了这个“恶人”临走时最后那一句话。

“为什么呢?这明明就是萧师兄呀,为什么要让我叫她师姐呢?真是不明白!这个人说话颠三倒四,看来是个武功高强的疯子!反正肯定不正常!”

寒烟梦睁着圆圆的大眼睛,百思不得其解的思考了一会,喃喃自语。终于得出一个结论:疯子的思维,不可以常人度之!咱不跟疯子一般见识!

秋风渐渐大起来,呜呜咽咽,那萧凤梧伤势不轻,全没有半点醒转的迹象,寒烟梦根本就没经历过事情,独自一人站在这里,全然不知所措,如此呆了半晌,心中愈发恐惧起来,此时却又出现了一件诡异之极的现象:随着风势渐大,这片枫林却是在慢慢的在缩小,慢慢的化作飞灰,从树叶,到树枝,再到树干,就像全部是面粉做成的,随着秋风,慢慢地消泯于天地之间,无声无息……

寒烟梦震惊得张大着小嘴,半晌合不拢来;半天,才又惊得啊的一声尖叫起来,就要逃走,却才看见萧凤梧仍是昏迷不醒得躺在地上,也就比死人多一口气的样子,随时都有咽气的可能,不由又是惊叫一声,再也不顾惊恐,一把抄起衣不遮体的萧凤梧,飞速地向着城中跑去,急急忙忙,慌慌张张,速度却是极快的……

小丫头的心里,极度的提醒了她自己一件事情:见鬼了……

君莫邪现在当然不会杀死萧凤梧,杀死萧凤梧,或可得到一时的报复快感,但对长远来说,却绝不是什么好事。

以萧家来说,萧凤梧这样的后辈,既然能被推出来陪同银城的小公主逛街玩耍,萧家的用心自然是昭然若揭的。

这也就是说,萧凤梧乃是萧家的年轻一辈最受宠爱、也是最被看好的杰出人物,否则,不会被推出来追求银城小公主!但这样的一个人,偏偏实力还不算很高……这是多好的事情?

留着他,或者在关键时刻可以对萧家展开牵制也说不定,若是贸然把萧家除了根,光剩下一帮神玄的老家伙,那还不直接就会发疯?

打蛇固然要打七寸,但没有把握将这条蛇完全打死的时候,七寸,最好还是不要碰。贸然一碰就会惹来最残酷的反噬。

君家现在的实力,还承受不起这样严重的的反噬。

留着这样一个玩意,或者能更容易发挥效果。

君莫邪一路而行,只觉得风力飕飕,穿裆而过,说不出的不得劲,下面没什么衣物兜着,自然会荡游荡悠的不利索;正所谓有诗云:风吹鸡鸡蛋蛋凉,风吹屁屁飕飕冷。

<推荐一本新书:《剑神》,很牛叉的书名,听说主角前身是独孤求败……>

<求月票!护菊……>(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