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枫林之战

<今日第一更!第二更稍后即到。正在筹划明日爆发,努力中……>

“好!你一切小心。”君无意很痛快的同意。知道他定然是发现了什么,既然跟去,自然有他的道理。

君三爷现在对自己的侄儿很是放心,与其担心君莫邪还不如赶紧回去看看那帮家伙操练的咋样了,另外自己赶紧的练剑去。

前数日,君莫邪神神秘秘地拿了一本破烂剑谱给君无意,很神秘地说道是自己无意中得到的神秘秘籍,君无意嗤之以鼻,对他的话全然不信,但剑谱却是真的,一见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里面剑法之狠辣精妙,连君无意也是从未见过,剑剑走偏锋,招招分生死,只是看着剑谱,便已经有一种敌死我活,有去无回的惨厉之气!

绝杀勿回剑!

一招决生死,剑出誓无回!正是君莫邪前世所练的古武之一,加以变化之后,整理出来,交给了君无意。

对君无意这等从战阵百战余生的人、骨子里热血狠辣的一代血衣大将来说,这套剑法正是得其所好,无比契合!

简直就像是为君无意量身定做!所以这几天君无意练得如痴如狂。

叔侄二人就此分手。

君莫邪有些奇怪,玄丹争夺已告结束,聚集在天香城的顶尖高手已散了十之七八,鹰搏空这家伙怎么还没走,居然还在这里逗留,他想干啥?

君大少自是最清楚事情始末之人,鹰搏空的目的从来也不在玄丹身上,只为寻觅合适的搏杀对手,否则当日以其修为,且最早得到玄丹的时机,绝对有十足把握可以远扬千里,绝非当时在场众人可以阻止的,甚至就算是黄雀在后的两大玄兽之王也是欲阻无从的。

那么,他今日又要做什么呢!

或者应该说天香城中还有什么事物是足以打动其心的呢?!难道此时的天香城尚有足以打动他的高手?!

君莫邪在一开始发现鹰搏空的时候,便费尽心思引起鹰搏空注意,目的不外是打着从他身上套取九阶巅峰玄丹使用方法的主意,可谓是使劲浑身解数,先是大肆吹捧吸引其好感,后有予以美酒以结因缘,实在是用心良苦之极。

但随着变故突然的前来,计划提前的启动,然后天玄地玄至尊神玄一系列接瞳而至,发生的事情简直件件都大出君大少的预料之外,应接不暇。

再等到玄丹争夺结束,兔起鹘落的一系列变化,君大少检查一干收获,赫然发现,只要能获取天罚兽王的支持,原本安排的鹰搏空这条线便已经再没有任何用武之地了!

由此可见,再精密的计划,也是绝对赶不上变化来得快的。

所以君大少心中有些委屈:我费了这么大劲,才安排的精妙布局,怎么一来二去就毫无作用了?那怎么行!这有太窝心了!

心中本就在为此事而不平衡,唯恐鹰搏空这位至尊高人突然撒丫子一走,再找他可就难了。却没想到突然再次看到了他的身影,君莫邪这等绝不吃亏的人怎肯放过这个机会?

君大杀手立即全速追了上去!

君大少的轻功于同级人中绝对是首屈一指的,但无论他如何全力追赶,却也难以赶得上鹰搏空这位以速度见长的草原鹰神!这倒不是说君大杀手的轻功身法问题,实在是他的玄气修为还是太差了一点,虽然目前已经提升了很多,玄气的层次却也只相当于金玄初阶而已,不过君大少很自信,只要能突破第二层功法,相信最少可以拥有相当于这个世界地玄层次的修为。

不过那都是后话,眼下却是已然失去了草原鹰神的身影,君大杀手并未因此而放弃,所谓雁过留痕,君大少仍可凭着自己的直觉加些须蛛丝马迹,一点点向着鹰搏空消失的方向追逐而去。

城南枫林!

时值深秋,残阳晚照,枫叶如血。

秋风微微呼啸,整个枫林犹如血海波涛一般,翻涌不止,起伏不休,万千殷红的枫叶无力抗拒萧瑟秋风,飘飘离枝,犹如天地间凭空落下了无数鲜艳的血珠……

长天泣血!

枫林前,一人蔚蓝衣着,临风而立,他就那么静静地站在这里,但浑身上下却像是蔚蓝的大海波涛翻卷,呼啸起伏,翻涌荡漾,无尽无休。衬着身后血海般的景色,相辅相成之下,一片血海,一片蓝色波光,竟形成了一种化戾气为祥和的超然气势。

他的头发在风中扬起,似乎也带着碧蓝天空的湛湛之色,无数红叶在他头顶盘旋落下,却并无一片残叶能沾染那似乎是蔚蓝色的发丝,平静的眸子,无悲无喜的看着来路,没有渴望,没有期盼,没有惊慌,没有恐惧。

海沉风!

为了朋友之谊,海沉风终于还是来了。

以生命迎战难以匹敌的未知强者!

遥望东方,遥远的天际,便是自己的故乡,蓝光海。那上面,居住着自己的师尊,蔚蓝至尊!

只是,此番战后,我,还有机会回去吗?

海沉风的眸子里波涛一般翻滚起来……

呜……的一声,天际秋风似乎突然加大,一股沉沉的威压突然、蓦然、疯狂霸道的出现,排山倒海一般从虚无之中一股脑地压了过来!

海沉风双目一眯,霎那间浑身天蓝色玄气轰然暴涨,两脚生根一般钉在地上,稳如磐石,一动不动;但他的头发,衣袍,尽都随风向后猎猎飘去,便似要离体飞去一般,在他身后的枫林,整齐化一的向后倾斜!惨败、凋落的千万红叶,无论是已经落地又或者是尚未离枝的,就在这一瞬间,随着这浩荡的风势、威势,红云一般飞了出去,霎那间染红了半边天空!

血海、蓝波突然嘎然分开!

枫林是枫林,海沉风是海沉风,两者再无关联。

海沉风变成了孤零零的站在天地之间,身周万物,再也没有任何一物会成为他的助力!

之前海沉风费尽心机,营造出来的对自己极为有利的地利格局竟在瞬间破灭无余!

海沉风脸色一变,手按剑柄,豁然抬头,看向眼前,看向——虚无!

大敌!

来人还未现身,已经单凭气势,便轻易将海沉风刻意营造出的与血海枫林浑然一体的气势分了开来!这等威势,海沉风从所未遇!

呼!

一道黑色的身影穿空而上十丈有奇,在他的身影刚刚在十丈高的高空现身的瞬间,他的身体一闪一显之间已经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海沉风面前。而此时,空中十丈处,依然有残影停留——苍鹰行空!

来人长发垂肩,根根挺直,眉如远山,眼如闪电,鹰鼻薄唇,面容瘦削,整个人如同是一柄横亘苍穹的绝世神兵,散发着滔天的杀气,伊如神鹰搏兔,君临天下!但下一刻看去,却又如巍巍山岳,渊渟岳峙,傲对千年风霜!

“就是阁下,挑了金阳帮?”海沉风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声音有些暗哑。天玄高手的直觉已令他察觉到,面前这个人,根本不是自己能够抗衡的!

“你就是金锋烈找来的帮手?竟有天玄的修为,不错,不错,当真不错!”那黑袍人双目一扫,海沉风顿时感到被他目光扫过的脸上,一片热辣辣的刺痛!不由心中大骇:玄气凝形,空剑虚刀!这人居然已经到了这等境界,这……可至少是神玄的修为啊!

即使以海沉风已臻天玄境界的强者心性,竟也有了一种不知该哭该笑的冲动!自己之前虽然也料到此人高明,非己能敌,但万万想不到,竟高到这个地步上,根本就是自己连仰望都很费劲的层次!

此人之实力,只怕便算是自己的师尊,蔚蓝至尊也未必可以轻言胜之吧!

而有此修为者,当世屈指可数,此人是谁?

之所以不知道该哭该笑,却是因为,既然来人是如此高人,犯得着找一个小小的地下帮派的麻烦吗?这样的人,若是稍微露出一点招揽的意思,根本也是抬举了金锋烈,金锋烈根本就应该哭着喊着奉上全部身家,投身为其门下,如今居然贸然与此人为仇,还把自己也绕进来了!

这叫什么事?

黑袍人冷冽的笑了笑:“不过是天玄中阶,居然还敢给我老人家下了战书?哈!好!好!当真是好胆魄。”

“义之所在,不得不为!刀山火海,亦不回头!”海沉风缓缓地道,凝重的抱拳:“冒犯之处,前辈海涵。前辈既然已然君临,请赐招吧!”

“我从来不会海涵。”黑衣人怪笑一声,声音怪异,如长空鹰啼:“前事于我而言早已完结,此行天香我裨益极大,收获颇丰,本来已经要走了,那里有什么兴趣接收狗屁金阳帮;偏偏在这时后,却收到了你的战书,真真是造化弄人啊。”

黑袍人仰天厉啸一声:“阎王要人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既然事情已经过去,前辈何必如此不依不饶?”海沉风叹了口气,沉声道:“前辈所指的事情,无非就是前夜玄丹争夺之事吧?”

黑袍人哼了一声,不提还罢了,一提顿时又郁闷起来。眼皮一翻,道:“事情过去,难道就不能打架?少废话!今日就让老子教训教训你!须知有些人,不是你能惹的,既然惹了,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