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无悔衣冠冢!

<今日第一更!>

君莫邪头上的冷汗嗒嗒的落下来,勉强一笑:“三叔,你的情报网好强大啊,您不会当时也在场吧?!”

“那地界那么多颠峰强者,我去凑什么热闹!”君无意没好气的呵斥一声:“此事毕竟乃是在我天香国度发生的大事件,早已惊动了陛下,下令彻查这件事;我要是再不知道,那我们君家也就太孤陋寡闻了!”

他两眼灼灼的看着君莫邪:“这些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也是我唯一想知道的,昨夜那位拿着玄丹出现的、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做事混账之极的那个黑衣蒙面小王八蛋,是谁?!”

“呃……应该是一位传说中的前辈高人吧!此等高人,又岂是我可以猜测的,没准就是至尊神玄第一人云别尘也说不定,别人那有那么出尘的气度!”君莫邪郑重的、严肃的道。

“很出尘么?”君无意的表情就像一座沉寂中即将爆发的火山:“前几日我才给了你一颗六阶玄丹,现在把那颗玄丹给我拿出来瞧瞧。”

那玄丹现在正在鹤冲霄怀里躺着,怎么拿出来?真当我可以无中生有啊!

“呃,区区六阶玄丹,我……”君莫邪眼珠一转:“……丢了。”

“丢得好,不会是丢给了天罚之王吧?”君无意缓缓的点点头:“很好,很强大;从你醒来到现在,老子问了你一箩筐的问题,你还给了老子八箩筐的瞎话,君莫邪,君三少爷你可真是长大了,出息了……”

“虽然我并不知道,你凭什么那么有把握,你又是凭什么手段脱身的,更不知道你怎么骗过去那些人;我还知道你说谎是为了不让我担心,可是……”君无意缓缓地说着,语气平静。

君莫邪听的心惊肉跳,一掀被子就要下床,“三叔,我有点尿急,顶不住了……”

“给老子憋着!真憋不住就尿到裤子、被窝里!”君无意一声大吼。君莫邪苦着脸乖乖的不敢动了。君三爷这才接着说了下去:“……我依然要给你家法惩治!”

管清寒此刻正在院里焦急地走来走去,一听到君莫邪醒过来,三叔就进去了,虽然君三少是自己小叔子,但那毕竟还是一个青年男子的卧房,管清寒自然不好意思贸然闯进去,只好在外面等着,三等两等,突然听见房里咆哮了起来,不由得心中一紧:三叔暴怒了,这家伙不是又做了什么破事吧,怎地让三叔如此大怒?

正在担心间……

“砰!”一团白影嗖的从房中飞了出来,管清寒几乎是下意识地去接,却被那狂猛的冲力冲的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同时接住的怀中那物事还惨叫了一声:“三叔……轻点!”

原来是君大少爷!

管清寒“啊”的一声惊呼,脱手砰地一声将他扔在了地下,满脸通红。

君莫邪被君三爷一脚踹了出来,嘴上虽是大呼叫,其实在半空中便已经迅速调整好了姿势,绝对有十足把握可以安稳落地;哪知道一下子落进了一个软玉温香的怀里,惊叫才出口,便是一阵沁人心脾的芬芳冲鼻而来,背部接触之物倍觉柔软,似乎还反弹了一下……

忍不住浑身一阵舒爽,正要好好地享受一下,却又被扔了出去。

这次可再也来不及调整什么姿势,保持自由落体姿势,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地上,顿时七荤八素,屁股差点没摔成八瓣。接着君三爷一跃而出,不由分说砰砰乓乓就是一顿狂揍,拳打脚踢密集如雨点,看得在一边红着脸的管清寒那叫一个心惊肉跳。

君三爷痊愈的事,管清寒是知道的。所以君无意完全没有顾忌,放开了手脚猛揍。

君莫邪一手抱住头、一手捂住裆,全身直接卷成了一个非常形象的圆圆沙袋。

认命了,敞开了揍吧!怎么解气怎么来吧,这百十斤就都交给三叔您了,给留口活气就得!

“三叔……您您……别打了啊,别打了……”管清寒着急的上去劝解。

此言一出,清晰地听到了这声音中夹杂的着急和心疼,君无意极其意外的停了手,甚至连地上的君莫邪也诧异的睁大了眼睛。叔侄二人极有默契的同时瞪着眼睛楞呵呵的看着管清寒,然后对望一眼,均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敢相信。

什么时候管清寒居然关心起君莫邪的死活了?

难道见鬼了,还是这侄媳妇嫂子魔怔了?!

管清寒见这俩人呆呆的看自己,稍微一想便想明白个中究竟,自己之前可是对这位小叔子极端的不待见的,突然为他求情,难免会令人奇怪。

可是,我为何会为他求情呢?

管清寒想着想着,清冷的脸上一红,刷的红到了耳朵根上,不由跺跺脚,有些恼羞成怒:“我…我就是怕三叔您累着……打吧打吧,打死他算了。”说完,却又觉得自己声音几近乎撒娇的腻歪味道,不由的又是一阵窘困,见两人眼睛瞪得越来越大,简直有随时夺眶而出的迹象了,恨恨的哼了一声,一溜烟的快步走了。

“我刚才应该没看错?也没听错啊?那人真是我大嫂?”君莫邪楞呵呵的摸摸脑袋,挠了两下。这姿势,倒真是很像聪明的一休。

“貌似……是的。”君无意也以一种不是很确定的口气说道。突然又大怒:“谁让你站起来的,看来还是不老实啊……”

继续操练打“沙包”……

良久,君三爷貌似很惬意地甩了甩胳膊,道:“明日乃是你父亲的忌日,届时跟我一同前去家族祠堂上香,然后到将士们为你父亲立的衣冠冢前拜祭。你要尽到为人子的责任,明白了吗?”

君莫邪哼哼唧唧的道:“明白了。”

君三爷揉着手腕迈着方步坐到了轮椅上,自己推动轮椅,施施然心满意足的离去。走到了院子门口,才又回过头:“血魂山庄……的事?到底怎么样!”

“真解决了……”君莫邪欲哭无泪地。

三爷离去。

爽!只能说三爷很爽!能够找个由头教训一下这小子,三爷觉得这是自己这段时间最大的乐趣。

………………

次日,天空依然是一片阴沉沉的。

君莫邪,君无意两人一个坐在轮椅上,一个静静的站着,看着面前这座几乎可以用“宏伟”二字来形容的衣冠冢,两人心情都极不平静。

这早已经超出了所谓衣冠冢的范畴,更像是在军营之旁盖得一座宫殿,异常大气的宫殿。

走到这里,即便是君无意竟也要经过了八道岗哨的查验,两侧周围,明显还隐伏着暗桩的无数。一座衣冠冢,戒备居然到如此森严的地步!

八根粗壮到了极点的石柱支撑起来一个穹顶,两侧,乃是两块完整的大石,矗立在地面,面朝来路的方向,均是平平整整,刻着几个字。

左侧:风云听君叱咤!

右侧:天地任君纵横!

地面,乃是一阶一阶整齐青石板铺成的阶梯,两侧,各有一队跨马持枪、且与常人等大的宏伟石雕,再往前走,两边,每一边都侍立着四个雄壮的石雕巨汉,人人均是手按剑柄,目视前方,虽是石雕,却雕刻得栩栩如生,尽显凛凛英风,不容侵犯。

“这八尊石雕,依真人形貌雕刻,乃是你父亲的贴身侍卫,人称‘白衣八将’的便是;自从大哥进入军旅伊始,这八人就随侍左右,一直到……战死天冠岭,从不曾离开一步!”君无意看着这八人的石像,目中投射出深刻的感情。语调异常的低沉,带着浓浓的回忆。

“同生死,共荣华;白衣卫,血衣煞;义贯长虹随无悔,血透天冠谁如他?”君无意低沉的吟道,缓缓前进,目光流连的在每一尊石像上深深地注视。

君莫邪不由得肃然起敬,不知不觉中,将背脊也挺直了一些。

整座衣冠冢尽都干干净净,点尘不染;在刚刚下过暴雨之后,如此深秋时节,居然没有半片落叶,半点草梗,甚至,没有半点水渍。

“军营中有专人负责这里,军中另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无论任何人,只要让大哥的衣冠冢染上了灰尘,就是……死罪!需斩立决!虽不是明文规定,但却远远比军法更要严苛!绝无例外,从无人敢违背,也无人能违背!”君无意低沉的说着,缓缓推动轮椅,一路行了进去。

君莫邪默默陪在他身边,心中已经是震动不已。只是从这一点就能看得出,军中对自己父亲的爱戴,显然是已经到了一个极其高的地步,或许,在天香军人的心中,曾经的白衣军帅君无悔,就是一个神!战神!

穹顶之下,正中央的位置,一座高大的石雕,一个中年战将跨马雄峙,身躯挺直,剑眉入鬓,双眼炯炯有神,眉宇间带着决战苍生的豪霸之气,垂在腰间的右手轻轻按在剑柄上,左手轻执马缰,轮廓分明的脸上,嘴角尚噙着一丝凛然冷酷的笑,似乎面前万里河山,皆在脚下,亿万生灵,都尽在掌握之中!

身后的披风亦似在随风飞扬,虽然仅仅是一副死物石像,竟也隐隐地透露出一股君临天下、叱咤风云的豪壮气概!

<在此跟大家说一下。以后邪君的更新将集中在每天的下午和晚上。呃,若是凌晨或者上午有更新,那就代表是加更,或者爆发吧。呵呵,这样集中一下,或许能让大家看得更过瘾一些。恩,如果兄弟姐妹们有不同意见的话,可以在书评区留言。

昨天搬家,晚上哥几个帮完忙喝酒,偶不喝酒,于是打赌;他们每喝一杯白酒,偶就吃一个馒头。结果……偶吃了九个馒头……,这下子撑得,晚上死活睡不着了,凌晨两点还起来打了一通擒敌拳消化粮食;凌晨五点就满小区的跑,找药店去买健胃消食片……怎一个惨字了得!

那可是五十六度的北京二锅头哇……>(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