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今天第二更送到,求月票!>

“老子可不是欺负你!哼嘿,这可是人人都会的玩意。”熊开山裂开了大嘴,很是为自己扳回了一局而高兴。

“佩服,佩服!在下输得心服口服!”君莫邪由衷地道。

君莫邪的认输,倒也真是个无可奈何的决定。要知道君大少也是一位没脸没皮的人,更何况现在不仅易了容还蒙了面,有啥做不出的?不就是撒泡尿吗?你能不要脸难道我就没有亮枪的勇气?

也不是被熊开山恶心到了,而是实实在在的真做不到,虽然这确实是只要是雄性动物就能尝试的动作。

若单纯只是高空作业,相信只要是一般的高手都能够轻松做到。但若是空中撒尿……相信就算是第一至尊云别尘也未必可以做得到。

这乃是生理反应,只要还是个人,在自己方便的时候就绝对没法还要提升全身的玄气,不管是内力也好,玄气也好,斗气也好,反正在这种时候是半点用也没有的。若不然浑身坚若精钢,无论前后或者大小,那啥,都是出不来的。

跳上去解开裤子,及时掏出那啥,这都不是难事,但若是在空中还要放松自己全身每一块肌肉,任由那黄澄澄的玩意撒出来……却绝对绝对是没有可能的事情——一旦放松,啪唧就会摔下来!

或许有人会问,连云别尘都做不到的事,为何熊开山却能够做到?难道熊开山的实力比起号称天下第一人的云别尘还要更高吗??

这却无关自身实力的问题!

实在是人和玄兽的本质区别了。熊开天兄弟几人,实力最次的都是九级巅峰玄兽,都有一个特殊的技能,或者是天赋技能,就是“滞空”!

玄兽的滞空,完全能够凭着自己跟天地之间的感应做到,反观人类,一定要提气运功才可完成,所以在这一点上,玄兽无疑是要强得多的多的,更何况老熊还是一位玄兽中的王者……

其实,这熊开山因为自身体重的关系,滞空能力在兄弟几个之中乃是最弱的一个,但做这种事情还是不在话下的,更何况他知道鹤冲霄是宁可输掉也不愿意这么做的,所以熊开山慷慨赴义,主动请缨。

当然了,由老熊出战还有一个重点就是,老熊也是他们几个之中脸皮最厚的一个,果然一举定乾坤,扳回一场,现在双方都是一胜一负一比一平。

鹤冲霄背转着身子,深深的垂下修长的有些出奇的脖子,很有一种没脸见人的感觉。

可丢死人了!

堂堂的天罚之主,一代圣兽,居然要用如此下作的手段耍赖取胜,幸亏此地只得三人,看对面之人,修为高深莫测,应该也是世外高人,涵养高深,或者不会介意四弟的下作手段,想来不会张扬……该死,刚才怎么不曾说明,任何一方不得将比试结果泄露于第四人得知呢……

“鹤兄,恭喜恭喜,令四弟的空中解手,当真是震古烁今,小弟心服口服,甘拜下风;”

君莫邪却不会放过他,这位鹤冲霄明显比熊开山的脸皮要薄得多,君大少怎么会放过如此大好的揶揄机会?否则怎么能够把刚才输的憋屈的郁闷发泄出来?“按规定,第二场胜者有权决定下一场如何比试,现在,还请鹤兄示下。”

鹤冲霄咳嗽两声,尴尬的转过身来,先是狠狠看了熊开山一眼,才露出了一个满脸通红的极不自然的笑容,喉咙里像是含着大便,含含糊糊的道:“风兄,雅量高致,气度恢弘,这个……承让了,承让了……”

“哪里哪里,这乃是真才实学,在下输的光明磊落。谁让我投错了胎呢……”君莫邪宽怀大量的道,将‘真才实学’四个字咬得格外重。却忘记了他自己本身比熊开山也强不了那里去,人家熊开山用得最起码还算是自身天赋本领,君莫邪却实实在在的就是作弊,虽然也是自身的技能就是了……

半斤对八两吧!

也不知道鹤冲霄怎么看出君大少“雅量高致,气度恢弘”的,这眼神实在是古怪啊!

说来那鹤冲霄乃玄鹤化形,自身素来高洁高傲,本宁可认输,亦绝不屑于用这等下作手段取胜,但对这个性格鲁莽了一辈子的四弟却是无法可施,今遭虽然取胜,心中却是大大的不得劲。感觉如此取巧,一来对不起自己的身份,二来也对不起眼前这位对手,三来,这事实在太好说不好听了。

人家可是实实在在的神奇的本领啊。

越这么想,越是惭愧,再看到君莫邪爽快认输,就愈发的无地自容,倍觉眼前高人气度恢弘、雅量高致,大生结交之意。

“下一场,下一场这个……”鹤冲霄瞪着眼睛想了半天,才想起下一场虽然还有由自己这方出题目,却仍是没有什么可比的。面对这样的对手,当真是头痛之极。尤其对方那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更是让鹤冲霄感到有些心虚。隐隐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无论自己比什么,都在对方的预料之中。

这种感觉,在鹤冲霄悠久的生命中,还是第二次出现!第一次,就是上次自己面对云别尘的时候!

想到这里,鹤冲霄突然心中一阵惊悚:难道面前这人,竟是一个能够媲美云别尘的绝世高手?!

熊开山愣头愣脑地挤上来,一咧大嘴,道:“三哥,还没想好吗?不是挺简单一点事吗!”

鹤冲霄白他一眼,没兴趣搭理这货。

“难道你有办法?”君莫邪有趣的看着他。

“那还用想?”熊开山摆了摆大脑袋:“下一场还是比撒尿,不就得了?”

这丫吃到甜头了!居然准备不要脸到底。

此言一出,君莫邪与鹤冲霄同时一个趔趄,两人被这家伙雷的几乎滚做了一堆。

这啥兽啊,这也太卑鄙加无耻一点了吧?简直就是连“禽兽”都不如!不,这还不足以形容……可是,似乎也再没有什么更卑鄙的词可以形容,太畜生了!

“你怎么不去死呢,还能不能要点脸!”鹤冲霄破口大骂,简直都有一种想痛哭一场的冲动了,狠狠一脚踢在他屁股上,暴跳如雷的道:“你给我滚到一边去!就算你不要脸,三哥我还是要脸的!滚!”

熊开山讪讪的揉揉屁股,委屈道:“三哥,你说有外人在,就不能给俺留点面子?再咋说俺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真要踢,也等背后再踢,这可是你做的不对了……”

“呸,你那里还有脸?早就被你丢尽了!”鹤冲霄恨铁不成钢的大骂。“滚到一边站着却,别张嘴!”

“明明是你自己想不出办法,我想出来了,还赢了比试,你不说却又不让我说话!”熊开山嘟囔两句,悻悻的走开了两步。

“其实我倒觉得,令四弟刚才说的,并没有什么问题啊,完全符合之前的约定,就再比一次好了。”君莫邪突然眼珠一转,诡异的笑了笑,说道。

“啊?”以鹤冲霄的定力,也不禁惊呼一声:“那你岂不是必输无疑?”

熊开山亦道:“小子,你别以为老熊刚才出货了,肚子里就没东西了,咱储存的量大,再来两次也没问题……”老熊似还想继续说什么,鹤冲霄这边一瞪眼,利马蔫了,嘟囔道:“我这是为他好,才提醒他的,咱是高人,得高明磊落!”

“本座自然不会怀疑四兄之言,不过若是全然重复刚才的做法,未必无趣,我们干脆来个换药不换汤,如何!”

鹤冲霄又是一塄,和声道:“愿闻其详!”

君莫邪哼哼的笑了笑:“很简单,之前四兄演示了如何在天上撒尿,这一遭,易天为地,我们就在地底下办事,怎样?”

“在地底下撒尿?”熊开山霍的转过身,两人同时瞪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人一旦进入在地底,不被憋死已经不错,四周全是泥土和石头,那里能够释放?就算侥幸觅到比较松动的位置放,却有不免尽数弄在了自己身上?”

“那你们的意思是……你们做不到?”君莫邪微微一笑。

“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两人同时摇头:“若是在天上,有滞空,自然没问题,但若是在地下……万万没有可能!难道阁下能作到吗?”

“若我当真做到了,你们怎么说?”君莫邪哼哼着,挑衅的道。他妈的,我让你们耍赖,这次老子来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那自然就算是我们输了!”两人对望一眼,相视而笑。这种事情,哼哼哼,看来这家伙在天上输了,就想在地底扳回,不过,这样的事情,就算是两人合力也做不到的,这家伙刚才虽然表现出一手钻地的功夫,但与在土中撒尿,这乃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就算在土里,也是需要全身放松的,看你怎么弄自己一身!反正自己这边也没想到什么更好的比试方法,就看他一场笑话,哼哼哼。

看来这次比试,必然是要打和了。两人一这么想,顿时有些失落,先前谈条件,胜负怎么样都已经讲好了条件,唯独这个和却是没有说明白,强抢是肯定不行的,要不跟他商量商量,只要他要咱们做的事不算太艰难,就答应他算了……

“你们看好了!”君大少冷喝一声,两手扬起,两人顿时感觉到了那种自己无比渴望的气息轰的一下子浓郁了起来,忍不住都是贪婪的吸了吸鼻子,舔了舔嘴唇,心中更是痒痒的要了命。

<明天搬家,可能没时间更新。所以今天会尽力加班,能更多少就更多少。呃,老生常谈地喊一声: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