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如此荒唐(求月票!)

<今日第一更!>

“那么,第一场算是我胜了?”君莫邪故意的问默不作声的鹤冲霄。在这两兄弟之间,决定权明显在鹤冲霄手里,君莫邪自然不会放过他。

“是,我们输了。”咂摸了两下嘴巴,鹤冲霄不情不愿的,非常艰涩的道。

尽管心中非常佩服和震惊,但他心里同样清楚,以对方表现出来的这等神奇莫测的能力而论,这一场胜了几乎就等于三场都胜了,这得有何种神通才能作到啊。

这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能理解的范围!

因为自己和三弟的所谓的速度和力量,在对方这等通天彻底的神功面前,根本就是毫无用处!呃,这是鹤冲霄的内心想法,而熊开天大抵也是如此想法,基本一致。

“承让!”君莫邪笑呵呵的拱拱手:“下一场,轮到你们了,要不你们俩一起上也行,我不会介意的。”

可是我们介意,就您这神通,跟你硬磕,根本就是找虐,真当我们傻得啊!两个本来还有些跃跃欲试的人,顿时有些焉了。

毫无疑问,君莫邪这一手先声夺人,大大的震撼了两人,也彻底的打消了两人心中的小算盘。

鹤冲霄和熊开天同时皱起了眉头,一脸为难。

跟这样的高手,能比什么?好像比什么都得输。

两人俩脑袋凑在一起嘀咕了好一会,越商量越是头大,越商量越是觉得没把握,比啥都要输,眉头越来越紧。商量到后来,两人都不说话了,大眼瞪小眼,都是一筹莫展。

“看来一时半刻你们也商量不出一个结果,要不两位先商量着,我先回家去睡一觉?”君莫邪揶揄的道。

“你嚣张啥?老子来跟你比……比……”熊开天大怒,张口就是怒骂一句,却被自己卡住了,口中比啊比的比了五六次,没说出比什么,反而把自己急得满头大汗。

“到底比什么啊?”君莫邪紧追不舍。

“比……草你大爷!”熊开天半天想不出,恼羞成怒。“……你急什么!说好由我们出题,你催什么,有没有点高人的风度了!”

君莫邪满头满脸的黑线,险些厥倒。比草我大爷?幸亏接着听到了下一句话,否则君莫邪有一种当场红烧熊掌的冲动,还高人风度,就你们那有半点高人的意思。

“到底比不比?估计天都快亮了!你们很有空,可本座还有很多事呢!”君大少也不是那种好脾气的人,顿时暴跳:“你们两个大男人,怎么比娘儿们还能墨迹?”

“老子跟你比……”熊开天听他骂自己娘们儿,那是他最不能忍受的,暴跳起来;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大声吼了出来:“……老子跟你比撒尿!”

啥?君莫邪一听这几个字,如同被天雷轰顶,一跤摔倒在地。头晕目眩的看着面前这位五大三粗一脸横肉浑身都散发着彪悍之气的大汉,打死也想不到,‘比撒尿’这几个字居然能从他的口中说出来!

真以为自己还是三岁小孩呢?

这一刻,君莫邪几乎怀疑自己听错了。

鹤冲霄也吓了一大跳,有些尖的嘴巴张得大大的,细长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瞪得浑圆,显得瞳仁越发的小了……

“比……比撒……尿?”君莫邪张着嘴巴瞪着眼睛,如同被天雷劈了一道的鸭子,说着话还甩了甩脑袋,仍在怀疑自己的耳朵。

“不错!比撒尿!”既然已经说了出口,熊开山似乎是有些豁了出去,有点壮烈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正搔首弄姿大喊不依的窑姐儿却突然干脆的脱成了一个光腚,反而有些肆无忌惮了。“老子就是要和你比撒尿!怎么样吧,说好了第二场的比试方法由我们来制定的,想反悔吗?!”

“比就比,你打算怎么比?比高?还是比远?或者……比多?”君莫邪嘴歪眼斜的嘬着牙花,嘶嘶的吸了一口冷气,两只眼睛都倒吊了起来。

一位至尊神玄的高手,宗师一级的人物,居然主动提出要跟我比撒尿?说来,这宗比试自己貌似也比试过,但貌似都是在自己三岁之前做过的勾当,三岁之后是绝对没做的……

一个大老爷们,一个雄性生物,当着外人的面,拿出自己的物件,就那么一弄,怎么也是好说不好听啊,这货也忒是生猛了啊,难道畜生,哦,不,高级玄兽都不在意这个吗?!

这叫什么事!可是这当口,就得硬着头皮上了,谁叫自己低估了人家的无耻程度呢,不对,貌似鹤、熊本就是禽兽来着,再加上他们还是顶级的,自然更加的禽兽不如了!

“一不比高,二不比远,更不是比多,你说的那几种比试方法尽是粗人做的,我等乃前辈高人,怎能如此的粗鄙。”

熊开山哼哼两嗓子,清了清喉咙,饶是他乃是黑熊的脸皮,却也有些红了,不过想到若是输了这一场,自己兄弟二人就要为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人做一件事,谁知道这人会提出什么要求?

这样的人物都没有把握干的事,难道还有轻松的?

所以熊开山把心一横,他妈的反正也没别人看见,就不要脸了,你能咋地?只要比赛最终赢了,就算稍微禽兽一点又如何,本来咱兄弟就不是人来着!

“刚才你做了一个动作,我们哥俩做不到,所以甘心认输。”熊开山竭力的扳住脸,唯恐一放松就会露出羞惭之色:“现在老子也做一个动作,只要你能够照样做一遍,就算我们输了。若是你不能做到,那就是你输了!”

“撒尿的动作?”君莫邪瞪起了眼睛:这玩意儿还有特殊的动作吗?这似乎一出生没人教就自发能做的事情吧。现在长到了这么大,无论是一只手还是两只手或者倒背着手都能够流畅自如,无论是站着趴着哪怕是扭着屁股或者跳着高干这事,甚至一边跑步一边干,都不是什么难事,至于画圈圈等等其他的……那更是不在话下了。

实在不行,蹲着……呃,也是可以的。除此之外,难道干这事不用***改用鼻子?那我可是真做不到了。

“废话!当然是撒尿的动作,难道还能是喝酒的动作?!”熊开山本就有些下不来台,见他这摸样儿,更加有些心中发虚,急忙呵斥一声,提醒道:“你看好了,我要开始做了。”

君莫邪有些不忍卒睹的闭了闭眼睛:这叫什么事?你撒尿还得我瞪大了眼睛看着?我靠你又不是一个绝色天香的美人儿,真以为你能尿出花来啊……

就在这么想的时候,只见熊开山开声吐气,一声大吼,两个粗大的脚板“砰”的在地上一跺,一个魁梧的身子威风凛凛的飞上了半天,凌空直上五丈有奇!动作潇洒,自然,毫不拖泥带水之处,不愧是至尊神玄的层次啊!

“好身法!”君莫邪仰起头,不吝惜的拍了拍手掌。眼中却是一片迷惑:这厮不是说要撒尿?怎地却上了天?

君大少的疑惑很快的揭晓了——

空中的熊开山得意的咧咧嘴,身子还在上升的时候,两只手以极快的速度刷的解开了裤腰带,好整以暇的伸手入内,一把抓住,然后敏捷的将那啥掏了出来,腮帮子一哆嗦,就这么在半空中一只手扶着,挺胸收腹“嘿”的一声,一使劲,一道黄澄澄亮晶晶的水箭如同黄河泛滥,嗤嗤有声地喷了出来。

君莫邪瞠目结舌,强烈的有一种昏厥过去的冲动……

一边的鹤冲霄猛地一把捂住了脸……

啥叫丢人,这就是了,不对,说丢人太对不起人类,应该是“丢兽”才对!

熊开山的魁梧身躯仍在空中挺拔直立,两眼深情的望向远方,胸膛鼓起,两只手以捉鸟式放在胯下,身子在缓缓的旋转,闪亮的水箭便这么随着他的旋转四方喷洒……粗细均匀,远近相同,初时成水柱状,然后呈串式,到临近地面的时候,已经是一颗一颗硕大的水珠……

熊开山衣袂飘飘,身法轻灵曼妙至极,在空中极尽潇洒之能事,远远望去,优雅大方,翩翩当空,当真犹如神仙中人……呃,不雅的部位除外。

他的身体虽然也是在缓缓的落下,但落下的速度之慢,却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终于到了尾声,正向四周喷射的水箭缓缓地收缩了范围,终于断流。然后,熊开山在空中非常舒爽的打了一个哆嗦,两只手迅速的一拨弄,把那啥利索的……塞进了裤裆里。居然还有时间将腰带挽了个一字型蝴蝶结。

一切完毕之后,熊开山身子悠然落下,气度雍容,神态娴雅,脸不红气不喘,一派高人风范的向君莫邪微笑,颔首,致意。

“之前喝水有些少了。”熊开山似乎还有些遗憾,觉得自己做的尚未算是是尽善尽美。

君大少已经震惊到了极点!

记得前世的某一天过大街,机缘巧合看见某位哥们喝大了,三步两步跑到十字路口交警的指挥台上肆无忌惮的褪下裤子对着四面八方的滚滚车流放水枪,那时候已经是觉得那哥们简直是一代宗师;但没想到与现在的熊开山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啊!光这难度,起码提升了千倍啊!

惊为天人啊!

熊开山紧了紧裤腰带,得意洋洋的道:“小子,咱演示完了,现在轮到你了!”

君莫邪哭笑不得的看了看眼前这位脸皮实在比万里长城加起来的厚度只怕还要再多厚上三倍的“无上宗师”级的高手,心悦诚服的摇摇头,深深的叹了口气,道:“我认输!”

<紧急呼叫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