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血魂之迫!

<今日第一更!>

但刻下的问题却是,两家始终姻亲,大嫂管清寒的感受必须要考虑。两家的联盟大局也必须要考虑。这可不是区区一个管清月的性命所能够换取的。

一切以大局为重!

一旁的管清寒不禁大喜,此事若能如此了结,却是最好的结局,之前几番思量,老爷子、三叔那边,只要自己亲自去负荆请罪,为弟弟讲情,终有婉转的余地,真正为难的反而是作为当事人的君大少,之前二弟犹如油蒙迷心一般,声言誓杀君莫邪,实在是诛心之言,本以为难以排解!

想不到今天这君小三竟如此的大度,肯如此解决此事,实在是万千之喜,平日里倍觉碍眼的小叔子竟也觉得顺眼起来!

“多谢三少大度。”管东流亦是无限感激,真心诚意的道。身为一家之主的他如何不明白此际乃是消弭君家怒火的最佳时刻!

随即又转身怒喝道:“你们两个小畜生,一肚子混帐玩意,还不赶紧给我滚回客房,闭门思过?待老夫回去,好好的扒了你的皮!”

君无意阖着眼睛,没有说话。管家两兄弟耷拉着头,只好走了出去。君莫邪分明看到,管清波的脸上,飞快的掠过了一丝笑意……

管清寒犹豫了一下,仍是唤过两个下人,吩咐厨房再做一桌饭菜,给他俩送过去,无论刚才作错了什么,到底是自家兄弟。

“管兄!”君无意稍稍抬头,眼中两道冷芒直射过来,以管东流的修为,与他对视之下,竟然也觉得瞳仁隐隐发痛:“小一辈的事,姑且当做个闹剧;但在此我要说一句话,若是再有类似事情发生,休要怪我君无意再无顾及两家姻亲之谊,不讲情面!”

“君三弟请放心,如此丢脸的事情,若是还有再次发生的机会,那么,不用君兄说话,我管东流自己割下了脑袋送来!”

管东流神情郑重,今日之事,实在是承了君家一个大大的人情。同时也让他丢脸之极,要知如今管家在东部也可算是名门大族,次子竟因一个青楼女子做出如此不智之行,实在是一件莫大的丑事。

“如此甚好,我信得过管兄,相信管兄也值得我信任。”君无意轻笑一声,修长的手指轻轻抚着腿上的毛毯,慢慢、慢慢的道:“之前的误会,到此为止,但关于清寒的事情,我希望管兄开诚布公,告知此番退亲的真正缘故!”

管东流一阵惊愕,才要开口说话,便被君无意打断。

君无意微微摇首,平静的道:“你我都知道,当年两家定亲,欲结秦晋之好,还是一桩两家人都满意的大好姻缘。奈何莫忧意外战死之后,君家为了清寒的幸福,曾主动提出解除婚约,只是为了清寒当初的坚持,也是为了抚慰清寒的伤痛,我们君家才答应了让清寒进门。但,此事始终只是权宜之计,退亲乃是迟早之事,我们两家每一个人都清楚,只是等待一个时机,一个清寒良配出现的时机!”

“但管兄你这次来,却又似不同寻常。”君无意抿了抿嘴唇,脸上现出一线刚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若是管兄还认可我君家,就请明言;若是管兄不愿意说,也无所谓。合离文书就在我手中,现在就可交付与你!从此两家恩断义绝,再不往来!”

君无意这番话,说得无疑决绝之极!

管东流目瞪口呆的看着君无意,半晌,颓然的叹了一口气,挺直的腰杆似乎突然垮了下来,低沉的道:“君三弟,这件事…说到底…你还是不知道的为好。否则,只会徒然连累了君家而已。总之,我管东流,绝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这一点,想来三弟你应该清楚的。”

“我君无意又何尝是怕事的人。”君无意脸色沉沉不动,“难道在这世上,居然还有人敢逼婚?逼婚管家的女儿、君家的儿媳屈从吗?!”

“这都是这丫头自己惹的祸。”管东流长叹一声,看着管清寒,一阵无奈。

“啊?爹爹,怎么会是我自己惹的?”管清寒粉脸一红,狠狠白了自己父亲一眼:这是怎么说话呢?有这么说自己女儿的吗?这话分明是说我招蜂引蝶!哼!两个兄弟不长进,连父亲的说话也这般的不着调!

“清寒,你可还记得半年之前,莫忧的忌日,你前往莫忧衣冠冢吊唁吗?”管东流深深叹了口气:“在那里,可曾碰到过一位绿衣少年吧?”

“竟然是他?”管清寒顿时想了起来,当时是有一位绿衣少年纠缠自己,跟了自己来回一路,不过自己始终不假以辞色,到后来也就消失了,犹记得那少年临走时曾经说过一句话:我不管你是谁,也不理会你是什么身份,但你必然会成为我的女人!哈哈……

那狂妄的笑声似乎又在耳边响了起来,管清寒脸上掠过一丝厌恶:“那人真是无赖之极!”

“那人或者很无赖,可是这个无赖之极的人却是姓厉的。”管东流苦笑一声:“是绝天至尊厉绝天唯一的儿子,厉腾云!也是天南血魂山庄唯一的少主人!”

这句话一出,就像是扔出了一个炸弹。大厅中瞬间再度陷入极度静寂之中,一时间落针可闻!

绝天至尊厉绝天,乃是公认的天下第二高手,仅在神鹰至尊云别尘之下。甚至,有许多人都认为,若不是云别尘机缘凑巧,有一位九级玄兽的伙伴的话,单论自身实力,未必可以凌驾于厉绝天之上!

“厉腾云在打听清楚清寒的身份之后,便立即派人到管家通知。并说道,若是不允,管家君家,将同时覆灭!”管东流话声中满是萧瑟之意。有羞辱,有无力。

天南血魂擎天柱,北方风雪铸银城!

这便是当世齐名的两大神秘势力。风雪银城,血魂山庄!

这种行事风格,也正是厉绝天和血魂山庄一向的手段!凡是不问情由,直接武力达成!

管清寒脸上顿时全无血色!惨白的可怕!

那个无赖少年,竟然是厉腾云!血魂山庄唯一的少主人!他或者还没什么,可他身后是厉绝天、是整个血魂山庄!那却是管家君家甚至整个天香帝国,都招惹不起的存在啊。

难道……

“哈哈,厉绝天今年多大岁数了?算算的话,也应该一百多岁了吧?居然功能这么强,能搞出来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儿子?”君莫邪满脸的忍俊不止:“这么说,他岂不是最少是八十多岁的时候,才有了这么个儿子?真是老蚌生珠啊,佩服佩服!我决定了,以后厉绝天,就是我的偶像了!哈哈……”

原来是半年前的事,那时候君莫邪还没有被穿越……

“莫邪,这件事情,你就感觉是如此的可笑吗?”君无意浓眉一蹙,有些失望。如此关系到两家生死存亡的大事,君莫邪居然笑了起来?

“是很可笑!可笑之极;厉绝天老不修固然可笑,但最可笑的,还是你!”君莫邪一转头,看着管东流,冷笑了一声:“血魂山庄来提亲,管家是惹不起血魂山庄的吧?所以你就不顾女儿的名节,就这么把自己的女儿当做一件货物卖掉?或者交换掉?”

“用区区一个女子的清白与一生的幸福,来换取整个家族数千人的生存和今后的前途,是不是很合算?”君莫邪嘲讽地笑道。

“我何尝想这样!清寒是我的亲生女儿,我这辈子也就只有这一个女儿!我同样舍不得。”管东流有些愤怒的看着君莫邪:“可是,管家上下还有千多人!难道就因为这件事情而全部牺牲掉吗?只为保全我女儿一时的安全,就把管家全部赔进去吗?你们根本不知道血魂山庄的可怕!”

“你们把她送过去供人淫辱,难道之后你们就能心安理得的苟延残喘吗!?你们就能够这样耻辱的繁衍生息吗?是不是还要庆幸你们通过出卖了管清寒还抱上了血魂山庄这条粗的不能再粗的大腿?”

君莫邪终于忍不住的爆发,他只觉得这件事极端的可笑:“你们有没有想过,管清寒凭什么要为你们管家牺牲?你们有什么资格拿她的一生去换取你们的平安?这样卖女求荣居然还觉得自己很高尚和伟大?我真不知道,你们心中还有没有廉耻这两个字的存在!”

“人说自古艰难惟一死,我就说,死了也就死了,灭了也就灭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可是耻辱的生存下去,你就不觉得心口犯堵?以后的子子孙孙真的就能香火鼎盛、心安理得吗?”

君莫邪呸的吐了一口唾沫:“什么香火繁衍世代相传?说白了不过是一群无耻的男人女人在心安理得的发泄自己的欲望而已!颠鸾倒凤之后愉快的喷射中机缘巧合的弄出生命体罢了!你们快乐了,你们高、潮了,居然就不负责任了?这是什么狗屁理论!”

“莫邪!”君无意轻喝:“不得放肆!”虽然是在喝止,但君无意眼中的赞赏之意却是丝毫也不掩饰!虽然侄子后半段的说辞实在很不着调!但这种铁血的风格,却是君无意最为赞赏的!

什么是男人?这就是!

该卑鄙的时候无所谓无耻一下,但遇到原则问题的时候,男人,就是要宁折不弯!

男人的荣耀和生存,绝不能靠出卖弱女子来维持!这是原则,为了这个原则,九折不回!宁死不悔!

男人,当如是!

<拼了!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