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王爷参股

<今日第一更!>

“师傅所酿之酒乃人间天品,酒中仙品。无可匹敌,弟子微末道行,自然会输,输得心服口服。”宋伤语气倍显恭敬。

还是那句话“学无前后,达者为师”。在酿酒这方面,对方的成就确实高出了自己太多太多,宋伤可全没有半点感觉自己拜这个少年为师有多么丢脸,反而觉得很荣幸,很激动、甚至是很兴奋的。

“你本来可以走得更远,你也确实为了酒也付出了很多。但是你却错了,你错在停步不前。”君莫邪毫不客气,道:“你一张口就说,你几十年前酿出的酒,是你的巅峰,是世间绝品。咋听起来,好像很有气势的样子,但就是这一句话把你自己前进的路堵住了,把你自己又可能再进一步的前途彻底葬送了。”

“在你酿出了这两坛酒就收手满足的那一刻,你已经败给了你自己,败给了那个自诩颠峰的自己!”

宋伤骤闻此言,如受当头棒喝、醍醐灌顶一般,突然满头冷汗刷刷落下。是啊,自己自从往昔酿出了这批酒之后,就再也没有过半点进步,反而天天沾沾自喜,自以为天底下再没有人能够超越自己,谁料到自己早已经惨败了……

“就好像玄气,若是有一个人认为,‘我三年前就到了地玄境界,进境之速,旷古烁今,晋身天玄只不过是早晚的。’,那么这个人终此一生亦未必能突破天玄境界、臻至更高的境界!”

“但玄气关系到自己和家人的生命,有压力,所以丝毫也不曾松懈,进阶虽慢,却是能够一直前进。”

“但酿酒则不同,你始终不够执着。否则,今日的比拼你纵然会败,却也不至于败得如此全无还手之力。”君莫邪语重心长的道:“所以,执着啊。”

宋伤初承师训、心服口服,低头受教。但鹰搏空和王爷却是很有些鄙视了起来:这货刚才引经据典口若悬河,极力地鼓吹执着并不是最重要的,但现在一眨眼的功夫,居然马上就推翻了自己的结论!

这等翻脸比翻书还要快的本事,实在是让人值得……浮一大白!两人的眼睛同时看到了君莫邪的两坛酒上。各自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

“最平凡的材料,酿出最好的酒,才是真正的酿酒,”君莫邪悠然道:“正如世间武功,以最寻常的招式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才是真正的武道巅峰!”

这句话一出,鹰搏空顿时怔住了。

玄功成就层次不够的人,或许不能理解这句话,但对鹰搏空这种绝代宗师来说,这么一句话,足可说是振聋发聩!

正如打出一拳,什么样的一拳最有力道?那就是普普通通的一招黑虎掏心,最能够发挥人全身的最强力量,即使将拳打得再花里胡哨、花团锦簇,或者可以比较容易地命中敌人,但这一拳的力量却远远不如一招简单的黑虎掏心集中!

甚至可以差天共地!

高手对决,生死一瞬,一招之别,就是生与死的界限!

黑虎掏心无疑力量集中,为众招之冠,但,始终有一个前提,你得命中对方才得,一招如此简单的招式,如何能够打中身法灵活的敌人呢?

鹰搏空似乎觉得脑海中隐隐然有一个莫名的念头要挣脱桎梏,蹦跳出来!这个念头若是一旦清晰了,鹰搏空可以肯定自己会有进步!而且还是很大的进步!但无奈的是,却是说什么也搞不明白,不由得皱起眉头,苦苦思索。

君莫邪有意无意的一句话,竟然将这位一代宗师,直接推到了即将突破的边缘!

等到鹰搏空从沉思中醒过来,王爷几乎已经是迫不及待了。

“小兄弟,这酒,嘿嘿,还有多少?是不是……”

“呃,兄台先莫问这个;先前我曾经说过,就这样的酒,一万两银子一坛。各位说,值不值?”君莫邪不动声色,抛出自己的诱饵。

“太值了!”王爷还未说话,宋伤已经抢先开口,带着一种惋惜的口气:“如此人间难得的仙品美酒,实在不能用金银衡量!那只会亵渎了此等美酒!莫说是一万两银子,就算是一万两黄金一坛,也是值得!”

在他看来,这酒已不再是酒了,而是艺术瑰宝!根本就是无价之宝!便说是价值连城也是可以的!

“在我看来,确实是值得!此酒也确实要胜过宋老三之前所卖之酒的百倍计!”王爷直接回答君莫邪的话,然后叹了一口气:“只是,想要真正卖出一万两银子一坛,恐怕真的不大好办。”|

岂止是不好办?根本就是很难办!王爷说的这话,已经很含蓄了……

“很难办吗?既然很难办,那酒我就只好不零售了,干脆,限量拍卖好了!或者能买出一个不错的价钱!”君莫邪微笑着,很“婉转”、“含蓄”地提出了自己的构思。

三人同时沉默,这三人尽是人中俊杰,瞬间已经明白了君大少的用意,不禁暗道一声,好主意!

“如果是拍卖的话,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而地点又将是在哪里?”王爷迫不及待的问了出来,这才是他最关心的。就是,这样的美酒,要到哪里才可以买到?价钱反而在其次。

“这一点,到时候宋老三自然会优先知道。宋伤,将会参与我的酒的拍卖。”君莫邪别的事情或者对宋伤不放心,但在论酒卖酒这一方面,对此人却是百分之一万的放心。

宋伤或者可以背叛任何人,但绝不会背叛酒!这一点,君莫邪确信自己看得很有把握!

“那太好了!”王爷兴奋地拍拍手。“若是有困难,老夫也可以参上一脚,在这天香城中,老夫做不到的事情,还真的不多。”若是参上一脚,买个人情,或者以后经常能喝到这等美酒,那可就太妙了!这却是心里话,说到底这王爷也是爱酒之人。

“我来为师傅介绍,这位乃是当今平等王爷,杨怀农;亦是天香帝国皇帝陛下的唯一胞弟。”王爷的话说得这么明显,宋伤当然要立即介绍一下,所谓贫不与富斗,民不与官争,这位始终是位王爷千岁,若是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的好。

“平等王爷……”君莫邪虽然早就猜到这丫的来头不小,却也当真没想到居然是天香帝国唯一的王爷。微微吃了一惊,随即镇定下来:“呃,失敬失敬。”

众人本以为他会震惊,甚至会行大礼拜见,毕竟在现在的三人眼里,君莫邪不过是一个寒酸的文人,顶多也就是有着几根傲骨而已;但在有傲骨,见到当今王爷这种足可让自己在极端的时间里飞黄腾达的大人物,岂有不激动的道理?甚至施大礼相见,亦可算是相当的礼节!

学的文武艺,卖与帝王家啊!

但这小子居然连眼神也没有波动一下,对王爷明显的表达的想要对他进行帮助的暗示,视如不见!嘴上虽道千岁、失敬,话里话外那里有半点恭敬的意思!

他们却不知道,面前这个少年,无论前世今生,又那里会在乎什么王爷?就在前几天,还当众在皇帝陛下的亲儿子面前,大大的耍了一次流氓。

若非看着今天这位王爷还比较顺眼,君莫邪恐怕照样会发飙的,王爷了不起啊,想喝咱的酒就得按规矩来,否则,免谈……

“若是有必要,我会非常高兴的与王爷合作的。”君莫邪淡淡的笑了笑,很客气很客气地客套道。这语气,很十分非常相当特别明显的不热情,有“必要”才会合作,若是没有必要……

“那样最好,”平等王爷杨怀农倒也不以为杵,爽朗地笑了起来,眯着眼睛道:“虽然老夫不便亲自出面,但老夫也绝不会坐视此等好酒被埋没。”君莫邪明明就是婉转的拒绝了,但他却因此更加的有了兴趣。

“不知这样如何,老夫愿出一百万两银子参股,取其中的一成份额,就算老夫为子孙谋一条后路,万望小兄弟答应。”此言一出,举座皆惊,一则是惊讶平等王爷竟自称“老夫”而非本王,竟是欲以王爵之外的身份参股,二则,以百万白银只求一成份额,显然是极为看好这酒的前景,一成已达百万之数,十成岂非要白银千万,甚至还多!

“老夫年近五旬,膝下只得一子一女。”王爷呵呵一笑,笑容里却是满是讥诮:“女儿大了,若是能有个好归宿,心事也算能了了。但老夫就这一个儿子,却不愿意他步了老夫的后尘。所以,提前布局,未雨绸缪,实属无奈,望公子给老夫一个面子。”

众人一阵沉默。

当年先帝有两子,天香帝国老一辈的人物都知道这件事:太子杨怀宇,平等王杨怀农。单单从平等王这三个字,就能看出先帝对自己这个小儿子的宠爱。

杨怀宇野心勃勃,雄才大略,战功彪炳,朝野归心;但平等王杨怀农却是一向低调,从来不参与政事,自己过的生活,就仿如一个隐士一般。因为他知道,无论自己怎么努力,也无法盖过太子哥哥那天才一般的锋芒,枉自争夺,只能是毁了自己。

所以他基本是从一开始,就退出了权利的追逐。再加上本人对权力也不热衷,这么多年淡泊下来,修心养性,更加的对朝中之事不感兴趣。

但现在三王夺嫡,这位一向淡泊的王爷,却开始了为自己的子孙谋后路,甚至是以皇室以外的身份来做这件事!这其中,却是意味深长的很啊。难道,他对自己的那三位侄子,每一个都不看好不成?!

否则,他堂堂王爷,还需要安排什么后路?(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