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极限装逼

<今日第一更!>

宋伤最喜拼酒,一生之中,与酒国同好拼酒较量数十次,宋老三自信自己已然是千锤百炼!就算是数百人同时在场,万众瞩目的时候,宋伤向来也是镇定自若。

因为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自己的酒,绝对足以独步当世的!没有任何人能够战胜我|!

但是这一次,宋伤发现自己在紧张,那是一种有意无意的紧张,莫名其妙的紧张,心中倍为忐忑不安。面前那个貌不惊人,甚至可以说是一脸的吊儿郎当的少年,竟能给自己一种无形的压力!斜着眼睛看了看摆在旁边的两只普通的小号酒坛,难道,那里面竟真能有什么绝世美酒不成?

或者说这次拼酒虽然在历次以来乃是规模最小的一次,但这次拼酒的规格却是前所未有!

虽然一共也只得两位评委,但这两个人,一个是天香帝国皇帝陛下的亲弟弟,名副其实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而另一位,却是整个玄玄大陆站在巅峰的仅有几位宗师之一!

甚至唯一的一个观众,还是一位王府世子!

至于这次的赌注,更是前所未有。宋伤,这次不但赌上了自己的声名,更赌上了自己下半生的自由!

“我若败了,我甘愿拜他为师!”

这句话,可是由一位王爷,一位神玄强者作证的!若是一般的人,谁敢让‘敬君一杯酒,送君一身伤’的天玄高手宋伤拜一个普通少年为师?

这是多么滑稽的事情!更是一件亵渎天玄强者尊严的大事件!

只怕还未说出口,就已经被撕成了碎片。

但面对这两位,谁敢说不行?哪怕此刻就是大陆上各大帝国的帝王亲身在这里,也要给这个面子!王爷的面子或者还可以不给,但草原鹰神鹰搏空的面子,谁敢不给?

就算是至尊神玄中排名第一的云别尘,也要斟酌一下得罪鹰搏空是不是值得!

所以这一场小小的赌酒,在宋伤来说,却有意无意之间走到了悬崖峭壁!

此战已势成骑虎,背水一战!

“好酒!”

那王爷轻轻端起酒杯,先是珍惜的抿了一口,任由酒水在口中翻滚,触遍口中任何一个能够吸收感觉的部位,待到满口余香的时候,才一口吞下。

轻轻地闭上眼睛,细细地回味这极品美酒带来的美妙感觉!

“确实不错!不单酒香诱人,酒味更淳,还有那悠然的酒意,老夫亦曾便饮许多美酒,竟无一可以与此酒并驾齐驱,当真是极品!”鹰搏空一饮而尽。锋锐的鹰目中流露出一丝讶然。

难怪宋伤能有如此自信,敢拼如此豪赌,这酒……确实不错。自己之前喝过的酒,无论是各国皇宫御酒,还是草原汗帐中的贡酒,与此酒一比,尽都黯然失色,难以相提并论!

君莫邪微笑着,轻轻摇晃着酒杯,原本清澈的酒液,在这一摇晃之下,折射出一片迷离,酒面亦微微泛起几个气泡,定睛看去,原本清亮的酒水中分明已经有了微微的浑浊。

“还是不够专业啊。”君莫邪摇头叹息:“杂质去不尽,此乃酿酒之大忌啊!”

宋伤一口气憋了回去,双眼圆睁。

自己穷尽数年精力、心力、心血的最佳作品,竟得了一个不够专业的评语!

是该骂这个小子太无知呢,亦或是太狂妄呢?!

每人两杯酒下肚,王爷与鹰搏空的眼睛同时瞄上了这两坛还未喝完的酒。眼中,都是食指大动的意味,任谁也看得出来,只待稍后一宣布拼酒结束,这两人只怕马上就会立即开始大快朵颐了。

“小兄弟,我们该看看你的酒了,呵呵,及早的完事,我们也好痛饮一番,今日能得品如此美酒,当真是不虚此行了。”王爷温和的微笑着,只此一言,显然已经是极为看好宋老三的酒,甚至眼角余光不时的瞥着宋伤这两坛酒。

那王爷的意思很明显,我直接先把话说死,拍板宋老三的酒好,你鹰搏空再说,就迟我一步了,酒始终是宋老三的,可不是平白赠送的。免得鹰搏空那不要脸的将酒抢了就走,我可就没得喝了,宋老三可是说了,这可是仅余的最后两坛酒了……

至于两人之间的胜负……结果已经很明显了,还用多说吗?宋伤今天拿出的酒,可比之前一直卖的酒要好的太多了,要知到,就算是之前的酒,就已经是世上少有的了,更别说今天这酒了。

鹰搏空始终要保持他世外高人的身份,怎么也不能如王爷一般不顾面皮,只是他虽然没有说话,但看着君莫邪的眼睛却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

“此言未免言之尚早,此际胜负未分,怎见得谁的酒更胜一筹!”君莫邪不动声色。俯身将自己的酒坛提起来一坛,满不在乎的一巴掌拍了下去……

“砰!”三人眼球一起跳动。就连不懂得什么的小杨默也瞪大了眼睛,张开了嘴巴,一脸的紧张。

“咦?”三人同时出声。

气味依旧如故,没有什么诱人的香味啊!

按说,排开泥封,就是坛盖,酒香也就该涌出来了!

可是怎么会一点香味都没有呢?难道这小子真个是银样蜡枪头?!

三人定睛细看,不禁气往上冲,却见君莫邪的泥封拍开之后,下面居然是一层薄薄的油纸,紧紧的包裹住坛口,这要有香味才见鬼了呢!

眼见着君莫邪慢条斯理地一点一点揭开油纸,看的三人脸红耳热,真恨不得一把就把这小子扯下来,自己上去啪啪几下撕掉油纸露出美酒。

太吊人的胃口了!

油纸终于全部揭开,可是还是没有味!

鹰搏空三人的眼睛同时瞪大:不会吧,居然油纸之下还有一层玄兽皮?看那意思应该是六级玄兽的皮毛。

玄兽皮自然更好处理,四面一动,就揭了下来,但是接下来的事,却让三个人同时有骂娘的冲动:玄兽皮之下,居然还有一块厚厚的白橙木,压在了坛盖上!

白橙木,没有任何味道,但却能够隔绝任何味道外泄!

怪不得始终闻不到酒味。

不过看着本来就不大的酒坛子,还没闻到美酒的香味,居然已经缩水了一半!这丫的也太……过分了吧?

更过分的是——

君莫邪在这关键时刻居然停了手,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出两步,张开双臂做了两个极限的扩胸动作,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又重重地吐出了那口气,双手叉腰,活动了几下腰部,扭了扭屁股,然后摆了摆头,拧了拧脖子。十根手指头交叉,一使劲,顿时手指骨节啪啪的响了一阵……

王爷、宋伤、鹰搏空三人目瞪口呆。

一瞬间,三个人都有同样的冲动:你这脖子,不如让我来扭!老子肯定一下子就给你扭断!

还是小杨默比较童真,他真的很想问问这个哥哥,是不是那不舒服……

摆了一番造型,做了几个动作,君大少扭着屁股迈着猫步,这才又走了过来,把手放在了白橙木上,毫不费劲的拿了下来,“哐当”一声扔在脚底下。

一片寂静之中,这个声音响亮之极,让三个一向自诩‘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三个人的眉框为之同时耸动了一下。

君莫邪的手已经按在了坛盖上,此刻,已经有淡淡的酒香丝丝缕缕的飘了出来,让三人都是心痒难熬:快打开吧,快打开吧。

三人万分期待之下,君莫邪突然长身而起,用一种深情的目光居高临下看着酒坛,用一种抑扬顿挫的声调,用一脸的感动和怅然,摇头晃脑,用一种类似于公鸭子的嗓音咏叹道:“啊!~~~~~未饮人先醉,开坛十里香!”

“我草!”三人同时忍无可忍,怒骂出声,连自诩为世外高人的鹰搏空也不例外,不,或者应该说,此君的反应可说是最激烈的,简直有出手秒掉君大少的趋势了。这丫装逼的程度,已经到了极限!不可容忍的地步!

但随即,三人同时停住了喝骂,怒意也瞬间冻结在脸上!

因为这一刻——

君莫邪用无比的干脆利落的手段,啪的一下,直接将坛盖整个砸飞。

轰!

一股难以言喻、无法形容的美妙味道,就像是醍醐灌顶一般瞬间充斥在这小屋中,又像是主宰一切的君王,带着君临天下的气势突然降临!

或者说,应该是象那夜晚无处不在的月光,在你不经意之中,他已经将柔和的清辉洒满了大地的每一个角落!

这是如梦似幻的超然味道!

这股香味一出,此处已经不是人间,而是仙境!不!就算是仙境,也是绝对没有这样美妙的味道!

三人同时舒服的呻吟了一声,顿时都有一种感觉,那就是自己在这欲仙欲死的酒香中似乎漂浮了起来,一直往上升,往上升……

这还是酒吗?世间居然有这种单单凭着香味就能够把人带入仙境的酒?!

呜呜……我太感动了……

等到三个人回过神来,君莫邪已经将面前的四个酒杯中,倾满了美酒,略有些琥珀色的清酒倒在白玉雕就的杯子里,单看这颜色,居然又有一种让人沉浸进去不可自拔的魔力!

“未饮人先醉,开坛十里香!”王爷忘形的站起来,突然热泪盈眶,用尽了所有的力量,浑身颤抖的大吼一声:“何止是十里啊啊啊啊……”

宋老三热泪盈眶的捧着酒杯,如获至宝,是那般的小心翼翼,睁着眼睛看了许久,居然不舍得喝下去。因为,他真的很怕,却决不是怕输了这场较量,而怕这酒只是徒具香味,而喝下去之后反而没有了这股超然意境。

单单只是这酒的香味,就已经是一个让人只愿长醉不愿醒的美梦!(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