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我喝的不是酒,是寂寞

<今日第一更!通宵加班试一试,看在这周末,爆发下吧。张手要月票……>

宋老三身子一震,浑身蓝光一闪,终究又沉寂下去,嘶哑着嗓音道:“阁下慧眼如炬,老朽佩服。不过老朽只是风烛残年,于此地也只是勉强混一口饭吃,了却残生罢了。至于酒保或者天玄,早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黑袍人淡淡的道:“若是只把酿酒这一件事做好,倒也是真的不错。至于别的,还是不要想的好。”

宋老三身子一顿,并不回身,低声道:“多谢指点。”

君莫邪微微一笑,道:“老宋,把你这酒也给我来两坛;今天,本少爷也破例一次,糟践糟践粮食。”宋老三答应一声,便去了。心中却是在暗暗吃惊于这怪异少年的大胆,以那黑袍人的修为,只怕转转念头就能让君莫邪死好几次,这小子居然还是这么肆无忌惮。

“你,不喝我的酒?”这下,反而轮到那黑袍人有些诧异。

“我从不占别人便宜,若是喝了你的酒,岂非欠了你的人情,世间诸般债务,惟有人情债是最难还的。”君莫邪潇洒一笑:“何况,自己花银子买来的,喝着不是更舒服。”

“有道理。”黑袍人说了一句,就不再说话,端起酒碗,一饮而尽。抹了抹嘴,道:“酒,果然酿的不错,比马奶酒好喝多的多。只是这牛肉,火候未免有些过了,不过倒也可以入口。”

这时,君莫邪要的酒也送了上来;君莫邪也不客气,拍开泥封直接开喝。喝的速度,绝不比黑袍人慢多少。

两人虽然同在一桌,却是谁也不理谁,只顾闷着头吃喝,各自使劲。

黑袍人喝的很慢,而且速度始终保持一致,不疾不徐,甚至就连他喝酒的动作,吃牛肉的动作,都是不紧不慢,自然洒脱,浑然天成。

他虽然坐在这里喝酒,但整个人却依旧似乎是处在自己的小世界中,独立于外界的大天地之外,甚至连身边的任何人、事都排斥在外。

喝了七八碗酒之后,黑袍人突然意外地发现了一件事情,这个发现,让他对面前这个少年的印象突然提升了数十个层次!

他发现,自己固然是在一个人孤独的饮酒,但对面的少年的神情动作,却比自己更加的寂寥。自己是因为寂寞而饮酒,自得其乐;而对面这个少年,喝的却似乎不是酒,他直接品味的,品得就是寂寞,就是孤独!

仿佛在这少年面前的酒碗里,一碗碗装着的,全是孤独,全是寂寥。

自己的层次,也只还是停留在排遣孤独的境界之中,而这少年,却已经是直接在享受寂寞!能够忍受寂寞,就已经是豁达之极,要享受寂寞,又需要什么样的层次?

需要什么样层次且放在一边,但后者似乎是高过前者的?!

这个神秘的少年是谁?!

这两个同样孤寂的人虽然在同一张桌子上,亦拥有几近相同的神韵,但却在相互排斥。君莫邪固然不能够融入黑袍人的世界,但黑袍人想要进入君莫邪的氛围,竟然也是千难万难!

良久良久,黑袍人赫然发现,自己在注意着这少年,不自觉的被他吸引,而这少年却完全没有注意自己!

似乎自己根本不在他眼中。

黑袍人的玄气修为显然已经到达了极高明的超然境界,自然一眼就能看得出来,面前这少年体内的玄气修为少到了近乎可怜的地步,以他的年纪而论,这样的修为,只能算是极一般的水准,甚至可说垃圾!只怕自己随便吹一口气就能够把他吹死!

可是这样的一个少年,是如何能够修炼出如此的心境?

修为易得,只要是较大世家的子弟,只要从小刻苦修炼本族的上乘玄气心法,再多得高人指点,少走弯路,小小年纪便有相当的修为纵然难得,却也不足为奇!

然心境难求,高级武者每一个更深层次的提高,都需要有相对的心境于以契合,这却非是所谓的高人指点、又或者是闭门苦修可以修得的!

更何况,他还是如此的年轻,不,这少年便说是年少只怕也是不为过的!

“少年,你很特别。”黑袍人缓缓的说出了一句话。

“那你是不是以为,我现在有坐在这里的资格?”君莫邪头也不抬,继续装逼。

“以你的年纪而论,只得四品玄气,经脉还受了重创,大异常人;于玄者只可算得是极为普通的程度;不过,就凭你能在我面前喝酒,还能够保持本心如井不波看来,与你同席,倒也不算是辱及老夫。”

黑袍人罕见的露出一个笑脸。“而且,似乎你比我还要孤独,以一个少年人的心性,如何能有这般孤寂呢,你真个很有趣!”

“大家彼此彼此,你也很有趣。”君莫邪冷冷地抬头看着他:“你的特别之处在于,你明知道我在你面前喝酒,只是为了借助你的孤独,而享受我原本无从寻觅的寂寞;如果你的孤独是菜,那么我的寂寞就是酒。可惜,本是很好的菜,此刻却变了滋味,有些馊了。”

君莫邪站了起来,随手甩下一锭银子:“有趣的人也有无趣的时候,你实在不该率先说话的。这世上,好奇的人实在太多了,为何你定要把自己也加进去。”头也不回,扬长而去。临走抛下一句话:“你已经认可了我的资格,可我却是自己站起来的,哈哈……”

黑袍人一怔,顿时想起了君莫邪之前的一句话:“……至于配不配,够不够资格,在你来说固然有你的标准,对我来说,何尝不是一样?若是你已然不够资格与我同饮,我自然会站起来!”

黑衣人旋即脸色一变。原来现在是这小子反过来说我不够资格了?!

想我鹰搏空纵横一世,自成名之后,再没有任何人够胆在我面前放肆;而如今这个少年却大剌剌的说我不够资格,甚至就在我的面前,毫无顾忌的嘲讽完立刻走人。

这种感觉,真是奇怪之极。

想起自己刚刚说的话,鹰搏空哑然失笑:的确是自己被对方引起了好奇心,然后率先出言询问。而对方的意境,也正是在回答自己的问话的那一刻,突然崩溃消失。如果非要说是自己破坏了对方喝酒的兴致,倒也能说得过去。

好小子!就算你不知道我是谁而出言不逊,我却也记住你了!

鹰搏空向来孤傲,独来独往独潇洒,他奉行的,永远是天空的孤鹰,大草原上的独狼,此前从来没有人能够进入他的眼中;一向都是他鄙视别人,我行我素,而不在乎什么,更加的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但他万万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也会被人鄙视!

被一个年龄和自己差着一大截,玄气修为更是差共天地的一个少年鄙视了……

而被鄙视之后,自己居然还无话可说!这才是最郁闷的事情。所以这位草原上的宗师很是心中愤愤。

三日之后,老子就要来找你小子的麻烦!看你小子还怎么说我不够资格!鹰搏空重重地嚼了一口牛肉,突然大笑起来。

自己上一次发自内心的大笑,是在什么时候?!

君莫邪走在路上,心中满是得意。

君大杀手确实不知道,那个黑衣人是那个,而他到底是谁于君大少也没有什么意义!

其实自从那鹰搏空进入酒店之后,君莫邪瞬间就发现了此人的不同寻常。待到他一口叫破了宋老三的修为,君莫邪就更加的认定了这个念头。以君莫邪现在开天造化功的修为,尚且不能直接看透宋老三,这个人居然随口就说了出来,那么这个黑袍人最低也是神玄的层次。

再者,从他的身上,君莫邪感受到了自己往昔非常熟悉的孤寂感觉;两人对眼之时,君莫邪更发现了,此人眼中的平静与孤傲。

所以君莫邪断定,这个人是被散发出的玄丹的消息引来的一位绝世强者,但这位强者的目的,却不一定便是玄丹!

因为君莫邪从他的眼中,完全看不到攫取的欲望。而一般这样的人若是有什么目的,通常都会有一种舍我其谁的气势,君莫邪本身就是这种人,所以他断定,这个人对玄丹并没有多少兴趣。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但这样的存在却是必定知道九级巅峰玄丹地使用方法的!

所以他到底是谁反而是其次,甚至不知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君大少却已经将获得使用九级巅峰玄丹使用方法的目标锁定到了他的身上!

所以君莫邪便想方设法的引起他的注意力,但引起他的注意力还是不够。所以君莫邪从自己坐在他对面的那一刻,就开始了精心设计。从被排斥,到引起注意,然后让他欣赏,然后让他好奇,主动说话,最后更鄙视之……

奇人必有奇行。所以才要反其道而行之。你不是很傲?老子比你更傲!你不是很享受自己的孤独?那你能比我孤独?整个世界就只有老子一个人是地球穿越来的!

君莫邪突然觉得自己现在的行为很像是前世那些搞仙人跳的女子……先是勾引,然后扭忸怩捏、欲拒还迎,再然后箭在弦上的一瞬大喊救命,再然后有人破门而入抓奸+勒索……咳咳,吐一个先……

就目前来看,君莫邪的设计非常的成功。最少直到现在,鹰搏空也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被设计了……

所以,君莫邪在跨出宋老三的酒店的那一刻,就已经在兴致勃勃的策划着三天之后的事情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