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神秘高手

<今日第二更!>

这个有趣的发现,让君莫邪的嘴角玩味的弯了起来,他本来并不想与宋老三斗酒,概因实在没必要。以自己的身份,若是与独孤无敌大将军之流的斗上一斗还算值得,却又那里值得跟一个小酒店的老板如此较真?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但若这个小酒店的老板乃是一个天玄高手呢?

结论自然要再次逆转的。

“孰是孰非自有公论,我自然有手段会让你心服口服的。”君莫邪微笑起来,洁白的牙齿,因为心情突然变得无比之好,而微微的露了出来,看着宋老三的眼神,就像一头饿狼,盯住了一头肥美的羔羊。

即便是身为天阶高手的宋老三也莫名间打了一个寒战,这小子的眼神怎地这么的邪性!

“如此最好!少年,赌要赌公道,若是你输了则又如何?”中年人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在他的眼中,宋老三固然不是简单人物,而这神秘的少年,则更加让人的琢磨不透。或许两人的赌约,真的会很有意思也说不定,看热闹的还怕事大吗?!

否则,自己除了看看热闹,娱乐娱乐自己之外,还能做什么呢?中年人眼中飞快的掠过一丝苦涩。

“若是你输了,我只希望,以后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要再论及酒的好坏,因为你已不配。”宋老三定定的看着君莫邪,“诚然,你于酒的观点,很有道理,但却仍然不能侮辱酒的本身!这,毕竟也是祖祖辈辈流传的手艺,所以,酒的优劣,在你不真正了解之前,还是不要妄自品论的好。”

“一言为定!”君莫邪毫不含糊。面对这等劣酒,若是自己输了,那才真是笑掉了大牙。

“等等!”中年人迫不及待地开口,微笑道:“为了公平起见,你们拼酒,总也要有个见证人吧?总不能由你们两人自己品评决胜负?就算大家都是讲究人,也总是要避个嫌的吧。本……人对酒也算痴爱,就由在下来作个见证如何?不仅是见证,而且是裁判,评判,都由我一人担任了吧。”

这两人言辞如此激烈,稍后拼酒,拿出来的自然不会是寻常货色,若是自己评判,岂不就有机会同时品尝两种美酒,无论谁胜谁负,都可一尝两大佳酿,大是人生乐事!

一想到这里,中年人不由得心花怒放。宋老三啊宋老三,你床底下的酒,这次该搬出来了吧,哈哈……

“好!”宋老三不知怎的,看到君莫邪镇定的脸色,心中居然突然感觉到了一阵心虚,竟有一种要输的微妙感觉。

真是笑话,对面这个黄口小子,能饮过几多美酒,又能有何等佳酿,我积数十年之心得,才能酿出我的招牌酶酒,我又怎么可能会输?这么一想,宋老三心中顿时又安定下来,但心中却仍隐隐约约觉得,若是输了,未尝不是一种好事!或者就能令自己酿酒的技艺再上一层楼了,再退一万步,就算不能令自己在技艺上有所增进,至少也能有个前进的方向不是……

“三日之后,下午我提前打烊,大家仍在此地汇合,如何?”宋老三提议。

君莫邪微笑,点头。心中却在想着,这位神秘的天玄高手,不知道身后有没有组织?会不会就是黄花堂的人?难道真如他所说,乃是同道中人。想到宋老三那天被自己吓得狼狈不堪的急急遁走,君莫邪看着宋老三的眼神就又多了几分笑意。

以当时不到银品的实力,唬退一个天玄中阶的绝顶高手,这是多么过瘾的事情?

“两斤牛肉,两坛酒。”一个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三日之后的斗酒,我也来做评判!”说话斩钉截铁,不容反驳,仿佛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在对着自己的臣民,宣布自己的决定。

这已经不是在问询,而是确定、断定、一定了的事情。

只不过这个声音,对现在酒店中的三个人来说,却无异于惊雷炸响!

中年人的那两个身手低的护卫肯定还在不远处暗中守护,而宋老三本身就是天玄高手修为,君莫邪精神力庞大无比,更是隐匿踪迹的大行家;但竟然都没有发现,这个不速之客是如何来的,什么时候来的!

而这个人,目前却已经端坐在了三人身后,数尺之外的地方。

三人同时转头望去,只见三人视线之外稍远处的一张桌旁,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人,虽然坐着,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如标枪一般的站着,背脊挺直,面容英伟过人,脸上线条轮廓清晰,一张脸如同大理石雕刻而成,全然没有任何表情。一头长发自然的垂下,并没有任何束缚,将面孔遮住了一大半。

此人身穿一袭黑衣,此时仍不过中午时分,但他身上的黑衣配合着他的气息、脸色,居然给人一种黑夜已然降临的感觉!

这个人,给三人的直观感觉,竟然是不知道他多大岁数,说他三十也可,四十也可,五十也可,甚至就算说他八十岁,似乎也没什么不可以……

这个人必然是高手,且是高手中的高手,颠峰高手!

从看到这人的第一眼,君莫邪就得出了这个结论!在风云际会的天香城,此人突然现身,来意不问可知。必是为了那九级巅峰玄丹而来,这样的人物,对任何的势力来说,恐怕都会是一个强力争夺者之一!

除此之外,君莫邪还从这个人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自己非常熟悉的气息——孤独的味道!

这种孤独,是骄傲的孤独,是睥睨一切的孤独!

正如自己的前生!

就像大草原上一匹孤单的狼王,虽然孤独,却无所畏惧,更不想改变这份孤独,而且正在享受这份寂寞!

“敢问阁下是?”中年人和宋老三同时警惕了起来。

“无他,一爱酒之人。”那人低垂着目光,淡淡道:“就这么定了。现在,上酒,牛肉,要快!”

宋老三低垂下眼帘,道:“客官请稍等。”便转身进去。

中年人呵呵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么三日之后,就恭候尊驾大驾光临了。”以他的身份和眼力,自然可以看得出此人不是寻常之辈,而且极有可能是那种传说中神龙一般的人物;再说此人既然说三日之后来做评判,便绝不会有恶意。

这样的人物,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的好。

“小兄弟,三日后再见。哈哈,千万不要让老夫失望哦。”中年人哈哈大笑,向君莫邪扬了扬手,洒脱的转身而去。

在他出门之后,两名侍卫从暗处出来,跟在他身后。“王爷,要不要小的跟踪那少年一下,摸清楚他的来路身份?”

“不用,若是那样就没意思了。”中年人呵呵一笑,突然脸色一敛:“刚才进去的那人,是怎么回事?是什么来路?!”

“刚才进去了一个人?没有啊!”两名侍卫对望一眼,非常疑惑的道。

“那,算了。”中年人心中暗暗有些惊惧;自己这两位护卫,已经是地玄初级的一等高手,其实力足以能够护的自己在京城之中绝无安全之虞;想不到,如此实力的护卫却连刚才那人的影子也没有发现。

如此人物,到底是谁?

酒店中。

君莫邪饶有兴趣的看着刚进来的这黑袍人,突然笑了笑,道:“草原上风光好么?”

这一句话出口,黑袍人终于结束了那万事不萦于怀的淡然表情,缓缓抬起了眼睛,看着君莫邪。在这一刻,君莫邪赫然发现,他的眼睛,犹如无边的大海一般广阔,如同夜晚的星空一般深邃,神秘!竟然有一种让人对视之下就有一种想要陷进去的感觉。

“你能看得出,我来自草原?”黑袍人缓缓问道,口气不疾不徐,但每个字都是清清楚楚,倒像是一个字一个字的迸出来的,但却又没有半点咬牙切齿的感觉。

“你的鞋子,并不是中原大地能有。你的腰带,更是草原上特有的彩麻丝编就,这两点,可够了吗。”君莫邪笑了笑,在他的面前坐了下来。

“单单这些,还不够。”黑袍人定定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桌面:“而且,我并没有允许你,可以在我面前坐下来!你,还不配!”

“不够吗?那就再说几样,你的身上,带有大草原独特的味道。”君莫邪微笑着:“而且,还有独狼的孤寂味道。我可以嗅得出来,这些可够了吗?现在我不想站着,自然要坐下,别说坐下,躺下又何妨?!”

说完,君莫邪冷哼了一声,道:“至于配不配,够不够资格,在你来说有你的标准,对我来说,何尝不是一样?若是你已然不够资格与我同饮,我自然会站起来!”

黑袍人盯着他看了半晌,突然展颜一笑,道:“说的有趣,既然如此,那你就坐着吧,真的躺下也无妨。”

这黑袍人真的很怪异,他纵然笑了起来,却依旧给人一种清冷孤独的感觉,又似乎并不是对君莫邪笑的,只是对着空气笑的。

就在这时,宋老三佝偻着身子,一只手提着酒,一只手端着牛肉,走了上来。看了看君莫邪,却没说话,将酒菜放在桌上,转身待要离去。

黑袍人眼睛依然沉静的的看着桌面,一只手提过了酒坛,没有发出丝毫声音,酒坛上的泥封就那么莫名的消失不见,一阵清冽的酒香透了出来;那人淡淡的道:“天香城果然不凡,连一个酒保居然也是天玄中阶的人物,不错不错、有趣有趣。”

<推荐一本小说:格鱼巨巨的《官声》。喜欢都市官场的兄弟可以去看看,非常不错。>

<跟大家汇报一个好消息,我们这里要搬迁了。今天刚量走了尺寸,俺现在住的平房,居然能换两套三居室,呜呼,嘎嘎嘎,兴奋得我面对着落地镜梳了梳头,风度翩翩的大笑了三声……>

(充满了磁性的声音,,帅呆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