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原来是你!

<今日第一更!求月票!推荐票!>

“是这样滴,宋老三这家伙,嗜酒如命,除了喝酒之外的唯一的爱好便是酿酒了,偏偏酒又是整个天香酿得最好的,那天听了你的一番谬论,居然大是欣赏,引为酒国知己,天天念叨着要想再见你一面,于是老夫便成人之美呵呵呵,顺便赌了三坛好酒,实在是酒国一段佳话。”中年人搓着手,脸上神情根本没有尴尬或者不好意思,满脸的阴谋得逞的样子。

君莫邪一阵无语,自己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向来都是自己占便宜,利用别人。今天居然干脆利落的被人利用了一顿,居然之前一点蛛丝马迹也没看出来,这还是酒国的一段佳话,别埋汰人了……

奇耻大辱啊!君三少有些怒发冲冠的感觉,此仇不可不报!你个“老夫”,等一会少爷好好的招呼你,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问题怎么报捏?!

一个又瘦又小的老头儿佝偻着身子三步并作两步的出来,哈哈大笑,道:“果然是贵客,贵客;我说怎么听着喜鹊叫,原来竟有两位贵客一同上门。这位公子,上次缘悭一面,诚为憾事,今日终有机会相见,请,请,快快请进。”说是两位贵客,但自己的话中却已经将那中年人过滤掉了,连让一让的意思也欠奉……

中年人也不知道是脸皮厚,还是真个不以为忤,自顾自的走了进去。至于他那两名护卫,一到这小店,便消失了踪影,想必是隐在了暗处。

君莫邪心中一怔,这个老头出来的瞬间,便已经给了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再看身形面貌却分明是从来没有见过,不由心中奇怪,一笑进入酒店,心中却是暗暗的留心起来。

“那天听到公子高论,曾言道:‘真正的喝酒,喝的乃是心情,乃是意境,并不是说将酒灌进了肚子了人就算是喝了酒,那只能说是糟践粮食。’这句话,可是深得我心啊。”

宋老三一边殷勤的斟茶待客,一边喋喋不休:“老夫酿酒数十年,于酿酒之道,常自夸天下无人能够居我之左,但半生蝇营狗苟,却尽是被俗人如此糟践了。现在思之,实在是可叹可悲。”

“不错,实在是糟践粮食,便是今日在下仍是这般说法。”君莫邪哼了两声,看着正不拿自己当外人自己动手搬出酒坛来的中年人,意有所指。

“哈哈,但,依公子之见,如何才不算是糟践粮食?”宋老三一副虚心的样子,一双浑浊的老眼也泛起亮光来。

“酒是什么?”君莫邪反问一句。“世人爱酒,初衷为的是什么?喜欢酒的那一点?”

“酒是什么?”宋老三问了一句自己,竟然有些惘然。自己号称是酿酒酿了一辈子,可酒,究竟是什么?这一句话,竟然把自己问倒了。若说酒只是一种饮品……未免太也委屈了酒。但除此之外,又是什么呢?

“酒,就是心情!”君莫邪加重了语气:“所以喝酒,其实就是喝心情!心情好,做事很顺心,喝点酒庆功,就叫做庆功酒;心情烦闷,借酒消愁,就叫扫愁酒;好友来访,知己相对,是为知音酒;好友送行,黯然神伤,乃是送别酒;战场厮杀,将士痛饮,是为烈血酒,杀敌酒,壮行酒!”

“酒中滋味,尚在其次;临喝酒之前的心情,才是酒中真滋味。”君莫邪倒了一杯,一饮而尽,神情寥落,道:“孤身远在异国他乡,飘零不定,此时喝酒,乃是思乡酒!独在异乡为异客,举杯消愁愁更愁!”

“好诗、好诗!高论、高论!公子果真是大才!”那中年人与宋老三早已被他这段话所吸引,各自怔怔沉思了一会,宋老三才如梦初醒,连连赞叹。

“高论?何谓高论?!”君莫邪冷笑一声:“酒中有人品,上下三等人!我所言以上种种,是真正的喝酒,尽都是随心而行,因诸般不同心境,借助美酒品出人生百味!这便是酒中上等人!上等人喝酒,一万个人就能喝出一万零一种滋味,盖因心境不同也!”

“酒中没有贫贱富贵,酒中不分乞丐高官,懂得喝酒,懂得以本心喝酒,就是酒中达人。若不能随自己心情饮酒,甚至喝酒之前,还需要考验赏酒、品酒的学问,最后才是品尝美酒的滋味,呵呵,这根本就是文人的游戏,跟真正的酒中之道根本就是本末倒置,滑天下之大稽!”

“所以说到为品酒、鉴酒而饮酒,甚至行酒令,借酒斗胸中所学,则为次一等,但如此饮酒,虽然未如真正的喝酒,却多了一股雅致之故,虽不算糟蹋了酒之名,但也只好很勉强地列为酒国中人!却是带了一个‘伪’字,所以不算酒中真君子!”君莫邪慨言道。

那中年人、宋老三目绽奇光,有心开口说什么,却又强自忍住,耐心听着君大少爷还有何下文。不过两人却是心中暗笑,这少年这句话,其中“真、伪”二字甚为明显,几乎便等于说,那些酸溜溜的文人,都是“伪君子”!话中影射之意,是人便听得出来。

君莫邪斜着眼,狂放之态尽显,又道:“除以上两者之外,再次一品的却多是流于俗套,无论青楼风月买醉、酒馆交际饮酒,又或者是豪宅朋友论交,商业政坛酒桌较量,其中勾心斗角,累人累己,当为最次一等,为酒中下等人!至于以酒阴谋害人,心怀叵测之辈,乃是糟蹋了酒,更不配让我一论!!”

中年人和宋老三两人听罢君大少之“高论”,微微点头,随即尽归默然,心中隐隐有自傲之意:自己醉心于酒数十年,应该算得上是酒中真君子了吧?

那料君大少更有惊人之语,手指点点两人,轻轻摇晃:“以你二人而论,或勉强可入次一品的程度……”

“胡说八道!”两人终于齐齐大怒,同时出口怒喝。要知这两人尽都自信自己为酒国高士,你的理论或者颇有道理,但以我等浸淫酒道数十年之阅历,被评为次一品居然也用“勉强”二字!简直是欺人太甚!

眼见二人大怒,君大少却浑不在意,复道:“说你们只得勉强入次一品你们还别不服气,本来以你们浸淫酒道数十年,这份资历是不容抹杀的,但所谓品酒、鉴酒、享受美酒而饮酒,却另有一个前提,乃是要有够资格的美酒,这样的酒,你们不但没喝过,更也没有见过。单单是这份见识,就已经落了下乘!”

君莫邪伸出一根小指头,轻轻摇了摇:“不过,这却也怪不得你们,相信当今之世,除我之外,没有人拥有这种酒。宋老三你这酒,于此地,甚至于整个天香帝国,尽可说是第一,不过,相比起我所知的酒、所说的酒、所喝的酒,不客气的说一句,天差地远,难以同日而语!”

这段话有些强词夺理,却是已经开始推销了。

“公子论酒,固然说的吞金吐玉,让我眼界大开,深感有理;不过谈到酿酒,呵呵,我宋老三也曾经走遍天下,可以毫不客气的说一句,若是我的酒还不能入喉,只怕,天下再无任何一种酒可入君之眼!”宋老三本就不忿君大公子说自己资格不足,而今又听到后一段话,不由得眉梢一挑,万分的不服气!

老夫浸淫酒道一辈子,敢说品尽天下美酒,而纵观天下美酒,也未必有那一种可以与老夫秘制的美酒相提并论,然你这小鬼居然说跟你的酒相比,天差地远?宋老三如何能不生气,不过此中却也不泛要看君大少如何辩驳,天地广大,未必就没有更好的美酒,或者真有美酒自己不知也不足为奇,相对于君大少的说词,美酒的下落自然是更重要的。

君莫邪不可置否的一笑,一反之前的锋锐词锋,并不多做辩驳。

那中年人竖起了耳朵,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突然眼珠一转,道:“宋老三,天外有天,美酒背后或者更有佳酿,若是这位小兄弟当真能拿出比你的这酒强出百倍的好酒,你又当如何?”

“那我情愿拜他为师!”宋老三眉梢一挑,眼中光芒一闪,脱口而出。在这一刻,他的佝偻的身子也突然的挺直,爆发出强烈的自信,傲然!

除了自信、傲然之外,竟还有一丝由衷的期待,若当真有如是美酒,就真个拜师又如何?!

君莫邪心中顿时一动,他瞬间确认了这宋老三的身份!原来是他!

难怪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在前次与三叔君无意解决了黄花堂的事情之余,叔侄两人曾经遭到一位来历神秘但修为却是天玄级别的强者追踪,虽然被君莫邪以巧计吓退,但那人犹胜君无意天阶初段的强横实力,却让君莫邪记忆犹新!以君莫邪之判断,此君实力极高,只怕还要胜冰雪银城的慕雪瞳、萧寒,只略在爷爷君战天之下。

谁能想得到那神秘的天玄高手与眼前的酒馆老板宋老三二者之间会有什么关联?!

但就在宋老三无意之中赌气似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自身的气息由于心境波动而流露出了一丝!

一丝气息虽然稍纵即逝,但只得这一发之微,已经足以让君莫邪认出了他,瞬间两个身影在自己心中重合。就像慢镜头电影一般,两个身影不断地在同时分裂,然后再重新组合,每一个动作每一种气息,都在重复的几次的在君莫邪心中重新组合,到了最后,两个身影合为一体,成为同一个人!

确定是他!

宋老三,原来是你!(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