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再次巧遇

<今日第二更!>

君无意眼帘半垂,淡淡的道,心底却是很陶醉这种为侄子解惑的过程,毕竟这段时间以来,君大少实在太强势了,自己这个叔叔尽从其言而行事,自己可是难得有一次为其解惑啊!

“我们去凑凑热闹。”君莫邪眼珠一转,心道,三个皇子都不算是什么好东西,无论哪一个当皇帝,都不是什么好事,起码对君家肯定不是好事,他妈的,还不如一刀全砍了痛快。

独孤家七兄弟都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闻言齐声叫好;独孤小艺巧笑嫣然的点头,抱着小白白,突然凑近君莫邪耳边,轻声道:“刚才我们晕倒,是你的秘密吧?我不会说出去,也不会问你的,这个我明白的哦。”

说着顿了顿,道:“可是,当你觉得可以告诉我的时候,跟我说好么?”君莫邪讶然转头,看着独孤小艺,小姑娘的眼中,满是羞喜的深情,眸中神色却甚是坚定:我决计不会害你地,也绝不会让你为难地。这句话,几乎可以清清楚楚的从她的眼中读取出来。

这一瞬间,君莫邪只觉得自己心中一阵柔软,眼波也温煦了起来,轻轻拍了拍独孤小艺的秀发,却没有说话。已不必说!

啪!君莫邪的大手被一巴掌打到了一边,独孤冲瞪着牛眼,大声道:“小子,不要随时都想着占我妹妹便宜,我妹妹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吗?再有下次,老子二话不说,直接剁了你小子的手!”

君莫邪好不容易升起的一丝温情,被他这一巴掌打的烟消云散。

独孤小艺看着他有些怪异的表情,不由扑哧一笑,歉意的看着他。

几个人随着人潮,来到大街上,独孤英兄弟七人有意不让君莫邪和自己妹妹接触,东插西窜,走得飞快。君莫邪却是正中下怀,拉开距离之后,一个转身,瞬间无影无踪。

小丫头四处寻找君莫邪的身影找不到,转过头来朝着自己的七个哥哥大发脾气;小白白早已经钻进她的怀里,呼呼大睡。此前进阶,看似简单,其实中间过程亦是颇为艰难,着实是让这个小东西累得不轻,此刻那股儿兴奋劲一下去,自然是直接进入深度睡眠之中,大睡而特睡。

君莫邪成功融在人潮之中,不禁感到了一丝由衷的轻松感觉。漫无目的的向前走去,虽然是漫无目的地,却也比之前快意,只因为再没有了那个小丫头的牵绊。

君大初哥丝毫也未发觉,独孤小妞已经将她的身影植入了君大杀手的心田,虽然到目前为止的印象未必是好的,但却是真个深深烙印了!

“原来真是你小子。哈哈,上次骂了我一顿转身就跑了,有缘千里能相会,今天你可跑不了了吧。”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在君大少的左侧响起,君莫邪转头一看,一个中年人微笑着向自己走来,身边还跟着两名护卫;正伸出手去欲拍君莫邪那并不宽阔的瘦弱小肩膀。

这个没说的,前莫邪可谓是吃喝嫖毒吹五毒俱全,把本来就不怎么壮健的小身板搞得异常垃圾,说是外强中干都是抬举的说法,君大杀手接手这肉身之后,虽然数度利用鸿均塔、开天造化功修复、锻炼这肉身,本质固然已经大相径庭,不过外观就……貌似没多少改善,基本和以前的纨绔败家子没太大的区别,顶多也就是肌肉结实、匀称了许多。

君莫邪向后一闪,躲过了他的手,君大杀手可是不习惯有陌生人接触自己的身体,没有即刻作出反击,已经算是好的了,挑了挑眉毛,道:“原来是你。”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但身为一个终极杀手的君大少已经迅速回忆了起来,此人正是那天中秋下雨,自己冒雨出去,在小店中遇到的那个中年男子。也正是在哪一天,君莫邪很凑巧的得到了九级巅峰玄丹。

而如今,被那枚九级玄丹吸引的各地强者纷纷驾至天香的微妙时刻,竟然又一次很巧合地再遇到他。君大少也不得不感叹,原来不仅仅是地球,任何星球都真的是圆的……

“可不就是我。”中年人对他明显表示抗拒的动作丝毫不以为忤,笑道:“游子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小兄弟,我们又见面了,我们也算是蛮有缘啊。”

君莫邪有些啼笑皆非,有缘这两个字,本是他调戏独孤小艺的独家专用,没想到现在被人用在了自己身上,这让君莫邪有一种被调戏的感觉,若那人是女子还好点,偏偏是个中年大叔,呸,年轻小伙也不行……

“相逢即是有缘,只是我什么时候骂你了?”君莫邪有些纳闷,对自己经历过的事情,自己从来也不会无意间忘记,那天自己心情虽然不好,但却也绝对没有骂人啊。

“哼哼,你小子还想耍赖,你那天临走的时候拐着弯儿骂老夫,真当老夫听不出来?”中年人呵呵大笑:“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这话难道不是骂人吗?还有,举世之间竟无一人配与你同桌共饮!这句话分明是说我资格不够,难道还不算是骂人?哼哼。”

君莫邪呃呃两声,瞪着眼睛看着面前这位‘老夫’,横看竖看也绝不超过四十岁的样子,居然就自称老夫?这个世界的“老夫”也太不值钱了吧?三十多、撑死也就四十就自称老夫?这未免也忒怪异了一些。

“终于肯承认了吗?”中年人狡黠的笑了笑:“若是真的过意不去,那就拿出你那天说的那种天品美酒来做赔罪如何?”

君莫邪瞠目结舌,居然还有这种人?狮子大张口也没这么狠的吧?不由得翻了翻白眼,道:“我怎地就要赔罪了?不过你无耻的样子颇有我当年的风范。”

“咳咳,”中年人被他一句话呛了一下,想了好久才笑了起来:“不愧是读书人,骂人真个不带脏字。不过小家伙,你才几岁?居然在老夫面前称当年?”

“十年可为当年,一年亦可为当年,下次我若是见到七八岁的小孩子,我也自称为老夫,遥想当年如何如何,谁不能说。”君莫邪哼了哼,道。

“哈哈哈……算了,不逗你了;走,陪我喝酒去。”中年人爽朗的一笑,就要来牵君大少的手。

“你知道我是那个?怎地随随便便拉我去喝酒?”君莫邪皱起眉头。

“萍水相逢而已,饮罢各西东;何必知道你是谁?”中年人古怪的笑了笑:“这句话可是你说的。我却道相见即是有缘,即是有缘同饮几杯又有何不可?!”

“你牛!”君莫邪翘了翘大拇指,“居然记得这么清楚,我发现在你面前真的不能乱说话了。”君莫邪突然感觉这家伙说话的方式其实还是挺对自己胃口,貌似这还是再世为人之后第一次有骤逢知己的感觉,不由得颇为感兴趣起来。

其实君大杀手连上上一世貌似也没有几个朋友,杀手从来都是寂寞的……

“你是在等着看国师费梦晨入城?”中年人含蓄的笑了笑。

“也是也不是,只是觉得一会应该挺热闹,就来看看,是不是别国国师又如何,就是图个热闹,图个开心。”君莫邪嘻嘻一笑。

“看热闹?说的好,说到底也不过就是一个敌国的老混蛋带着一帮子小混蛋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来天香城逛一圈罢了,咱就当看耍猴了!”中年人嘿嘿一笑:“现在再怎地欢迎,再如何的热情,到了两军对垒的时候,他也决计不会手下留情的。欢迎个屁!爱来不来,该走的时候不走还要赶着走,现在可倒好,如此声势浩大的迎接仪式,这算什么事!”

“宇唐国师来不来,来做什么,干你我屁事!”中年人哼哼着,似乎对此事极为不满。

“说得好!”君莫邪鼓掌道:“单是这一席话,就足以喝上两杯。”

“是你说的那种比宋老三的酒更强过百倍的酒?世所罕有的绝世美酒?”中年人话中不无揶揄之意,显然在他心里,那种酒,还未止是世所罕有,而是绝对没有的。

君莫邪偏偏头,哼了一声,道:“我不稀得跟你这等没见识的人争辩什么,事实永远胜于雄辩,公道自在人心!”那中年人哈哈大笑,也不再争辩什么,拉上他就走。

另一边,城门处,大皇子已经接了宇唐国师进来,数十匹马并排而行,两侧皇家御林军一字排开,步履整齐;中间的,正是意气风发的大皇子,身材挺拔地骑在马上,不时的与身边的另一匹马上的国师费梦晨含笑说话,马鞭轻扬,大有几分指点江山的意思,似乎在为国师介绍天香城的景色。

中年人回身,远远一望,看到大皇子的神情动作,长叹一声,摇了摇头,转身而去。

君莫邪一路被那中年人引进了一条小巷子,左拐右拐,左转右转,然后发现地形很熟悉,恩,又到了宋老三的酒馆了。君莫邪看着这中年人的一身打扮,怎么说也应该是个有点身份的人吧?怎地对这些市井小道如此熟悉?

“宋老三,我可是把上次那小子给你抓来了,哈哈,赶紧把你答应老夫的窑存的好酒给老夫弄出来。”君莫邪一听到这句话以及这句话的语气,突然有一种被人卖了的感觉。这架势,活似是一个杀手提着雇主的仇人的脑袋来要悬赏了……

“啥?你这啥意思?”君莫邪瞪起了眼睛。(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