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传说中的扫帚星

<第一更!>

“但这样,却能令另外两位殿下心中顾忌,而不敢再度相邀,让君家能够得到一段的安静时间。据老夫看来,此计定是君战天的主意。不过这样一来,却还有一个极为头痛的问题,实在是让人无奈之极。”方博文皱着眉叹气。

“请先生明示。”二皇子似乎已经猜到了他要说什么,脸色越加的阴沉了起来。

“殿下自己刚才也说过这件事。”方博文喟叹一声:“如此一来,所有人都知道君莫邪与殿下闹翻了,而且当众嚣张跋扈,极不给殿下面子,若是在这段时间里君莫邪受到什么伤害,或者被人……,那么,嫌疑最大的无疑就是殿下你。而相信大殿下与三殿下都不会放过这个栽赃嫁祸的机会。”

“这是什么话?”二皇子顿时大怒:“难道我今天被他如此羞辱,居然还要派人保护他不成?”

“这就要看殿下自己如何选择了,如果殿下不惧君战天老来发疯的百战雄师的话,自然可以不必理会。”方博文慢悠悠的道。

“……”二皇子无语了。

不害怕?那是假的,就在数日前,千余人头同时落地,君战天一怒,可是清了几乎三分之一的朝堂,那么,万一逼得急了,搞搞王府似乎也不是做不出来……

“混账!王八蛋!”二皇子飞起一脚,将面前脚下的一颗石子远远的踢了出去,似乎将那颗石子当成了君莫邪一般……

“吃顿酒吃出来这么一个天大的麻烦?”二皇子悲愤的有些不行了,有些人,果然是不能惹的。这君莫邪,果然就是那传说中的扫帚星!沾上就会倒霉啊,就像自己,不仅颜面尽失,什么也没有得到,而且,还因为君莫邪得罪了月儿姑娘,这一切真是……何苦来由!

霓裳阁楼顶,一个纤弱的身影看着二皇子一行人远去,俏脸冷如冰霜。“在那等情况下,你居然仍然顾忌着什么,而不挺身而出。在我被君莫邪羞辱之后,你也只是清清淡淡的说了一句话而已。摆明了怕我影响你的名声,既然如此,当初你还来招惹我作甚?我楚冷月又岂会一辈子做一个暗地里的女人?”

眼中冷芒一闪,月儿姑娘银牙一咬:“既然你忌惮君战天的军方势力不敢动手,那么,难道我便非要你出手不可吗?君莫邪!今日如此奇耻大辱,我定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夜幕渐渐深沉,月儿姑娘手一松,一只信鸽扑愣愣的飞上了半空。

远处黑暗中拐角处,一个黑影静悄悄的如闪电般掠出,转了几丈之后,突然“刷”的一声掠上房顶,一张黑乎乎的大网刷的撒了上去,几乎与夜色融成了一体。刚刚起飞的信鸽,眨眼功夫就落在了网中……

黑衣人佝偻着身子,迅速的转身飞掠,隐入了黑暗之中……

深夜,二皇子府中。

同样有一只黑色的信鸽“刷”的展翅飞上了夜空,眨眼消失不见。窗前,成德操满脸狞笑,喃喃的道:“君莫邪,我不管你是什么君家后人,但你今天竟然敢侮辱我,那就不应该再存在于这个天地之间!今日杀了你,所有人都会以为是三位皇子下的手,又有谁会怀疑到我成家?更何况,出手的人,也不是我成家的人,嘿嘿嘿……”

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况且君大少爷只是杀手之王,并非真的智者!

君莫邪始终还是算漏了一件事,他实在是没有想到,能在二皇子身边立足,家世也算显赫的成家少主,他的气量居然狭窄到了如此地步!

一切又会向何种方向发展呢!

君莫邪东倒西歪的坐在轿子里,很郁闷,对于一向习惯用双脚走路的他,做这种高级玩意,根本就是一种折磨。

坐轿子这种事情,对于他这个杀手之王来说注定不是一件好事。颤颤悠悠地,忽高忽低的,真是难为这些古代人了,坐坐轿子居然是身份的象征?似乎大凡文官,不论忠的奸的,清得贪的,好象没有一顶轿子就不会走道了一般,这破玩意有什么好地!靠,万一要是有什么高血压心脏病的——君大少爷倒觉得坐轿子完全是一路直通阎罗殿的捷径。

又强忍了片刻,期望可以挨到君宅,可是这轿子的速度还真不是一般、二般的慢,晃悠了老半天,居然还没到,君大少爷终于忍不住要下令停轿出来透透气的当口,突然“嗖”的一声,某个白忽忽的物事飞速的蹿进了轿子,兴奋地呜呜呜叫着,一个柔软的小脑袋就往他的怀里钻,君莫邪眼疾手快,一伸手抓住,捏着脖子拎起来,提到自己面前,一看可不就是独孤小艺那只“高阶玄兽”,铁翼豹的幼崽。

看着手上这小小的身体,君莫邪有些不可思议,这么小……速度怎地就这么快?那等这东西成年了,速度该有多快?之前倒是小觑了这小东西,果然不愧是高阶玄兽!

小豹子被他抓住了脖颈后的皮毛提起来,顿时四肢无法动弹的耷拉着,口中呜呜叫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很是疑惑地看着君莫邪,全然想不通这个自己对他很有好感的人类为何每次对自己都是这样粗鲁?

一见是它,君莫邪瞬间联想到独孤小艺估计就在附近不远处,否则这小家伙如何能够嗅到自己的气味?

伸出手指头,点着小豹子柔软的小鼻头,君莫邪凶巴巴、恶狠狠、的小声说道:“拜托,您就不要跟着我了,您要是再跟着我,您的那位凶主人就会找我的麻烦,然后她一家子都会来找我的麻烦,懂吗?您就请便吧,拜托了!”本来是打算吓唬走小豹子的,不知怎地,莫名其妙地变成哀告了?!

小豹子虽是高阶玄兽,也通人性,但貌似理解不了君莫邪如此高深、如此有内涵的话语,迷惑不解地歪着头看着君大少爷,腰一扭,从他手中挣了下来,快乐的呜呜两声,君大少爷一看有戏,小玩意肯走了?!

不意那小东西“刷”的一下子钻进了他怀里,贪婪的大口大口呼吸着什么,小脑袋还使劲的拱了拱,舒舒服服的将脑袋枕在了他的胸口处,粉嫩红润的小嘴张开,打了个小小的呵欠,漂亮的大眼睛慢慢眯了起来,居然就要睡着了……

原来不是要走,是嫌咱的手没有胸部舒服,呸,这话怎么说的,老子是个大男人,胸部有什么舒服地!可郁闷死我了!

“小白白,你到哪里去了小白白?小白白……”外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甚是焦急,有些快要哭了的迹象。独孤小艺一向将这小家伙当宝贝,如今骤然不见了,自然是要心神大乱地。

君莫邪叹了口气,啥叫缘分,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只不过貌似这是……孽缘吧;哪怕是遇不到人,遇到了豹子也是一样滴啊。

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轿子前面响了起来:“里面的人,请出来吧。”声音中冷冷淡淡,带着厌倦人世的孤独寂寞,竟然是夜孤寒。

以他天玄高手的目力,自然看得出小豹子突然毫无征兆的以极高速度蹿进了君莫邪的轿子里,虽然那小兽为何如此,但进了轿子这个事实却是无需质疑的。

半晌,君莫邪懒洋洋的声音非常无奈的传了出来:“我说……,整个天香城数百万人,为何本少爷每次出来总要遇见你们?究竟是我们真有缘还是冤家路窄?”

他一说话,顿时外边两个人同时道:“君莫邪!”

两个人虽然同时出声,但所要表达的情绪却是天差地远。

夜孤寒的声音里面充满了极度的鄙夷以及愤怒,至于独孤小艺的声音里面却是充满了欢喜之意。

原来独孤小艺前者兴冲冲地跟着灵梦公主去了皇宫里,过了几天却始终不见家里有人来接,要知小艺乃是独孤家最受宠的大小姐,一连几日家里都没甚动静,自然大觉意外,便向灵梦公主辞行,要求回家去,灵梦自是千方百计挽留,小艺虽然纯真,却亦是冰雪聪明,自然觉察到了其中的不对劲。

多方打听一下,才知道自己的家族为了自己上君家闹了一场,顿时火爆脾气就上来了,不顾已经是夜晚,吵闹着就要出宫回家。灵梦公主没法,为求保险,便求夜孤寒率队护送独孤小艺回家。

哪知道刚刚走到这里,独孤小艺怀中的小白白突然“刷”的一下从她怀里钻了出来,四处嗅了嗅鼻子,一溜烟的跳出小丫头的轿子直接没了踪影,独孤小艺大为着急,下轿寻找。

一听到君莫邪的声音顿时明白了过来,原来是他;这就难怪小白白的反应这么大了。记得上次小白白就很喜欢他的。现在出现眼前这种情况倒也不足为奇。

君莫邪满脸无奈的抱着小家伙下了轿子。独孤小艺一见到他的面,想到这段时间两家闹的沸沸扬扬,居然一阵说不出的害羞。

看到小白白安安稳稳的伏在他怀里,居然不睁开眼睛看自己这个主人一眼,仿佛君大少爷的怀里才是世上最舒服的所在,自然不免有些小小地吃味;但看到君莫邪好似颇为疲倦的样子,心中又是有些莫名其妙地心痛……

一时间各种微妙的感觉纷沓而至,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对于敢说敢做、专门找纨绔子弟麻烦的独孤小艺来说,实在是很罕见的事情。

<今天的月票增长……很惨淡——哭!……>(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