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杀鸡,就是为了儆猴!

<今天第三更!我要月票!!!!>

“休得放肆!月儿姑娘乃是……”成德操刚说到这里,突然背脊一寒,顿时住嘴。

“乃是?乃是什么?”君莫邪放肆的大笑,嘴角一抽一抽的:“她既然在妓院,卖艺不卖身,骗鬼呢?!老子今天就要好好的玩玩她,身在青楼还在老子面前装烈女,她算个球呀?!”

“世家子弟的名声,就是被你这种人败坏的精光!”成德操无限鄙视的道:“君莫邪,你真让我厌恶、鄙视到了极点!”这一刻,成德操突然感到了一股自豪:以往都是别人说自己丢了世家子弟的脸,今天与君莫邪一比,居然感觉自己光辉万丈了……

“成德……操!你算什么东西?你也配来说我?真你娘的马不知脸长,你信不信你再多说一句话,老子让你的成氏家族瞬间消失?”君莫邪猖狂到了极点的梗着脖子斜着眼睛:“滚回去吃奶去!”

成德操手足颤抖的指着他,两眼赤红了起来,啪的一下,手按在了剑柄上,锵!长剑出鞘三寸,寒光四射!

“君莫邪!”二皇子沉着脸站了起来:“你喝醉了,还是早些回府去吧。”

“我酒都没喝几口,怎么会醉?”君莫邪哼哼着,一梗脖子,不买账。“我等着这个娘娘腔拔剑把我一刀两断呢。”

“我说你喝醉了,你就是喝醉了!”二皇子厉声道。终于按耐不住了。

方博文急忙走上前来,轻轻按了按二皇子的手。

君莫邪抬起眼睛,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对。彼此凝视了一会,终于歪了歪嘴角,不似笑的笑了笑:“既然二殿下说我君某人醉了,那我就醉了吧。嘿嘿……滴酒未沾,我就醉了,哈哈哈……可笑可笑!”

哈哈大笑两声,顺手抄起一个酒杯,啪的一声摔在月儿姑娘身边,清脆的响声,让众人都是随之看了过去,眉眼抽搐。

君莫邪用手指着月儿姑娘,狠狠的道:“小贱人,今日有二殿下在,看在殿下的面子上,本少爷暂时放过你!不过,我随时会来找你算账的!哼哼。”

转过头来,邪笑着走近成德操面前,慢慢的伸出手,在他脸上拍了拍,啪啪两声,声音很清脆,君莫邪笑眯眯的道:“你是不是很想杀我?很想吧?嘎嘎嘎,成德操,拔剑拔一半,是杀不了人的。你,以后乖一些,懂?!”

一扭头,皮笑肉不动的打了个哈哈,挥挥手,却更像是挥掉了眼前的尘埃,转身扭着屁股扬长而去。

皇子宴请,大闹宴席;占了人家便宜又打了人家,皇子出面求情居然还当面扬言报复,暴打头牌,大骂成德操,出言不逊,用语粗鄙……君莫邪今天可以说是嚣张到了极点,果然不负天香第一纨绔的盛名!

下了楼,君莫邪钻到了轿子里,令人惊奇的是,在轿子里面,居然还另外躲藏了两名黑衣人;君莫邪低沉而又急促的道:“我离开之后,你们要密切注意霓裳阁的任何一点动静,二皇子等人离开之后,你们两人一人负责查看上空通讯飞禽,另一人注意里面进出的人手。万万不得有半点懈怠!”两人齐齐点头。

轿子一阵晃动,君大公子打道回府了。今日出来,虽说没有具体收获,却也可说是战果辉煌,一方面让二皇子吃了个哑巴亏,二方面狠狠的羞辱了那位月儿姑娘一顿。绝对是不虚此行!

君莫邪清楚的知道,月儿姑娘虽然寄身在霓裳阁,却决计不是所谓的清倌人,更不是妓女,但君莫邪所说的那些话,恐怕就是一个标准的青楼职业者也是受不了的,更何况一个身怀玄气的高手所伪装的?更不必说这位伪装者还是一位黄花闺女!

所以君莫邪料定,这位月儿姑娘定然会有所动作——这正是君莫邪所盼望的。

现在的一个有利的地方就是,君莫邪偷听到了月儿与刘大人的谈话,早已经认定了这个敌人的身份。但月儿却不知道,君莫邪已经将自己锁定!所以,遭受到如此侮辱,只要她还是一个人而不是一堆土,就一定会想要报复!

其三的收获就是,借羞辱月儿姑娘这件事情,已经在月儿与二皇子之间埋下了分裂的根源。

二皇子为人优柔寡断,更欠缺磅礴大气,想来这应是月儿姑娘对他失望的地方——一个男人,若是连自己想要追求的女人也不能保护,还算什么男人?尤其是这个男人明明拥有保护她的力量却没有出手,这就更让人寒心了。

若是君莫邪与二皇子换位相处,定会出来大吼一声:这是我的女人!先把主权敲定。但二皇子却是不敢,至少没有明目张胆的吼出来。这就是君莫邪瞧不起他的地方了,富贵荣华,王爵地位,真的就这么重要吗?

其实,这也是君大杀手为人处事的盲点所在,未必每个男人都会冲冠一怒为红颜,也不是谁都可以淡对富贵荣华,相信这个世界绝大部分的人都难以免俗!尤其是一个有九五之望的皇子!

至于说到今天的所作所为对月儿姑娘,对一个女人而言虽然过分了一些,然而君莫邪心中却没有半点歉疚:对待一个敌人,自然要无所不用其极,你既然预谋打算要灭我全家,更处心积虑的对付我,难道我骂你两句还不应该?本少爷心安理得的很!嘎嘎……

月儿姑娘眼望着君莫邪所乘轿子渐行渐远,娇躯不住的簌簌颤抖,两眼通红,泪痕犹在,眼中的杀机疯狂的弥漫起来,二皇子走到她身前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她已经重重的哼了一声,扭头而走。

二皇子怔怔的站立,手还保持着之前伸着的姿势,脸上神色,变幻不定!

谁也没想到,宴请君莫邪本意乃是为了招揽,但君莫邪居然嚣张到了这种地步!居然连堂堂皇子的脸面也不卖!

这下子君莫邪扬长而去,完全辜负了二皇子的心意,而且完全没遮没拦,相当于公然决裂!这等于是在二皇子的脸上也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

二皇子从出生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被人搞得这么没脸!心中对君莫邪可说已经是恨到了极处!他静静的站着,一动不动,其余三人也是纷纷大气也不敢出一声。

良久,良久,眼看天已经擦黑,二皇子终于一拂袖子,低沉的道:“走吧。”

成德操讨好的凑上前来,道:“殿下,这君莫邪今日如此无礼,要不属下派两个人教训教训他?为殿下狠狠地出一口气;就算是要了他的命……”

“你是猪吗?!”二皇子霍然回过头来,两眼血红:“他本就是吃准了我不能动他,今日才敢这般跋扈,而我不敢动他却又是一个事实!要不然,他君莫邪有几个胆子顶撞与我?今日决裂而去,明日便去教训?刺杀?你脑袋里面装的是豆腐渣吗?别说你有没有能力动他,现在这等时候,哪怕是君莫邪在路上摔了一跤,我们也有最大的嫌疑!前数日君战天曾一怒血洗京城就已经很明确的表明了态度,难道你打算让那老匹夫血洗了我的王府才开心?恩?你是不是还嫌我不够烦?”

拍马屁拍到了马蹄上,被踢了。成德操尴尬的呃呃两声,缩回头去,再不做声了。心中却是暗骂:你堂堂一个皇子,被自己臣子的孙子骂的跟个龟孙子似的,却还不敢找人家出气,更把气撒在我头上算是什么本事?

“这应该是君战天的意思。”方博文捋着胡子,慢慢的道。“君莫邪今日的作为分明是故意的,也就是说,在他来之前,就已经打好了与殿下你决裂的准备。”

“恩?此言从何说起?”二皇子深思着,问了一句。

“君家向来不肯参与国家政事,只是埋头军方;对三位殿下谁都不远不近。袖手旁观,摆明了绝不参与这趟浑水,这本是安身保命的良策。但前数日君战天一怒聚兵京城,血洗大臣府邸;表现出了君家极其强悍的力量!而这股力量,毫不客气的说,三位殿下无论是谁得到了这股力量,就能够立即打败另位两位,独得江山。我们既然能看出了这一点,其他两位定然也看到了。”

“所以现在殿下兄弟三人只怕都在打着这个主意,但君战天却不愿意将注码压在任何一人身上,更无意参与进来,纵然他暴露了君家实力,宁可招陛下所忌,也不愿意参加进来。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保持实力,而且脱身于这趟浑水之外,就只有一个办法。”

二皇子渐渐有些明白了:“与我决裂?”

“不!应该是与三位殿下全部决裂!在暴露出那样强绝的实力之后,也唯有如此,才能让陛下放心,至少在君战天辞世之前,保得君家不堕。”

“也就是说,今天宴请君莫邪的三位殿下,无论君莫邪去赴了谁的约,都是一样的闹翻。而殿下您,不过是比另两位殿下倒霉了一些而已,恰恰君莫邪就选择了到我们这边来……”

“杀鸡儆猴?”二殿下顿时明白过来。忍不住咬牙切齿:“君莫邪这个王八蛋,居然将本皇子当作了鸡?”

<精疲力尽!无休无止的修改……若不是天黑了,恐怕还要再修改一遍。唉,有月票推荐票的兄弟姐妹,帮俺顶一下吧,俺去睡会……>(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