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 对此,我唯有杀戮!”

<今日三更!这是第一更!求月票!>

我只是一个杀手!当有人需要我杀人的时候,我就会出手!

做一只杀人的手!

君无意正要冲上前去,突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手的主人是——君莫邪。

“三叔,我真的很奇怪;您这位沙场骁将,战阵高手,居然也会做这种对牛弹琴的事情?”君莫邪微微笑着。

“恩?”君无意有些不解。

“你跟他们谈王法?有用吗?他们如果在乎王法,就不会这样公然杀人了。你没听他们说,他们就是王法吗?!王法在他们眼中,已经只是一件可有可无的工具。至于你跟他们谈人性,呵呵,但凡他们还有一点点人性,也不会做出残杀幼童这样残忍的事情。跟一个全无人性的畜生谈人性,你不觉得自己很傻吗?”君莫邪平淡的道。

“哦?那你说该如何做?”君无意断然道。

“喏,就像我这样做,干脆利落,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吗?!”话音尤在耳边,君莫邪身子诡异的一退,眼睛仍然是望向君无意,面色丝毫未改,甚至眼波依旧温煦如水;右手直直向后插去,只得一声闷哼;那走来的大汉被他五根手指生生的插进咽喉,君莫邪手一紧,一握,咔嚓一声,将他喉骨握地粉碎!

这大汉被君无意一句“王法”激起了凶性,大踏步地走上来要教训教训这个穷酸,谁知道刚刚走近,就被君莫邪干脆地当作了一个示范对象。

“对这种人,要么就干脆不理他们,要么,就……”君莫邪神色自若的拔出手掌,在大汉的尸身上动作优雅的抹了抹血,依旧没有回头,顺手轻轻一推,大汉的尸体扑通一声落地;君莫邪这才慢条斯理的说了下去:“……要么,就要、除恶务尽,赶尽杀绝!”

大汉倒地的尸体双目惊诧的瞪大着,却正好面对面的与那小女孩子的仇恨的眼睛相对。或许他到死也没有想到,自己的死,乃是这小女孩“雇佣”了杀手的原因。

一个有了缺口的一文钱,就是他这条命的代价!

不,他还不值那一文钱,因为还有很多的人命,会因这一文钱而消失!

虽然连这女孩自己到死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大仇会得到洗雪,更不知道自己竟可以用一文钱而莫名其妙地雇佣到一位盖世杀神!但她若是泉下有知,必会含笑九泉!

天理昭昭,天意昭昭!

因为从君莫邪捡起她身上唯一的财富、亦是全部的财富——那一枚缺口铜钱的时候,这位杀手之王的心中,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从今以后,邪君要将与黄花堂及黄花堂背后的人物,不死不休!赶尽杀绝,鸡犬不留!

“……”君无意看着君莫邪出手残命,面不改色,不由有些无语:“莫邪,教训一下也就是了,是否有必要斩尽杀绝呢?这样的人,始终要由王法来处置,才是正途!”

“三叔,您虽然正直正义,但我不得不说一句,您实在是太迂腐了!”背后的杂乱的脚步声响起,君莫邪头也不回,道:“您试试跟他们讲道理?看看能不能感化?就算您亮出身份,责成官府惩处他们,又能怎样?我可以保证,他们转个身就会开释,然后今天这一幕,依然会继续!哈哈,当真可笑!”

门口剩余的几个大汉见同伴惨死,纷纷怒吼一声,冲上前来。

“三叔,其实我们武者,有一件事要记清楚。”君莫邪云淡风轻的笑着,易容之后的脸上平淡无波,一双眸子却是深邃如水,厉芒隐隐;对身后正冲来的大汉不闻不问:“现在看来,他们既然能够如此的肆无忌惮,那么这个天香国的律法,显然已经不能够束缚到这些人;呵呵,当律法成为邪恶的保护伞,当高位者利用邪恶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当恶人嚣张却没有人能够用正当途径惩治的时候,这个时候,就是我们这样的人必然会出现的时候!”

“要记住——在这种时候,我们武者心中的正义同样不能被律法所限制!必将化作杀人的利刃,以杀止杀,以暴制暴,将这些人间败类无情清除!才是伸张正义。而不必担心什么天理轮回,什么法制道理!那些在现在,已经是狗屁不如!”

“对此,我唯有杀戮!”君莫邪微微的笑着,依然是面对着君无意,依然背对着身后正走来的大汉,衣袂飘飘,神情恬淡——

却在瞬间猛然回身,闪电般冲进了冲过来的那几名大汉之中,咔嚓咔嚓几声响,瞬间从他们之间穿过,君莫邪颀长的身影已经头也不回施施然的踏进了黄花堂门中。动作从容潇洒,宛若访友而来。

在他身后,一个大汉手中举着单刀,咽喉却已经变作了一个大血洞,另一人胸口心脏的位置明显的凹陷下去,第三人胯下血流如泉,还有一人脖颈被拧断,软塔塔的垂下脑袋。全毙!

直到君莫邪的身影消失在黄花堂大门口,四人的尸体才接二连三的倒下。这几人虽然只是普通人的身手,本身最多也只得两三品玄气,但君无意看得清清楚楚,君莫邪杀人,每人只用一招!不!应该说是只得一个动作!

但就只是这一个动作,却没有人能躲得过,甚至全无反应的思绪!

一击毙命,并无侥幸!

好可怕的杀人伎俩!

若是自己是否可以避过呢?君无意思索了片刻,若是自己在全神戒备的状况之下,避过却也不是难事,但莫邪的这手夺命杀招,绝对足以在公平交手之下秒杀一般的银品玄者,至于更高水准的高手……

君三爷猛然醒悟过来,侄子已经闯进去了,可别遇到什么危险,这个“黄花堂”既然敢如此明目张胆,可别在里面隐藏着什么高手,急忙跟在君莫邪身后,冲进了黄花堂飞身而入。一眼望去,大吃一惊。

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从进入黄花堂的门口开始,竟然已经横七竖八的躺着五、六具尸体,每个人的伤痕都是一样:咽喉一掌,喉骨碎裂!

君无意旋风般冲了进去,终于看到君莫邪的身影,在一个个房间的进入出来,从容而又快速,残酷而又优雅!里面刚刚察觉异常冲出来的人们,君莫邪无论男女,概不放过,他的面前有敌人,但他的身后,除了君无意之外,竟然没有一个活人!一个也没有!

君无意无疑是过虑了,黄花堂背后或者有极强的势力予以支持,但这里始终只是这组织的驻外机构,只是负责最外围的收买贩卖而已,根本就没有几个高手存在。而君莫邪的出手又是犀利狠辣到了极点,出来的几个护卫基本是一个照面就直接倒下,而另外的那些老鸨和花娘,虽然不懂武功,但君莫邪同样是出手不留情,仍是全无活口。

君无意这个已臻天玄境界的大高手跟在他的身后,居然全然没有出手的机会!充当了一个保镖,还是非常不称职的保镖,外加跟班兼看客的角色。

君莫邪脸色竟始终平静不动,出手如风,“卡”的一声,又有一个护院被他敲碎了喉骨,复又飞起的一脚,变换了一个角度之后,在重重刀影中正中右面的一个护院的胯下,那护院惨嘶一声,七窍出血,颓然倒地。

一路前进,一路鲜血,一路尸体!

轰!三条人影带着银灿灿的光芒冲破了内院门,站在门口。“你们是什么人?竟敢要上门滋事?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却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

“上门滋事?!我没有啊,我只是受人委托来杀人的!那里会滋事!”君莫邪笑吟吟的说着,说话间,手下脚下仍毫不放松,面前仅余的三个人同时分作三个方向扭曲着倒下。

一路杀来,一个也没有放过;地下横尸已经有四五十之数!

“好大的胆子!你是受了谁的委托?”中年人明显的有些色厉内荏:“你到底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是谁的地方?!”

君莫邪懒得理他,转头道:“三叔,我有点累了,这三个人交给你了,你也好活动一下筋骨,不过可要速战速决啊,这里到底是京城,马上就会有官兵来。”

“官兵?”君无意冷笑着点点头,突然身子一展,大鸟般飞上前去,淡蓝色的光采骤然闪现;优雅残酷!

“啊!——天玄强……”三人一声惨呼来不及说完心中的震惊,已经被击飞了出去。天玄强者对付几个银品玄者,根本就是摧枯拉朽!根本还没有出力,就已经完事。

君无意本不想滥杀,但现在君莫邪已经将事件故意的扩大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摆明了就是要赶尽杀绝。而且时间紧迫,君无意不得不一马当先开始扫荡,再说,此间中人怎么也算不得无辜,滥杀也就滥杀了!

虽然君三爷心中对君莫邪的做法仍是很不满意的。

正在君无意到处扫荡的时候,君莫邪飞快地冲进一个房间,一阵搜寻,然后“砰砰砰”几声,君大杀手将两个大箱子扔到了院子里,顺手提起一把刀,“啪啪”砍开,顿时白花花的银子,黄澄澄的金子,一张一张的银票散落的满院子都是。

君无意正在诧异,却见君莫邪已经提刀砍开角落里的几个房间,大吼一声:“都出来,拿了银子赶紧走!出去之后,往东面走!”顿时里面冲出数十个少男少女来……

等到最后打开一个密封的房门的时候,一股难以言宣的味道扑鼻而来,看到里面的情景,君无意突然感觉自己原先的犹豫和心中对侄儿的指责根本就是在纵容犯罪,包庇罪犯!

这里面,乃是一个个的大坛子,大坛子坛口处,竟是一个个面黄肌瘦的头颅,“啪”的打碎一个坛子,君无意禁不住睚眦欲裂!(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