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刻骨之恨!

<第四更!>

寒烟瑶临走之时告诉君无意,若是君无意能够到至尊神玄的境界,两人之间的事情或许会有希望。而那个时候,君无意虽然亦算是天纵之才,却也只不过只得金玄中阶的修为!距离至尊神玄的境界,相差的实在太遥远了,说是差天共地也不为过!

而在随后两年之间,天香国君家迭遭大败,君无意的两个兄长君无悔、君无梦均是莫名其妙的兵败身亡,而君无意也在一次征战之中,明明是胜局已定的情况下却被人暗算,导致大败,终生残疾,直至如今!

而慕雪瞳,则是当年随同寒烟瑶出来的有数的几个人之一,也是风雪银城之中除了寒烟瑶,唯一一个看君无意非常顺眼的人!两人当年便是兄弟相称。

身躯残疾之后,君无意万念俱灰,知道自己和伊人今生再也没有了在一起的可能,光阴如箭,弹指即逝,转眼十年已过,也只有在午夜梦回之际才能片刻相聚,却没想到今天,竟又收到了寒烟瑶的消息!

这一刻,在君无意的心中,简直就是翻江倒海一般!

君莫邪静静地听着,一言不发。他知道,君无意现在说这些话,其实并不是说给自己听的。而是他在心底憋了实在太久,此刻突然得到恋人的消息,心情激动,便会有一种强烈的诉说欲望。他现在需要的充其量只是一种情绪的发泄,只需要随便一个听众!而不管这个听众是谁,又是不是能够听得懂、听得进去!

哪怕此刻放在君无意面前一块石头,君无意照样能够对着这块石头将这些话完完整整的说一遍!

毕竟这十年来,压抑得实在太久!

夜凉如水,白雾如烟,而尘封的往事,就这么轻轻的宛如呢喃一般从君无意口中说出来,却如同一座沉重的大山缓缓压来,时间,在随着他的诉说在缓缓流逝着……

“君家终于再不复往昔之风光;当年大哥二哥离奇战死,我就在怀疑,是不是风雪银城萧家的人在暗中作祟?所以我立即开展了调查;但当时我武功低微,风雪银城做事又是极为隐秘,始终查不到什么;最终又轮到了我自己,在与敌方宇唐帝国作战的时候,那个时候本已经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只需再前进一步,就能大获全胜!但却偏偏在那个时候,宇唐阵中出现了几个玄气修为高明到了令人恐惧的绝顶高手,率领骑兵一阵冲突,瞬间将我战阵冲的大乱!”

“然后数名高手同时冲中军,尽都是天玄顶级修为!犹记得当时陈二麻子在嘶声大吼:‘三将军!快走!快走!’然后我就看见他殷红的血喷在了碧蓝色的玄气色彩中,然后就是乔猛、段七郎、小结巴……他们一个个的都在我面前,一个个的在我面前死了,被人杀了,他们临死前,看着我,就那么看着我,眼睛里只有两个字:快走!乔猛临死还抱住了一个人,却被打得全身骨头都断了,都碎了,只是不停的一边吐血一边吼着让我快走……”

“那一刻的我,简直就仿佛是在做着噩梦一般!他们的鲜血溅到我的脸上,湿湿的,腥腥的,很黏稠,那是我兄弟的血……”

君无意痛苦的低着头,皱着眉,说到陈二麻子大吼的那两句话的时候,君无意的声音也大了起来,犹如呐喊,然后又低沉下去,犹如呢喃,说到最后一句话,还忍不住用手在脸上用力抹了一把,似乎要抹去记忆中的,那战友为了自己逃走喷溅的鲜血……

“但我当时已经疯了,这些人,这些人都是我的手足兄弟,都是陪同我一起长大的,我们曾经无数次的一起喝酒,一起唱歌,一起打猎,一起出征,一起杀敌,一起庆功……,就这么短短的几个呼吸,就在我的眼前死的干干净净!”

“死的干干净净!!就在我的面前!那是我的兄弟!我的手足兄弟!!没有了,一个都没有了!!”君无意突然大吼一声,犹如咆哮一般,猛地扬起头,死死的闭住眼睛,眼角,两颗硕大的泪珠缓缓沁出……

“为了我!为了我惹出的祸!!!”

“我要拼命,我要杀了他们!杀光他们!杀!!”君无意嘶声吼了一句,却又无力的低沉下来:“可我的武功太低微了,太低微了,他们随便一个人就抓住了我,然后,然后往我的身体里面灌了某种药,之后又驱散了我的丹田玄气,然后更封闭了我的下半身的经脉!我没有叫,我只是死死的看着他们,一眨都不眨,虽然他们都蒙着脸,但是,只要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立即就能够认出来!”

“那时候我就知道,他们就是风雪银城的人!从那个鬼地方出来的人,一个个身上都带着寒气,那是恶魔的味道!我永远记得,他们在折磨我的时候,那种快意的笑声,嘿嘿嘿……”君无意两眼变得通红。

“……然后,哦,没有然后了,从那以后,我就是这副样子了,再也站不起来了;满肚子的仇恨埋在心里面,我不敢说出来;风雪银城实在太强大了,父亲大人若是知道了,定然会不顾一切的去报仇,可是君家……就算一百个君家,也不会是风雪银城的对手!若是勉强图一时之快,顶多只是送死更多的兄弟,最后,连君家也要一起消泯……”

“我的亲哥哥,为了我的事,死了,我居然还在健康的活着;我的兄弟们为了我,死了,死的干干净净,一个也不剩,而我,竟然仍然屈辱的活着,憋屈的活着;”君无意惨笑起来,笑得满脸是泪:“直到后来,我的两个侄儿,为了我的事,也死了;而我居然还没死!……莫邪,你是不是觉得,三叔真没用?真窝囊?真他妈的是个废物?”

君无意惨笑着,胸口剧烈起伏,这如山的仇,如海的恨,终于在这一刻犹如万里长堤决了一个口子,汹涌奔腾的倾泻而出。

君莫邪一直静静地听着,神色冷静,平静;听到君无意问话,他才沉思着,缓慢的开口:“在那种情况下,想死,实在是太容易;可是活下去,却又太难了;惟有死了,才是懦夫的行为;在这样的打击下能够活下来的,才是真正的勇士!”

“死了,一了百了;但活着,却需要承受的却太多太多了。能活着,而且没疯掉;三叔,你是好样的!”

君无意惨笑:“谁说我不想死?我……我太想死了!……可我不能死,不能死!莫邪,你爷爷三个儿子,已经死了两个!若是我再死了,你爷爷他,真的会崩溃的!那样,君家,就真的完了……”

君莫邪默然。

这些事情,憋在君无意心中太久了,今天先是见到故人,一个仇人一个朋友,又勾起了他的往事回忆;之后又接到昔日恋人的信物,让他心神加倍动荡,再加上他身体刚刚恢复,正是情绪最容易激动的时候,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说了这么多,一发而不可收拾。

“这些年来,一闭上眼睛,我两个哥哥就在责问我:无意,你为什么不为我们报仇?一闭上眼睛,我的兄弟们就在浑身鲜血的呼唤我,三将军,为我们报仇!为我们报仇!为我们报仇!”君无意攥紧了拳头,脸色狰狞,浑身绷紧的就像拉开的弓,掌心里丝丝沁出鲜血!

“就算在梦里,我也能感觉到,我兄弟的血,还是热的,新鲜的,一次次的在我眼前不住的流……”君无意俯下身子,双手捂住脸,肩膀不住的颤动……

君莫邪深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看着天上夜空,突然感觉到全身的血液一阵急速涌流,蛰伏已久的杀意井喷一般爆发了出来!

冷冷的笑了笑:风雪银城么?萧家?很好很好啊,有实力就可以为所欲为吗?呵呵,暂且,就将你当做我的目标吧。在我通往这个世界的巅峰的路上,我不介意顺便的踩一踩!

既然我现在是君莫邪,那么,君家的耻辱和荣耀,我就要背负!风雪银城萧家?哼哼哼,只需几年的功夫,本邪君让你萧家连一只老鼠都不会剩的下!

远远的暗影处,君战天黯然而立,看着自己唯一的一个儿子,唯一的一个孙子,君老爷子心中百感交集。

老三啊,你心中的苦,我难道真的会懵懂不知吗?风雪银城萧家,我何尝不想报仇?难道你以为这些事情你不说,就真的能够瞒得过我吗?

这些年来,血海深仇哪一日不在我心中?可是我们身后,还有君家,还有后代子孙,数万人的跟随者!若是君家就这么意气用事的拼出去,君家绝后还是次要的,朝中政敌会将君家整个派系连根拔起,那可是血流成河的事情……

静静的站立一会,君老爷子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夜风中。

只剩下这叔侄二人,一坐一立在夜风里,静听风声呜咽,如泣如诉……

深秋的萧瑟,一夜间飘过天香城。

秋日渐过!

秋风中,表面异常宁静的天香城,暗地里却是波分浪卷,汹涌澎湃。最少有数百只传讯的禽鸟扑棱着翅膀,飞上了夜空,画出一道道优美的轨迹。

也有许多的高级玄者,蓦然的结束了长年累月的闭关修炼,一个个从各自的隐身之处走出来,然后穿梭在天香帝都的大街小巷,努力的倾听着任何一点小道消息,注意着任何的反常行动。就像是一个个最是尽职尽责的捕快,严密地注视着京城的阴暗面。

而整个大陆上,在短短数日之间,更有许多人接到消息的人都陷于激动之中,恨不得一步就飞到天香城来。

<额,这几天埋头码字,日子过糊涂了。前几天莫名其妙的整出来一个四月三十一号,今天双倍月票时间也搞错了,晕死。不过这几天,天气很让我无语,大前天,偶还穿着棉裤,前天,偶换上了秋衣秋裤,昨天下了一场冰雹,今天居然是光着膀子穿着大裤衩……古人云:弹指间沧海桑田,三天内春夏秋冬。原来真是如此……>(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喜欢异世邪君请大家收藏:()异世邪君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