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8章 皇陵

自太子降生之日起,京都便沉浸在一片喜庆之中。

这种喜庆,大抵会持续到元宵之后。

年节到元宵之前的这些天,往年向来都是休朝的,今年则是政令频发。

首先自然是太子的册立,这是关乎万民生计的大事。

而后,朝廷则是对外宣布了对于赵国的援助,帮助赵国,抵御齐国。

与武国的正式建交,从此以后两国平等,互惠互利,算得上是第三件大事。

赵颐的算盘打空了,杨彦州即将无功而返。

“这次,怕是送不了李兄了。”

杨彦州三天之后便要离开,李易会比他多留几天。

李易看了看他,摇头道:“老老实实的守着你们的齐国不好吗,非要这么折腾……”

杨彦州笑了笑,说道:“陛下常说,人的一辈子,只有短短的几十年,过去了,就不能回头。既然如此,不妨大胆一些,见想见的人,做想做的事,不枉在这世上走一遭。”

李易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赵颐有做哲学家的潜质,而且还是鸡汤哲学家。

不过,那是他的事情了。

女皇控没有资格嘲笑一个皇帝控,赵颐想做什么,那是他的自由。

他点了点头,说道:“那便祝他好运了……”

杨彦州点点头,说道:“陛下自登基以来,夙夜操劳,龙体抱恙,染了数月的风寒,也不见好,便承李兄的吉言了……”

卫良在杨彦州离开的第二天离开。

武国和齐国都是刚刚稳定政权,但两国走的方向却截然不同。

赵颐想要通过对外征战来增强国力,杨柳青走的是稳定安邦的路子,这也是李易一开始为她制定的计划。

“我们离开的时候,国内百姓对陛下已经近乎归心,皇都某些大族,在陛下入京的时候,提供了很大的援助,若非如此,我们也不可能如此快速的攻下皇都。”

卫良说了一句,又摇了摇头,说道:“不过,在陛下登基之后,那些大族却是联合起来,对殿下形成了颇多掣肘……”

武国和景国齐国都不同,杨柳青起义的时候,利用的便是地主和农民,门阀和乡绅的矛盾,从根本上说,动的便是那些豪族的利益。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那些占据了极大资源的大族不可能被尽数消灭,这之间,需要有一个平衡,而这个平衡,不是那么容易达到的。

李易前几日已经得到消息,如意已经去了武国。

等到京都事了,他们会先回如意城,停留些日子,再去武国。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过些日子,我会去皇都看看的。”

卫良脸上露出喜色,说道:“那便再好不过了。”

卫良走后,李易也走出小院,屋顶传来说话的声音。

“小蕊,我马上就要走了,你要想我哦……”

“父皇说了,等到弟弟在长大一点,我就能去找你了……”

“长大一点是长到多大啊?”

“哎呀,很快啦……”

“一个月吗?”

“最少,最少也要等到一年啦……”

“啊,要那么久……”

“是有点久啊,不过到那时候,我们都长大了,你要不娶我吧,这样我们就不用分开了……”

“好啊!”

“如果李伯伯不同意怎么办?”

“那,那我们就私奔……”

……

李易不知道李家大少爷已经策划着和皇家长公主私奔的事情,他出了王府,便来了皇宫。

他和明珠站在一座宫殿之前。

这是一座独立的宫殿,被高高的外墙围起来,形成了一座封闭的院子。

皇宫里面其实已经不太有什么人居住了,李轩他们住在芙蓉园,太后太妃也住在芙蓉园,先帝的其他妃子,也被李轩安排在了其他的别苑。

皇宫已经成为了一座囚笼。

而这座宫殿,更是囚笼中的囚笼。

囚笼之中,自然会有犯人。

“放我出去,你们这些逆贼,逆贼!”

“救驾,救驾,禁军何在,还不快来救驾!”

“给朕开门,朕要上朝,这朝堂没有朕不行,景国没了朕不行!”

……

这是一道几乎被李易忘却的声音。

蜀王被擒住的时候,他的疯病是装的。

李轩将他关在了这里,吃喝不愁,每隔一段时间,便会送些书籍进去,让他解闷,但他却不能走出这座宫殿一步。

这座殿门,除了底下一个送饭和传递东西的小洞,已经有许久没有打开了。

李明珠看了看前方的一名宦官,说道:“开门吧。”

“是!”那宦官从怀里取出钥匙,插进锁眼,将锁头打开。

李易走上前,单手覆在殿门之上,用力推开。

吱呀……

很快便响起了一声沉重的近乎腐朽的声音。

坐在前殿院中的一名男子,衣衫凌乱,蓬头垢面,看上去像是一个乞丐。

他怔怔的看了看打开的殿门,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大喜道:“有人来救驾了吗,等朕出去了,就封你为宰相!”

他飞快的从地上爬起来,向外面狂奔而去。

奔行至一半,看到门前的人影,脚步忽然顿住,脸上露出惊恐至极的表情。

像是看到了什么吃人的妖魔,他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向后方狂奔而去,跑到大殿之内,迅速的关上殿门。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殿门之内,传来了惊恐至极的声音。

李易没有强行进去,虽然这对他来说非常简单。

他在殿门口站了片刻,将一坛酒放在殿门之前,和明珠离开。

不知过了多久,殿门才缓缓打开。

蜀王靠在门上,将那坛酒拎起来,怔了片刻之后,拔出酒塞,仰头猛灌。

酒水灌进他的脖子,他仰头大笑,眼中却是笑出了泪水。

他猛地将酒坛摔碎,大声道:“我要见李轩!”

……

蜀王再也不吵着要当皇帝了,从那座囚牢般的宫殿中走了出来,进了一座陵墓,在那座陵墓之内,他不再被限制自由。

那是一处皇家陵园,崔贵妃自缢身亡之后,李轩特意恩准她葬在那里,除了皇后和贵妃以及特别受宠的妃子之外,历代帝王的嫔妃都葬在那里。

而李易所在的,是真正的皇陵。

他带了一大坛酒,几碟小菜,一碗银耳莲子羹。

银耳莲子羹的火候有些太过,银耳都煮散了,很影响口感,以李易的厨艺,本不该出现这样的失误。

然而,先帝请他吃的第一顿饭,就是这个味道。

常德站在他的身后,微微失神。

李易的对面也摆了一副碗筷,却是没有坐任何人。

他笑了笑,说道:“陛下啊,隔了这么久才带酒菜来看你,希望你不要见怪……”

他将那坛酒拆封,将小半坛都倒在了地上。

“景国越来越好了,这都是您的功劳……”

“李轩这家伙不想当皇帝,我也不能逼着他,以前答应您的,可能做不到了……”

“还有啊,我承认您很英明,但您真生了一个傻儿子……”

“不过生的女儿都挺好……”

……

李易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自顾自的喝着,不知不觉间,便将剩下的大半坛酒喝了个精光。

他醉眼朦胧,趴在桌上,喃喃道:“平日里没有人敢带酒来这里,这次您可以喝个痛快,以后我尽量每年都来看你一次……,可千万别再梦里踹我了。”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