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5章 还是那个景王

十年前,甚至五年之前,大殿上的每一位官员,都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他们能见识到如此的大朝会。

政治,经济,人口,农事,商业……,几乎是他们能想到的每一个方面,都在以一种喜人的速度蓬勃发展。

以前他们看不到景国的未来,是因为迷茫。

现在他们依然看不到景国的未来,是因为景国的发展之快,已经远远地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范围。

当然,大朝会给百官带来的不仅有喜,还有忧。

尤其是在蜀州刺史陈冲上奏之后,朝堂之上,几乎有一小半的人都变了脸色。

怀疑,震惊,难以置信,以及浓浓的懊悔。

这是蜀州刺史陈冲第一次参加大朝会。

无论是立于朝堂十数年数十年的老臣,还是近些年朝堂上的新晋官员,对于陈冲这一个名字,都不陌生。

曾经的陈国公府,是何等的显赫,不说一手遮天,但在大街上扔块砖都能砸着一位侯爵的京都,陈家,已然是位于最顶层的那几个家族之一。

陈家曾经辉煌过,而后因为牵扯到崔家谋逆一事,一夕之间没落,到后来,更是彻底的消失在京都。

有人知道他在景王的封地做了蜀州刺史,有人则是彻底的将他遗忘。

今日,这位京都曾经的风云人物,再次走到了众人的视线之前。

他带来了几个消息。

在这五年间,蜀州的人口,已经正式的超越了京都,成为了景国第一人口大城。

蜀州去年的税收,是整个景国税收的两成。

这倒是没有超过,给他们留了一些颜面。

但那只是一个蜀州,蜀州的税收是景国税收的两成,便说明蜀州一个州,已经抵得上景国十余州。

但这,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

因为早在五年之前,朝臣们一致商议,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将蜀州五十年的税收权全都送给了景王,他们甚至将整个蜀州都送给了景王,当时还想着要不要再多送两个……

当时他们想着,只要他能离开京都,怎么都好。

五年之前,景国一个州,抵得上十余个蜀州,五年之后,一个蜀州,抵得上景国寻常十余州,翻了何止百倍。

这只是五年而已,五十年后的蜀州又如何,无人知道。

满殿朝臣,肠子已悔青。

他们不由的转头看向伫立在最前方的那道身影,心中不知是惧,还是敬……

李易一直在看着大朝会的推进。

景国各州府的官员述职完毕之后,接下来便是各国使臣的觐见。

数年之前,景国积弱,齐赵两国的使臣在景国金殿之上,如同在自家花园,言行举止,颇多不当。

而如今,情形则全然不同。

诸多小国使臣,奉上厚重的礼物之后,隐隐的表示出臣服之意。

武国使臣没有送礼物,女皇陛下只是遣人送了一封国书。

武国与景国于景和五年正月,正式建交,此后当为友好邻邦,互不侵犯,取消贸易壁垒,互相通商……

赵国使臣送来的礼物很厚重,因为他们是来求助的,齐国的军队,已经快要逼近他们赵国皇城,若是景国不施以援手,用不了多久,赵国就会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齐国使臣表现的,虽然没有武国那么热络,但也表达出了建交的意思,他们觐言的时候,赵国使臣从头到尾都板着一张死人脸……

大朝会从早上开始,历经数个时辰,直到快要下午才结束。

几位老将以及朝中的一些老臣,早在大朝会开始之前,就被李轩赐坐了,那些年轻官员,则是全程站立,在大朝会结束之后走出来的时候,几乎都是一瘸一拐的。

区区几个时辰,李易自是没有什么感觉,大朝会散了之后,他最先离开。

没走多远,身后就传来急促的声音。

“景王殿下,景王殿下!”

这声音很熟悉,李易转过身,看到卫良正向这边小跑而来。

卫良此次是跟随武国使臣一同过来的,李易刚才看到他了,只是当时的环境下,不好说话。

李易与卫良已经许久未见,笑了笑,看着他问道:“你们的女皇陛下还好吗?”

卫良脸上露出笑容,说道:“陛下刚刚登基,一切都好,就是每日国事繁忙了些……”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明珠如此,杨柳青也是如此。

武国才刚刚安定,百废待兴,她自然要格外忙一些,也有很多以前不曾接触过的事情要去学习。

不过,他身边有王老头他们看着,也不会出什么大错。

“李兄,许久不见。”

另一道声音从身旁传来,李易偏过头,看到的是刚刚从殿内走出来的杨彦州。

他这次是代表赵颐出使的,目的自然是阻拦景国对赵国的援助。

不过,景国朝中,对此早已有定论。

虽然景国和和赵国有旧怨,但齐国野心勃勃,绝对不能看着齐国坐大,在半月之前,出兵阻拦齐国,援助赵国的命令,就已经加急传了出去,到如今,想必齐赵边境的景国军队,已经有所动作。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你不跟在赵颐身边,来这里做什么?赵颐不会不知道,这件事情,派谁来都没有作用。”

杨彦州笑了笑,说道:“有没有用,总要试过才知道。”

“现在试过了,有用吗?”

杨彦州苦笑着摇了摇头。

李易懒得和他说这些事情,随意的挥了挥手,说道:“出来之前,锅里还炖着汤呢,不谈国事的话,有空可以来景王府坐坐……”

“一定!”卫良挥了挥手。

杨彦州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彦州明日便去拜访李兄。”

……

从殿内走出来的百官,看着景王殿下和齐武两国使臣谈笑风生,显然不是第一次认识的样子,皆是露出惊诧之色。

他们自是不会觉得景王有通敌叛国之嫌,只是,连齐国和武国的使臣看起来都与他相交甚好。

无论在不在京都,景王依旧是那个景王……

一名官员看着景王的背影消失,快步上前几步,对徐徐而行的沈相说道:“沈相,蜀州,蜀州不能就这样交给景王啊!”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