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2章 他回来了

被景王请客吃饭,整个京都,有这种资格的,不过寥寥数人。

这些年轻人此刻所感受到的,自然不是受宠若惊,而是心惊胆战。

他们心中后悔至极,今日为何要凑这个热闹,此刻进退两难,却是不敢再挡路,纷纷退到角落之中。

而他们身边陪着的下人,则是匆匆离开。

至于那肿胀着脸的年轻仕子,已经面如死灰,瘫软在地,连嘴唇都无法动弹了。

李易回头看了看那胖子,说道:“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吃点?”

“不用了,不用了……”彭二连忙摇头,说道:“多谢景王殿下……”

这张桌子旁边坐的,一位是寿宁公主,一位是景王殿下,他把假试卷卖给了景王殿下这件事情,已经够他吹嘘一辈子了,和景王殿下以及寿宁公主同桌吃饭------他彭胖子何德何能,祖坟上的青烟都不敢这么冒。

李易不再勉强,看了看他,问道:“你也算是有手有脚,这张嘴用来做生意稳赚不赔,以后这种坑蒙拐骗的事情,还是少做为好。”

彭二身旁的女子噗通一声跪在李易身前,慌忙道:“彭大哥倒卖假卷,只是为了给小女子重病在床的母亲治病,还请殿下饶过他这一次,我们以后一定会把那些钱还上的!”

“他倒卖假卷是不对,但那些意图作弊的人,也算不上什么正义之士……”李易摆了摆手,说道:“以后改过就行了。”

彭二点了点头,说道:“小人一定牢记景王殿下教诲!”

李易看了看他,忽然问道:“有没有兴趣来景王府做事?”

他和彭二有过两次短暂的接触,他倒卖假试卷这种事情看上去虽然很掉档次,但是能在京都所有假卷贩子中脱颖而出,成功的吸引到了那么多的仇恨,就说明他这个人,还是有很多可取之处的。

毕竟,京都倒卖假卷的奸商那么多,被当街殴打的,就只有他一个。

这种人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他们这次离开之后,李家的生意还需要一个靠谱的人打理,这彭二好好培养一番,可堪大用。

彭二闻言先是一怔,意识过来之后,立刻便跪倒在地,激动道:“多谢景王殿下,多谢景王殿下!”

李易摆了摆手,示意彭二起身。

一名身着官服的中年男子从门外走进来,整理整理了衣摆,恭敬的说道:“下官京城令林达,见过景王殿下,见过寿宁公主。”

李易走的时候,京城令还是刘大有,现在刘大有变成京兆尹了,这位新的京城令,倒是一个新面孔。

他的脸色有些惶恐,说道:“下官管教不严,惊扰了两位殿下,请殿下责罚!”

李易看了看这位京城令,问道:“当街殴斗,罔顾人命,依律如何?”

中年男子看了看那脸色肿胀的年轻人,立刻道:“殿下放心,此案下官一定严查,依律处置!”

李易看了看寿宁,问道:“吃饱了吗?”

寿宁点了点头,说道:“饱了。”

李易站起身,看着这京城令,说道:“这里就交给林大人了。”

京城令立刻躬身:还请殿下放心!”

李易对秦和挥了挥手,“走了……”

“送殿下……”

京城令立刻躬身:“殿下慢走!”

李易和寿宁走出酒楼,与彭二以及那女子分别,向景王府的方向走去。

这偌大的京都,能和他好好说话的人,没有几个了。

秦和是一个,他活得虽然虽然禽兽,但也潇洒,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管外界风与月,这才是真正看透世事的聪明人。

酒楼门口,吴二望着李易消失的方向很远,才收回视线。

吴二挠了挠脑袋,喃喃道:“殿下和以前,似乎不一样了,可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

秦和笑了笑,说道:“以前的景王殿下,就像是一把利剑,锋芒毕露,现在的殿下,仍然是一把剑,只不过,却将剑锋藏了起来……”

吴二挠了挠脑袋,虽然还是听不懂,不过早就习惯了五爷不说人话……

走进酒楼的时候,京城令走上前,笑着说道:“酒楼的损失,我会让人加倍赔偿……”

“加倍就不用了,原价赔偿即可。”秦和摆了摆手,“先行谢过大人了……”

京城令心中一动,这酒楼掌柜和景王看上去颇为熟稔,背景应是不小,脸上再次露出笑容,说道:“应该的,应该的……”

走出酒楼之后,十余名年轻公子,有大部分都松了一口气。

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颇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一人长舒口气,说道:“还好,还好没有得罪景王……”

“据说,数年之前,景王还不是景王的时候,就是因为得罪了他,京都数个顶级家族的公子,被尽数拖到宫门口杖刑,好几个月都下不来床……”

“还有一次,十余位朝中重臣,都要亲自去某个酒楼领回自己晚辈,可谓颜面尽失……”

……

众人松了一口气之余,看着人群中的一人,感激道:“刚才多亏郑兄提醒,要不然,这次就要酿成大祸了!”

被他们称为“郑兄”的年轻人,此刻脸色依然苍白,看了看他们,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你们,你们以为,这就结束了吗?”

他将手心上的汗水在衣服上擦了擦,这些人没有经历过一些事情,又哪里知道,曾经整个京都都被景王支配的恐惧……

这根本不是结束,这只是开始。

景王回来了,这京都,怕是又要发生一场巨大的震动。

某处官员府邸。

刚刚赶回家中的某官员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脸惊恐的问道:“你们刚才和景王发生冲突了?”

“没有冲突,没有冲突!”那年轻人立刻说道:“我们只是去看热闹,绝对没有和景王殿下起冲突……”

“看热闹?”那官员抄起一根竹棍就敲在他的身上,怒道:“景王殿下的热闹,是你们能看的?”

年轻人看了看他,试探道:“爹,景王,景王他什么也没说,就让我们离开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吧?”

“你懂个屁!”中年人再次瞪了他一眼,便立刻走出房间,大声说道:“来人,备上一份厚礼,越厚越好……”

于此同时,京都许多官宅,都有车马满载礼物,向着同一个方向汇聚而去。

薛府。

薛老将军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笑道:“小兔崽子,每次回来,都要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也不知道先来薛府瞧瞧……”

一名老妇帮他再次添上一碗酒,说道:“景王殿下现在身份不一样了,你见了他,可不能再像这样……”

“景王又怎么了?”薛老将军撇了撇嘴,说道:“景王当初上朝靠着睡觉的柱子,还是老夫借给他的!”

曾府。

这一日,已是户部尚书的曾仕春,换上了一身便装,走出府门。

京兆尹府。

这一日,京兆尹刘大有没有带任何随从,匆匆出门……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