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1章 一起吃点?

酒楼后宅。

秦和微笑的看着李易,拱了拱手,说道:“见过景王。”

吴二站在他的身边,憨厚一笑,表情有些不好意思。

秦和看了看身旁,又道:“这是景王殿下,还不快快行礼。”

四名女子站在他的身侧,异口同声道:“见过景王殿下。”

这四名女子中,有一位李易认得,便是数年之前,以一桩冤案,搅动了整个京都的风云,使得褚家从兴盛到败亡的那位林琴林姑娘。

另外几位,则是从未见过。

四人见礼之后便离开,秦和看着他,解释道:“她们三个,都是琴儿的姐妹……”

解释的再多,也掩盖不了他是一个禽兽的事实。

他干脆别叫秦和了,改名叫禽兽吧……

李易看着他,微微摇头,说道:“数年不见,五爷竟是禽兽至此……”

秦和看了看坐在李易身旁的寿宁,微笑道:“和景王相比,彼此彼此……”

大家都是禽兽,禽兽和禽兽,总会有一种属于同类的亲切感。

李易左右看了看,问道:“五爷不在秦府,什么时候做了酒楼掌柜?”

“秦府太大了,却没几个人,住着不习惯。”秦和笑了笑,说道:“父亲走了以后,我便将秦府卖了,买下了这座酒楼,闲时做做掌柜,也还不错……”

秦相在一年之前,就已经离世了。

这位老人为景国奉献了一辈子,晚年家破,身边只余一子,秦家崛起于秦相,也终结于秦相,好在他人生中的最后这几年,也还安稳,并不像褚太傅,落得一个万人唾骂的下场……

褚太傅于三年之前,便已郁郁而终,褚家也随之成为历史,一代太傅帝师,沦落至此,可悲也可叹……

“父亲临终的时候,一直想要见你一面。”秦和帮他添满茶水,说道:“那几年,褚太傅人人唾弃,人们开始称呼父亲为景国文骨,他说他哪算得上什么文骨,就是一把老骨头,有一点读书人的坚守而已……”

秦和抬头看了看他,说道:“他说你才是景国的骨头,真正的骨头,你出现之前,景国没有骨头,现在有了,可惜他只能看到景国有了骨头以后,站起来,往前走一步,两步,看不到更远了……”

李易看了看他,忽然问道:“你不恨他吗?”

……

“恨,当然恨。”秦和点了点头,说道:“他是一个好丞相,不是一个好父亲,要不然,秦家现在也不会沦落至此……”

“不过……”他说着说着就笑了,摆了摆手,说道:“都过去了,现在一切都挺好的,人还是要向前看,不要总回头……”

秦和此人,李易给不出什么评价。

他是他见过的,为数不多的明白人,他对他有些欣赏,也有些佩服。

或许,还因为两人在某方面,一样的禽兽。

秦和喝了杯茶,说道:“景王此次回京,京都竟是没有一点儿消息,秦某还真有些奇怪……”

李易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

无非就是他每一次回京,都会将京都闹得一个鸡飞狗跳,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回来了,这一次,则是低调的有些过头。

他笑了笑,放下茶杯,站起身说道:“马上就有消息了……”

哗啦!

酒楼之中,半边脸肿胀的年轻仕子掀翻了一张桌子,怒道:“人呢,给我出来!”

随着他走进酒楼,十余位年轻人鱼贯而入。

这些人气质出众,衣装华丽,一看便非常人。

在他们身后,迅速涌进来一群官差。

彭二坐在最里面的凳子上,看到这阵势,身体颤了颤。

这十余人,可都是京都有名的官家公子,这些人怎么会被惊动的?

他立刻小声对身旁的女子说道:“快,快到后面去,让那位兄台千万不要出来!”

他说完才意识到,用五文钱买走假试卷的,不是普通人,那可是当今驸马,而且,还有公主殿下在他身边,他有什么好怕的?

该怕的,是那些人啊!

此时,李易和寿宁已经从后面走了出来。

肿胀着脸的仕子指着李易,大声道:“就是他!”

他身旁的一名年轻人看了看他,皱眉道:“你们几个人,被他一个人打成这样,需要到县衙来搬救兵?”

他身后一人笑了笑,说道:“早知道就不过来看热闹了,浪费了那一桌酒菜……”

两人说话间,并没有发现,在他们身后,有数人已经面色大变,嘴唇不住的颤动,甚至连站立也都站立不稳。

李易转头看着秦和,说道:“好不容易占你一次便宜,把你们这里招牌菜都上一份……”

秦和看了看吴二,说道:“去安排吧……”

“死到临头,还想着吃饭!”那年轻仕子半边脸肿胀,说话都有些不太利索,指着李易,说道:“就是他!”

他身旁的年轻人看了看身后的衙役,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先带回县衙吧。”

酒楼的客人早在这些人进来的时候就跑光了,李易和寿宁挑了一处桌旁坐下。

那一队衙役来到他们身边,见两人如此淡定,倒也不敢轻举妄动。

刚才命令他们的年轻公子见此正要发怒,被身后一人拽了拽。

那人声音颤抖的说道:“那,那好像,好像是景王……”

“景王?”年轻人闻言一怔,一时间没有想起来京都有个什么景王,下一瞬,等他反应过来之后,双腿便开始有些发软,额头上冷汗直冒……

他的父亲调任京都,担任京城令不过才两年,但他对于这位传说中的景王,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这是曾经以一己之力,搅动整个京都,搅动整个景国,影响天下大势的人物……

他现在双腿发软,但是却又不能发软。

他强行提起几分力气,快步向前两步,大声道:“住手!”

那一队衙役见自家公子开口,立刻退到一边。

年轻人深吸口气,上前两步,躬下身子,颤声道:“见,见过景王,景王殿下,这,这是误,误会……”

噗通!

有人双腿发软,不是说话结巴的年轻人,而是彭二。

他卖给假试卷的人,不是驸马,是景王!

不,还是驸马,景王就是驸马!

景王就是驸马,驸马就是景王……

他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大秘密。

他会不会被灭口?

“参,参见景王殿下……”

“参见殿下!”

……

那十余人见此,也一个个的哆嗦着走上前,面色发白,纷纷躬身行礼。

他们此刻心中懊悔至极,吃饭喝酒好好的,为何偏偏要凑这个热闹?

一群人几乎将桌子围了个圈,李易回头看了看他们,说道:“都站在这里干什么,要不要坐下一起吃点?”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