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7章 快来救我!

“母妃……”

寿宁的脸色变的苍白,母妃是最疼她的,在娘娘催她成亲的时候,都是站在自己这一边,可这一次……

她拉着燕妃的手,摇了摇头,说道:“娘,我还不想成亲。”

这一次,燕妃并没有由着她的性子,摇头道:“凝儿,你已经长大了,做事不能只想着自己,也要考虑到皇家的颜面,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我和娘娘,一会儿就去找你皇兄。”

母妃这么说话,便是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了。

寿宁难以置信的看了看她,咬着嘴唇,转身跑出了宫殿。

殿内,燕妃身边的宫装妇人摇了摇头,说道:“等到以后,她就会明白我们的用心了。”

已经是太妃的燕妃娘娘,转头看着太后,说道:“凝儿如今已经十八岁了,按照我景国婚律,正是适婚的年纪,再拖两年,也不算晚,倒是明珠,姐姐还要多费些心……”

说到明珠,妇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之色,说道:“妹妹你不是不知道,以明珠的性子,若非她自己想嫁,别人是勉强不来的。”

她叹息口气,说道:“实不相瞒,关于此事,宁王二人,已经催了我无数次了。”

燕妃只是笑笑,说道:“说的也是,明珠不想做的事情,便是陛下也强迫不得,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件事情,明珠心中怕是早已有打算,我们无须忧心的……”

“便是她心中已有打算,也该告诉我们一些,等到过几日,我再找她说说。”宫装妇人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又道:“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倒是凝儿的事情,需要轩儿尽早安排……”

芙蓉园在数年前就已经变成了第二个皇宫,事实上,除了平日里的早朝以及定期举行各项典礼之外,原先的皇宫,已经没有了多少用处。

当然,原本守卫皇宫的禁军,大部分都转移到了芙蓉园。

禁军巡逻芙蓉园的时辰不是固定的,从外到内,每一道防卫,每天的巡逻频率都在变,算学院提供了数百种算法,每天都会随机抽出一种出来,原则上来说,没有人能够摸清禁卫的巡逻规律,自然也没有人能从外面闯进来。

一队禁卫刚刚从某处宫墙外巡逻过去,没有半柱香的功夫,又从另一个方向巡逻回来。

他们的身影第二次消失之后,一个小小的包袱,从宫墙里面被扔了出来。

随后,一道身影便轻飘飘的越过院墙,稳稳的落在地上。

女子拍了拍手,打算寻找刚才扔过来的包袱时,才发现自己的包袱被一个灰衣老者拿在手里。

那老者手中拎着包袱,看着前方那名穿着束身劲装的女子,说道:“公主殿下,您要去哪里?”

寿宁看了看他,面色平静的走到他的身旁,从他手中拿过包袱,说道:“我要去书院,你要拦着吗?”

老者看着他问道:“殿下要去书院,为何不走正门呢?”

“这里是我家,我想走哪里就走哪里,我练习轻功不行吗?”寿宁看了看他,向前方走去时,那老者的身影再次出现了在了她的身前。

老者平静的说道:“太妃有令,在陛下为您选到合适的驸马之前,您不能离开这里。”

寿宁往左,那老者也往左。

寿宁往右,那老者也往右。

寿宁看了看他,知道以她的本事,远不是这位灰衣供奉的对手,脸上露出泄气的表情,又将那包袱重新扔了回去。

亲眼看着她再次翻越宫墙,那老者站在原地,并未走动。

直到小半个时辰之后,刚才那个熟悉的小包袱,又被人从宫墙之内扔了过来。

老者伸手接过包袱,又随手扔了过去。

宫墙另一边,正准备再次翻过去的寿宁,接过从外面飞回来的包袱,狠狠的跺了跺脚,嘟囔着离开。

她回到自己宫殿的时候,李轩已经在那里等待了。

看着她气呼呼的坐下,李轩走过去,说道:“太后和太妃的要求,皇兄不好拒绝,你不要怪皇兄……”

“你们都欺负我!”寿宁看了他一眼,生气的说道:“我要给先生写信,先生不会让你们欺负我的!”

李轩思忖了片刻,说道:“那你快写,写完了我差人帮你送去。”

寿宁咬了咬牙,说道:“我现在就写!”

……

庆安府,柳叶寨。

如今的柳叶寨,早已不同往日,从山上到山下,修建了一条条宽阔的道路,新的柳叶寨,在原址上扩大了数倍,其中商铺林立,酒肆勾栏不计其数,繁华非常。

不过,位于最后方的寨子的原址,却被保护了起来,不许外人进入。

而后山之上,更是不容许他人踏入的禁地。

后山,李易将一把拂尘插在一座坟头,至此,他就算是完成那道姑临终前的所有请求。

“柳擎……”老常站在他的身后,看了看那座有一半都沉进土里的墓碑,说道:“二十多年前,他一个人便搅动了整个武林的腥风血雨,若是他没有早逝,如今的武林,便应该是他的武林了。”

老丈人也曾经独霸武林,不过现在还记得他的名字的,也没剩多少人了。

李易在坟头上了几炷香,这才站起身。

两人重新走回官道之上,一名男子走上前,说道:“王爷,盟主半个月前来了这里,几个州的勾栏这些天陆续传来消息,属下据此推测,盟主应该是去了京都。”

“我知道了。”李易点了点头。

那人又从怀里取出一封信,说道:“这封信,是从如意城送来的。”

信是从如意城送来的,但却是寿宁写的。

她的信送到如意城的时候,李易早就已经离开了,如仪又让人将这封信送了过来。

李易拆开信封,这封信很短,字迹有些凌乱,说明她写的很急。

她在信里说她还不想嫁人,但是太后和太妃却硬逼着她挑选驸马,皇兄不仅不帮她,还一直推波助澜……

“先生,快来救我!”

这是她写的最后一句。

常德看了看他,说道:“别忘了你答应先帝的话。”

“放心。”李易点了点头,说道:“她不愿意的事情,没有人能逼她。”

……

京都,晨露殿。

虽然在芙蓉园也有寝宫,但是李明珠白天处理政事的时候,还是习惯在晨露殿。

她的身后,寿宁趴在一张矮榻之上,赤着双足,翘起小腿,一边舔着糖人,一边晃悠着双腿。

李明珠批阅了一封奏章,转身向后看了看,说道:“各地的年轻俊杰都已经到了京都,马上就要开始选驸马了,你还能坐得住?”

寿宁将面前的《鸳鸯帕》重新翻开新的一页,说道:“能啊,怕什么,反正先生会来救我的……”

她将糖人一口吞下,看着李明珠,眨了眨眼睛,问道:“有好几年没有见到先生了,皇姐,你想不想见他啊?”

李明珠没有答话,寿宁从床上下来,说道:“反正我想,这次我要和先生一起走……”

李明珠摇了摇头,重新打开一封奏章。

不过下一刻,她便将奏章合上,目光望向了殿外。

一名白衣女子从殿外走进来,看着她,淡淡的说道:“好久不见。”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