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2章 宗师之殇

李易觉得上天也太不公平了。

同样是距离宗师只有一线之差,为什么他亲了如意,如意突破了,他就一点提升都没有。

而且她的突破,是那种厚积薄发,一突破就吓死人那种,刚成为宗师才一个时辰,就可以把在宗师境界停留了几十年的道姑吊着打。

这一个吻虽然既幸福又美好,美好的冒泡……

但也让他心中的某一个美好愿望------有朝一日能够翻身做主的愿望,彻底的成为了泡影。

他有些郁闷的看着如意,说道:“要不,你再亲我一口试试,说不定我也能突破呢……”

柳二小姐白了他一眼,转身向前面走去。

李易急忙追上去:“要不,我亲你也行啊……”

……

胜州城外,荒村小院。

房间之内,血腥扑鼻。

那道姑手握拂尘,缓缓坐下,房间里面血流了一地,躺在地上的四名紫衣人,痛苦呻吟不止。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掩着嘴,轻咳了几声,将嘴角溢出的血迹拭去,声音不带有任何感情。

一名紫衣人躺在她的脚下,喉咙里发出破风箱一般的声音,不断的咳出血沫。

他咳了许久,才道:“属下……,属下从二十年前开始,就跟着娘娘,落到今日的结局,都是……,都是咎由自取……”

他说完一句话,似乎是耗光了力气,胸口起伏不定,停了许久,才继续说道:“属下不求娘娘饶命,只求娘娘能给属下一个痛快,也不枉属下这些年来,一直跟在娘娘身边……”

中年道姑看着他,轻声道:“是护法让你们这么做的吧……”

四名紫衣人没有一人开口。

“出来吧……”道姑再次咳了一声,说道:“出来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做?”

吱呀……

房间的后门被人推开,一道身影从后方绕进来。

“姑姑……”方玉站在房间里面,看着她,叹了口气,说道:“你不要怪我……”

中年道姑将拂尘放在桌上,目光望向他,说道:“给我一个理由。”

“需要什么理由呢?”方玉摇了摇头,说道:“只有姑姑死了,圣教交到我的手里,我才能做我想要做的事情,做护法有什么意思,做娘娘有什么意思,做皇帝才有意思,姑姑你明白吗?”

“我想做皇帝……,可是你不让啊!”方玉看着他,面色略显狰狞,说道:“这圣教是我们方家的圣教,你居然只让我做一个右使,把左使的令牌给了一个毫不相关的人,我们马上就要拿下齐国了,可是你呢,你让姓赵的做皇帝……,你这么做,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你做了皇帝,就会受到整个齐国的反对……”中年道姑沉吟了片刻,问道:“方家的大仇,你不想报了吗?”

“什么大仇,谁爱报谁报!”

方玉猛地挥了挥手,说道:“景国那么强大,就凭我们,一辈子都报不了仇,做齐国的皇帝不好吗,我们为什么非要和景国过不去?”

道姑目光平静的望着他,许久,才垂下眼睑。

“你是我们方家的最后一位男丁,你爹当初把你交给我,便是让我帮你完成复仇大计……”她摇了摇头,说道:“你都不在乎了,我还在乎什么呢?”

她说完这句话,又忍不住咳了几声,胸前的道袍上又多了几朵血色的花朵。

她本就受了重伤,刚才又遭到那四人偷袭,此刻伤势更重。

本想着用最快的速度稳住伤势,然后立刻遁走,现在一切都晚了。

“你别用我爹来压我!”方玉咆哮说道:“方家的事情都过去多少年了,凭什么让我来报,我才不想报什么仇,我只要做皇帝,谁不让我做皇帝,我就让他死!赵峥不行,你也不行!”

“我等了多少年啊!”方玉脸上露出惆怅之色,喃喃道:“我本来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蜀王身上,可是景国的蜀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物,赵峥也是废物,不过……,废物也有用,赵峥这个废物能让我成为齐国的皇帝,我不能再错过这个机会了,去他妈的圣教,去他妈的大仇,能比做皇帝更重要吗……”

中年道姑再次咳了几声,这一次,她嘴角的血迹再也没有擦干净。

她目光望着某个方向,说道:“你不该来的……”

方玉看着她,摇了摇头,说道:“姑姑,你知道的,不亲眼看着你死,我放心不下……”

中年道姑用袖袍再次将嘴角擦干净,看向门外,说道:“进来吧。”

“谁?”方玉脸色顿变,猛地转过头去。

李易和如意从门外走进来,身后跟的是徐老,田老,以及老常三人。

中年道姑抬头看了看,说道:“让你们等久了吧?”

徐老脸上的表情郁闷之极,好比是他守了多年的货,在最关键的时刻,被人劫走……

更关键的是,这个劫货的人,他不能埋怨,也不能报复……

方玉面色发白,下意识的便要转身逃跑,徐老挥了挥手,一颗大白兔打在他的脖子上,方玉应声而倒。

“罢了,既然你不想报仇,那么这仇,便不报了……”中年道姑喃喃了一句,“毕竟,只有你能代表方家……”

她说完这句话,整个人似乎都轻松了起来,脸上竟是浮现出一丝李易从未见过的笑容。

她的目光望向柳二小姐,说道:“二十多年前,我一招拜给柳擎,二十多年后,又一招败给你,你们柳家……咳咳……”

她的话没有说完,又呕出大口的鲜血,将身前的道袍彻底染红。

“这个给你,留他一命吧。”她看了看方玉,从腰间冒出一个不知材质的牌子,递给李易。

李易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伸手接过,点头道:“好。”

她又看着柳二小姐,虚弱道:“有件,有件事情……,拜托你。”

她将那拂尘递给如意,说道:“这把拂尘,是他当年送给我的,如果以后有机会,麻烦你帮我把它插在他的坟前,就说……,就说方婧玉,不欠他什么了……”

柳二小姐沉吟片刻,接过拂尘,点头道:“我答应你。”

“谢谢……”

那道姑的表情再也不是如往常的平静,绽放出一个笑容,静静的靠在椅子上。

再也没了声息。

徐老长叹了一口气,喃喃道:“伤不至死,她这是何必?”

李易看的出来,今日之前,这道姑的身上,似乎背负着极为沉重的东西,哪怕她是宗师,武功绝顶,也被身上的重担压得难以喘息。

而刚才的那一刻,她身上的那种负重感,似乎彻底消失。

这道姑曾经绑过他,也曾经救过他,李易讨厌她,但也没有到恨之入骨的境地。

他的心中忽然有些悲凄。

不知道是因为一位宗师的逝去,还是因为一位相识的已久的故人就这样在他的眼前离开。

柳二小姐的眼睛也有些红,李易揽着她的腰,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拍了拍她的背,以示安慰。

然后他的腰就被狠狠的掐了一下。

……

这世上少了一位宗师。

胜州城外多了一座新坟。

棺材是徐老亲手打造的,用的是那院子里的一棵老树。

墓坑是老常挖的,他拿着一把铁锹,一言不发的挖了一个时辰。

田老帮她擦掉了嘴角的血丝,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柳二小姐为她刻了一座墓碑,上面的字是李易亲手刻上去的。

这可能是他们宗师之间的一种惺惺相惜,无关敌友,李易某一刻觉得他就不该凑这个热闹,毕竟他连宗师都不是,无形中拉低了他们四位的档次。

墓碑上只有简单的一列字。

方氏婧玉之墓。

这是一座很普通的坟茔,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一定不会有人知道,这里埋葬的是一位武道宗师,埋葬的是拥有数十万教众的天后娘娘……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