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0章 强吻!

如意平常不生病,好不容易生病一次,却迟迟不见好。

她倒是不发烧了,但是却一直咳嗽。

现在不是梨子成熟的季节,又不是在景国或是如意城,李易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找来几只,配上蜂蜜,为她做了一道蜂蜜雪梨。

李易将蜂蜜雪梨端进去,说道:“止咳化痰的,多吃点,别忘了把剩下的汤也喝了,不要浪费。”

还是做病人好,什么都有人伺候着,如果不是生病了身体难受,李易倒也想这么病上一病。

柳二小姐吃了几片雪梨,还剩下几片,她躺回床上,看了看李易,说道:“吃不下了,剩下的你吃了吧,别浪费。”

“我不吃。”李易坚决的说道。

柳二小姐的目光望向他。

“你别误会,我不是嫌弃你。”李易看着她,解释道:“我只是怕你传染我……”

……

李易最终还是吃了那几片雪梨,当然,绝对不是担心如意觉得他嫌弃她,以后找机会报复回来,他只是不想浪费,毕竟为了做这东西费了好大功夫呢。

李易放下碗,然后才看着她,问道:“今天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柳二小姐想了想,说道:“清蒸鱼,糖醋排骨,明珠豆腐,枸杞山药……”

李易掰着手指头数了数,整整八菜一汤,他看着柳二小姐,问道:“你是猪吗?”

“那煮碗面吧。”柳二小姐摇了摇头,说道:“多放青菜。”

李易摆了摆手,“八菜一汤就八菜一汤吧,好久没有动手,怕手生了,试试手……”

他挽起袖子走出去,院外很快便传来声音。

“秀儿,昨天买的那条鱼还活着吗,要是死了,让林勇出去再买一条……”

“豆腐也没有了,别忘了让他回来的时候再捎一块。”

“还有山药,买皮薄的……”

……

柳二小姐靠在床上,轻咳了几声,屈起双腿,双臂环膝,看着房门之外,微微失神。

院子里面,徐老看了看身旁的常德,说道:“常老头,要不我们赌一赌,如意这姑娘能排第几?”

常德习惯性的惜字如金。

徐老想了想,又道:“那要不赌一赌,她和你们家那公主,谁先谁后?”

常德看了看他,说道:“你放心,如果见到了道姑,我会手下留情的。”

“你说这个干什么?”徐老瞥了瞥他,随后又点了点头,说道:“我不用你手下留情,她是我的,这件事情,你不要插手。”

“好。”常德很干脆的答应了一声,转身离开。

徐老反倒一愣,这老家伙平日里最喜欢和他唱反调,这次怎么忽然变得听话了,还真让人不适应。

他站起身,看着站在身后不远处的田老,说道:“这老家伙,难道是改了性子,你说奇怪不奇怪……”

“他有没有改性子,一会儿再说……”田老看着他,说道:“你先给我解释解释,谁是你的?”

李易在厨房里处理鱼,回头看了一眼,院子里面已经有些鸡飞狗跳。

他深刻的觉得,能娶到如仪这样通情达理,温柔似水的宗师,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谁要是娶了田老这样一位脾气暴躁的,还不得天天挨揍?

还好还好,自己家里没有这种脾气的,如仪温婉如玉,若卿和醉墨也从来都不会争什么,小环就更不会了,婉如虽然霸道了一点,但大都表现在做生意上,她这些日子也没有闲着,忙着京畿之外的诸多商铺的撤离,每天都有无数的命令传达出去……

只有如意是个异数,李易发誓要好好练功,她成为宗师之前的这段日子,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柳二小姐的病虽然好的慢了一点儿,但也在每天好转。

这让李易终于放下了心,“风寒”在这里是一个很笼统的概念,每年因为风寒而丢掉性命的人数不胜数。

还好如意体质好,身材也好,遇到什么事情都能逢胸化吉,又吃了几天的药之后,她除了还有些咳嗽,已经基本没有什么大碍了。

这几天丰州城还是没有什么动静,圣教派了几个人有来无回之后,居然不派人过来了,让李易极度怀疑那道姑是不是放弃了这里。

不过他对此也毫无办法,她不过来,总不能押着她过来……

而且,那道姑是徐老心心念念的,有他关心着就好,李易这几天,心思都在如意身上,也根本顾不上她。

从如意生病的时候,李易就发现她开始经常的发呆,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坐就是好久。

感冒是不会让人变呆的。

田老说她疲累交加,又心结难释,要不然也不会忽然病倒,一个小小的风寒之症,都要折腾这么久。

如意能有什么心结呢,她从来都不说,李易也从来都不知道。

是近些日子见到的宗师太多,刺激到她了?

李易不知道。

他将一碗药汁端进了她的房里,这是最后一碗了。

他居然看到柳二小姐在喝酒,桌上还有几个小菜。

他将那碗药汁放在桌上,沉下脸,说道:“病还没好,谁允许你喝酒的?”

“你管……”柳二小姐本来想说“你管我”的,看到他的脸色,话到嘴边,又生生的咽了下去,说道:“田老说……,她说我的病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喝点酒没事。”

李易在她对面坐下,将她的酒坛夺过来,掂了掂,发现里面的酒已经少了一小半。

他有些恼怒的瞪了她一眼,仰起头,将坛子里面剩下的酒全都喝光。

这酒是刺史府珍藏的好酒,一次喝了这么多,虽然还不至于醉,但是已经有点晕晕的了。

考虑到她的情绪,他看着她说道:“这次就算了,下次至少等到病好以后再喝。”

他将空坛子扔在一边,柳二小姐从桌下又拿出来一坛。

这是挑衅,赤裸裸的挑衅。

李易低头看了看,桌下没有酒坛了,才放心的将那坛酒抢过来,拍开酒封,豪迈的将这一小坛酒再次喝完。

他看着柳二小姐,说道:“听话,等你病好了,我陪你喝,现在喝酒对身体不好,病情加重就麻烦了……”

柳二小姐坐在他的身边,看了他许久,忽然问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李易看着她,诧异道:“你喝醉了?”

柳二小姐点了点头。

李易扶着桌子,说道:“你是如仪的妹妹,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柳二小姐看着他,说道:“你看着我的眼睛。”

李易视线转过去,与她目光对视。

“你再说一遍吧。”柳二小姐淡淡的说道:“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你是……”李易看着对面一双深邃而又蕴藏着无数情绪的眸子,张了张嘴,“因为你是……”

“因为我是妹妹?”

李易看着她的眼睛,却无法将这句话说出来。

“因为你是如意。”李易看着她,说道:“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柳如意。”

如意想了想,问道:“你还记得你那天晚上说过什么吗?”

“哪天晚上?”

“你成亲的那天晚上。”

别人是孔融让梨,她们三个是姐妹让李。

和若卿醉墨成亲的那天晚上,他被如仪若卿醉墨同时关在了门外面,那一晚,他和如意把酒言欢,那是他和如意距离最近的一次。

无论是距离上还是精神上。

李易点了点头,说道:“我养你啊……”

李易其实很少见如意笑,她只有在揍自己的时候会冷笑。

当她真的露出那种开心的笑容时,李易不争气的发现他的心好像不跳了。

哐!

李易手里拎着的酒坛掉在了地上,不是因为如意笑了,是因为他的嘴唇上传来了柔软的触感。

不是触,是撞。

简单粗暴。

老方从外面走进来,站在门口,看到房间里面的情形,哆嗦道:“姑……,姑,姑,姑……”

柳二小姐偏过头看了看他,淡淡道:“出去。”

他飞快的转过身,大步迈出去,顺便将房门关上。

他站在院子里,从未觉得,今天的太阳是这么的毒,他一定是瞎的,瞎的很严重,瞎的产生了幻觉……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