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9章 我亲自去!

“胜州……”

那位紫衣使离开大帐之后,方玉暂时将这件事情抛在脑后。

圣教有八位紫衣使,每一位都可以跻身那所谓武林高手排行榜的天榜之上,一位紫衣使,再加上几名蓝衣使,足以应对胜州分部出现的所有问题了。

区区一个胜州分部,他并不放在心上,他放在心上的是京师,是那个至高无上的位置。

赵峥对他很信任,因为圣教是赵峥最后的机会,只有依靠圣教,他才有可能攻破京师,成为齐国新帝。

也多亏了赵峥的信任,京冀十五万兵力的控制权,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被他握在手里。

当然,要论人数,圣教的信徒人数还在这个数目之上,但是两者的意义却不同。

他是圣教的右护法,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统领十余万教徒。

但若是能成为一国之君,便是百万人之上,千万人之上,这其中,可是天与地的差距。

一道身影走进营帐之内,方玉瞥了一眼,表情立刻变的肃然,躬身道:“娘娘。”

那道姑走到里面,淡淡的问道:“胜州分部出了意外?”

方玉连忙点头,说道:“已经让紫衣使去亲自探查了。”

中年道姑没有接着这个话题,转身看着他,忽然问道:“你想对赵峥取而代之?”

方玉面色一变,随后便咬了咬牙,说道:“姑姑,赵峥此人,心胸狭隘,言而无信,不可轻信,若是他登基之后,怕是第一件事情,就是找我们算账,我们不能将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只要他坐上那个位置,我自然有让他听话的办法。”道姑看着他,说道:“你终究不是赵家正统,就算是攻下了京师,朝臣不会同意,齐国的百姓也不会同意,你想要坐上那个位置,全天下都会反对你,到时候,你自顾不暇,如何报得了家仇?”

“姑姑……”

道姑看着他,继续问道:“家仇和你的私欲,哪个重要?”

“自然是家仇重要。”方玉沉默片刻,沉声说道:“侄儿知错了。”

中年道姑走到门口,又回头说了一句:“胜州已属京畿,分部轻易不会出事,这件事情,你多多留意。”

方玉躬身道:“是。”

那道姑离开之后,方玉在账内踱步了几圈,重新坐下。

家仇固然重要,但是,做那万万人之上,手握重权,随心所欲的皇帝,更为重要啊……

……

“圣教有八位紫衣使,每一位紫衣使都会负责数州分部,如今已经被我们拿下一位,还剩七位。”许正坐在李易对面,继续说道:“紫衣使在教中的地位,仅在娘娘和护法之下,他们每一位都非常重要,不可或缺,消失一位,必定会引起极大的重视,甚至会让娘娘亲至……”

李易要的就是娘娘亲至,如果不是他们精力有限,人手也有限,他甚至想把整个京畿地区的圣教分部都给端了,他就不信那道姑还能坐的住?

在这里,徐老已经等她等的饥渴难耐了……

拿下了那道姑,若卿就是唯一的天后娘娘,他们家的圣教就彻底掌握在了自己手中,顺便也能帮赵颐解围,还他这些年照顾林家的人情,倒是两全其美。

目标明确,计划顺利,一切都是那么圆满,唯一不那么圆满的是,柳二小姐病了。

除了那次在丰州,她受了重伤之外,这几年时间,李易从没见过柳二小姐生病。

连最普通的感冒发烧都没有。

他一直觉得如意是超人,凡人的这些病痛,从来都与她无关。

他到现在才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她早上没有起床,直到吃早饭的时候也还没有起来。

她平时从来都不这样,李易以为她不在房间,走进去的时候,发现她还躺在床上。

李易隔着被子推了推她,说道:“太阳晒屁股了,大热天的盖这么厚的被子,不热吗?”

柳二小姐没有回应。

李易探过头去,才发现她的脸红的厉害,不是那种羞红,而是透着白的红。

他将手掌放在她的额头上时,脸色一变。

……

“她这些日子日夜奔波,身体本就疲累,又受了一点风寒,才变成了这个样子,别说是她,便是宗师的身体也有一个限度。”田老将手从她的手腕上收回来,说道:“我开一个方子,抓完药熬上几天,注意休息,就没有什么大碍了。”

李易这才意识到,如意比他们晚上几天出发,却近乎和他们同时到胜州,中间怕是没怎么好好休息。

“我去抓药吧。”

以前为柳二小姐抓药熬药,不知道有多少次,李易早已轻车熟路,他亲自去药房抓了药,煎好,晾凉之后,才端到她的床头。

李易试了试药温,又吹了吹,将碗放下,说道:“大白兔没有了,徐老身上也没有带,这次先凑合,我一会儿再给你重新做。”

柳二小姐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苦,这是李易发现的她的唯一弱点。

一颗糖,一口药,这是他们很久以前就约定好的事情。

柳二小姐尝了一小口,眉头便皱了起来,说道:“没有大白兔,那……放点糖吧。”

“不行!”李易没有任何犹豫的拒绝,说道:“你见过有谁给药里放糖的,放了这药还有效吗?”

“那我不喝,反正养上两天就好了。”柳二小姐也很干脆的拒绝,对她而言,喝药,是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

李易看着她,威胁道:“你别逼我动手……”

柳二小姐也看向他,淡淡道:“你可以试试。”

李易还真不敢试试。

就算是现在明珠站在他的面前,他也敢和明珠光明正大的切磋较量,但是换做柳二小姐,他就不敢了。

毕竟这次她只是受了风寒,而不是重伤,李易担心动起手来,最后需要吃大白兔的是他自己。

“那我去问问田老能不能放糖。”他叹了口气,如意表面上是武功高强,气质清冷的武林盟主,其实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听完他的话之后,田老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倒也不是不可,只是药效会大打折扣,只是喝药而已,需要这么折腾吗?”

李易摇了摇头,这种事情,因人而异,该惯着还得惯着,谁让她是如意呢……

“仅此一次。”李易再次走进房间的时候,将药碗重新放在她的面前。

柳二小姐尝了一口,眉头皱了起来,说道:“还是苦,再加一点。”

李易看着她,说道:“你不要太过分啊,再加就一点儿用都没有了,你屏着呼吸,一口气喝光,这样就不觉得苦了……”

柳二小姐眉头近乎拧起来,屏住呼吸,将那一碗黑乎乎的药汁全都喝了下去。

她放下碗,捂着胸口,眉头紧蹙,好一会儿才平复过来,她抬头看着李易,问道:“为什么放糖和没有放糖味道一样苦?”

“因为我真的没有放。”

李易看着她,说道:“不放糖,你不也全喝下去了吗?”

柳二小姐看了看他,指了指挂在墙上的长剑,说道:“你帮我把秋水取过来。”

李易不理解,如意都病成这样了,要秋水干什么,她要的是好好休息……”

老方也不理解,二小姐受的风寒很严重,可看她刚才追杀姑爷那一幕,似乎又不太像……

京师城外,营帐之中。

中年道姑眉头皱起,“陈紫衣使没有回来?”

方玉的脸色也有些难看:“陈紫衣使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派去的几名蓝衣使,也杳无音讯。”

方玉看了看身后的几名紫衣人,说道:“你们四个一起去,一定要查出胜州发生了什么事情,陈紫衣使现在在哪里!”

中年道姑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这一次,我亲自去!”

方玉想了想,说道:“你们四个跟着娘娘吧,万一有事,也好有个照应……”

“是!”四人同时躬身。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