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3章 逼婚

齐国有京畿十三州,京畿地区,常驻军二十余万。

除守卫京师的五万禁军之外,剩余兵力分布各州。

京畿乃是齐国腹地,有守卫京师安全之责,京畿守兵,亦是只受天子调令。

因为这几州距离京师太近,太过敏感,因此哪怕是是太子和三皇子争权最为激烈的时候,也无人敢打这几州的主意。

今天子驾崩,赵峥以太子身份,抢在三皇子赵颐之前,控制住京畿地区十五万兵力,围攻京师,将颓势彻底逆转。

胜州便是京畿十三州之一。

京畿事态爆发之后,胜州便被封锁,难进难出,期间爆发了不止一次的暴动,难民极多,林婉如一行身陷危局,林勇费尽力气,才让人传信出来。

她身边有护卫,各个身手不俗,一般的危险和困境都能克服,但战区形势万变,并不是久留之地。

李易坐在院子里,看着那封信许久。

“去吧。”一道轻柔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他转头望去,如仪走过来,坐在他的身边,说道:“婉如妹妹如今身陷险境,每过一日,她便多一分危险,相公不要再犹豫了……”

李易嘴唇动了动,她摇头说道:“相公不用担心这里,有妾身在,这里不会出什么事情。”

李易沉默许久,揽着她的腰身,点头道:“齐国已乱,柳州也不是久留之地,你们早些启程,先回蜀州,我接了婉如,立刻回去。”

齐国已经不适宜久留,从柳州原路返回,有如仪护送,身边高手无数,一路之上,各州的圣教分部已被收服,几乎不存在任何危险。

如仪靠在他的肩上,说道:“这里一切有我,婉如妹妹,就交给相公了。”

“嘶……”

李易倒吸了一口凉气,说话就好好说话,拧他腰干什么……

……

京师。

城外的敌人已经不再攻城,却也没有退去,而是在城外驻扎了起来。

城墙之上,一名禁军将领脸色沉了下来,说道:“殿下,他们这是要耗死我们!”

赵颐同样身披甲胄,看了看身旁的一人,问道:“城内囤积的粮食,能够吃多久?”

户部尚书崔江看了看城外,说道:“回殿下,国库近几年并不充盈,已经派人清点过城中各大粮仓,若是节省一些,足够全城吃上半年。”

普通城池遭遇围城,一般几个月之后,城内粮食便会消耗殆尽。

京师富庶,远超普通城池,但京中人口众多,粮食的消耗自然也会快上许多。

“半年……”赵颐站在城墙上,目光眺望远处,喃喃道:“半年够了。”

半年时间,便是距离最远的丰州,也足以派援兵过来了。

胜州。

地处京畿腹地,临近京都,胜州原本是齐国排在前十的富庶之州。

然而,自半月之前,先帝驾崩,身在胜州的太子接管胜州,调走胜州守兵之后,胜州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许多豪族被直接抄家,家产充作军饷,大量的百姓被征调,做了战场上冲锋在前的活靶子,胜州街道之上,已难见开门的店铺,大街上匆匆行走的,也以妇人居多。

京畿诸州,大多与胜州无异。

胜州,刺史府。

书房之内,年轻公子抬头看了看坐在上首处的某位中年男子,缓缓开口道:“爹,我们这次将一切都压在太子身上,万一太子事败……”

“此一时彼一时……”中年男子看了看他,说道:“当日太子兵临胜州,若是不答应他的要求,你我此时安有命在?”

年轻男子犹豫一瞬,问道:“可万一三皇子等来了援兵,我们岂不是……”

“十五万兵力围城……”胜州刺史摇了摇头,说道:“援兵岂是那么好等的,怕是等不到援兵,他们就被耗死在京师了,成王败寇,三皇子现在被太子遏住了咽喉,要懂得分清时势……”

年轻人顿首道:“爹,孩儿明白了。”

虽然他们之前已经近乎对三皇子归心,但却也不能逆势而行,太子兵锋之盛,不可阻挡,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他走出书房,看着后宅某个方向,脸上露出笑容,信步走了过去。

胜州刺史府,某处偏僻的院子。

林勇面露忧虑之色,在院内踱着步子,终于忍不住走到林婉如面前,开口说道:“小姐,那姓马的没安好心,我们不能在这里久留!”

林婉如微微摇头,说道:“现在,怕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她自是知道胜州刺史的公子没安好心,可这里是胜州,胜州已经被大皇子所掌控,她们若是出去,所要面临的才是滔天的危机。

钱家在胜州的所有产业,已经被大皇子尽数接管,想必京畿其余几州,林家店铺也不会免祸,一旦行迹暴露,大皇子定然不会放过她这个林家的主事之人。

她身边的护卫力量,在前一次官府抓人入伍,所爆发的难民潮中,为了保护她,已经被冲散,身边只留下林勇等寥寥数位。

秀儿从外面跑过来,慌忙的说道:“小姐,那个姓马的又来了!”

林婉如站起身时,门口已经传来了脚步声。

年轻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她,笑道:“李姑娘在这里住的可还习惯?”

林婉如点了点头,说道:“便是再不习惯,也比外面要好上太多太多了,谢过马公子的相救之恩……”

“我们之间,不用这么客气。”马公子摆了摆手,说道:“李姑娘放心,在这刺史府,没有人能伤害到你们,你们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能办的,我都会为你办到!”

他笑着说了几句,话音忽然一转,问道:“不知我昨日和李姑娘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林婉如看着他,面露难色:“马公子……”

马公子脸上的笑意微敛,随后又露出笑容,看着她,说道:“马某初次见到李姑娘之时,便惊为天人,想着此生若能和姑娘共结连理,必是此生一大幸事,我对姑娘真心一片,还望姑娘能够认真考虑……”

林婉如歉意的一笑,说道:“婚姻大事,当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岂可如此轻率……”

马公子摇了摇头,说道:“此一时彼一时,如今齐国正乱,到处都是乱军,便是真要请姑娘的父母过来,且不说路途奔波,便是途中的重重危险,也不可轻冒啊……”

林婉如沉默下来,马公子倒是笑了笑,说道:“李姑娘不急着答应,姑娘今天要是不答应,明天我再来问一遍……”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林勇呼吸粗重,撸起袖子,正要发怒,林婉如却忽然站了起来。

她看着马公子,笑了笑,说道:“倒也不是不能答应,其实这些年,孤身一人很不容易,我也一直想找一个依靠……,只不过,对于女子来说,婚姻大事是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上有高堂,二老不能来本就已经是遗憾了,但若是连通知都不通知,便是我这个做女儿的不孝,还请马公子谅解。”

“这有何难?”见她已经松口,马公子挥了挥手,说道:“他们现在何处,我这就派人送一封信给他们,不耽误我们成亲!”

林婉如抬头看了看他,说道:“柳州。”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