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8章 恶灵退散!

距离若卿的预产期还有几个月,李易暂时没有精力去想一些其他的事情。

教给钱多多的那些东西,是他顺手为之,他能不能领悟尚且两说,用在大皇子身上的概率就更小了。

当然,小概率事件不是不可能事件,如果钱多多真的开了窍或是被鬼上身,阴谋阳谋齐上,硬是打破了大皇子和三皇子之间的势力平衡,从而演变出一些未知的可能,可不能怪他,毕竟他只是做了一些微小的工作,只是教了钱多多怎么做生意,举了几个不怎么恰当的例子而已。

婉如在柳州已经快要停留半年,柳州的生意几个月前就已经走上正轨,再对其他州府的管事宣称是为了稳固生意,就有点不太合适了。

如今元宵已过,她们即将启程,林家最重要的生意,还是在京师,这一路上,大概还要停留几个州府。

他和如仪她们,自然是要等到若卿生完孩子才会启程的,不一定会去齐国京师,但会路过附近,肯定还有见面的机会。

“别忘了你说的话。”

李易送她上马车的时候,她已经掀开了车帘,又顿了顿,回头如是说了一句。

李易看着她问道:“你指哪一句?”

“去年你说的是过两年,今年就是过一年了。”林婉如放下车帘,身影消失在他的视线中。

马车走远,李易久久的驻足原地。

“人都走远了,还看……”一道清脆的声音从后方传来,李易转身看着柳二小姐,柳二小姐抱着李慕,李慕怀里抱着秋水。

有一件事情李易一直觉得奇怪。

同样是他的孩子,李端见了如意就像是老鼠见了猫,李慕却从小就很黏她,看来还是李端遗传他比较多……

李慕放下秋水,对他伸出手,奶声奶气的说道:“爹爹,抱抱……”

李易走过去,张开双臂,李慕从如意怀里下来,一转头,立刻小跑出了出去,“娘,小姑姑,你们回来啦,小慕要吃糖人……”

李慕临阵脱逃了,李易还保持张开双臂的姿势,看起来像是要拥抱柳二小姐一样。

气氛略显尴尬。

柳二小姐双手环抱看着他。

李易也顺势将双手环在一起,装作不经意的问道:“武国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打了几场大仗。”柳二小姐随口道:“有赢无输,已经占据了近三十州,朝廷步步紧缩,一直在增加兵力,现在又开始了僵持……”

出现这种情况,其实一直都在李易的预料之中。

论兵器,武国朝廷没有杨柳青她们先进,论人心,在武国,长公主殿下早就成为皇家正统了,如今的武皇不过是一个窃国贼,经过了统一思想和勾栏的运作,这几乎已经是武国百姓的共识。

打又打不过,只有紧缩战圈,才能维持不被灭的样子,缩着缩着,就没有地方再缩了。

当然,这需要时间,到时候,杨柳青成为了女皇,他算什么,皇师伯?

好像不怎么好听的样子,还是到那时候再说吧。

他刚刚收到了一封信,田老的身体早就恢复的差不多了,并且表示出了对那道姑足够的好奇心,说是过了这个年就过来,和徐老的老相识认识认识……

李易估计,他们一路从武国过来,顺便游山玩水,过过没人打扰的二人世界,到这里的时候,也差不多是若卿临产的时候。

一个老相识,一个老相好,再加上徐老,三个人,三位宗师……

到时候的场面一定很劲爆……

……

京师。

丰王府。

赵修文嘴角含笑,说道:“殿下,近些日子,大皇子那边,来向我们投诚的,已经有五人了。”

五人看似不多,但这五人,全都是大皇子那边的中流砥柱,其中甚至包括户部尚书,再往上,可就是宰相的级别了。

这已经不是断了大皇子一臂那么简单,这是砍了他的手脚,最重要的是,取得了这么大的进展,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损失……

这在以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对大皇子如此了解,行事风格又和钱财神不同……”赵修文摇了摇头,说道:“莫非这钱家公子,真是忽然开了窍不成?还是如钱财神所言,是被鬼神附了身?”

赵颐笑而不语。

赵修文看了看他,想了想,忽然问道:“殿下……,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本王向来不信鬼神之事,钱财神心有九窍,是聪明人中的聪明人,自然也不会信这些……”他笑了笑,说道:‘至于一朝顿悟之说,或许真有可能,但怕是不太可能发生在钱公子身上。”

“殿下的意思是……”

赵颐说道:“钱财神的公子,前些日子,去了一趟柳州。”

“柳州怎么了?”

赵颐道:“他在柳州。”

赵修文想了想,看着他说道:“他?殿下不妨直说吧……”

赵颐笑了笑,说道:“在遥远的柳州,便能操控京师的大局,能做到这一点的,除了他,还有谁?”

“殿下是说,有人在钱多多回京之前,就已经提前安排好了这一切?”赵修文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说道:“这怎么可能,京师的局势何其复杂,行差一步,便是不同的结果,有何人能做到这一点?”

“随我去一趟钱家,你就知道是何人了。”赵颐目光望向窗外,说道:“他既然这么做了,就不仅仅只有这一步,也是时候去一趟钱家了……”

……

钱家,钱财神迎出门外,急忙道:“殿下驾临,怎么也不提前派人通知,我好安排安排……”

赵颐挥了挥手,说道:“你我之间,何必这么客气。”

走到堂中之后,几人分宾主落座。

赵修文看着钱财神,说道:“不知钱公子现在何处?”

钱财神看了看他,说道:“他正在钱家祠堂悔过,修文找他何事?”

赵修文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找钱公子,是殿下找他有事相询。”

钱财神目光望向三皇子,得到眼神肯定之后,对左右的下人说道:“去带少爷过来。”

不多时,无精打采的钱多多便走了进来。

他向上方看了看,抱拳躬身道:“见过丰王殿下,见过赵大人。”

“坐。”赵颐看了看他,说道:“本王这次过来,是有些事情要问你。”

钱财神看着他,说道:“殿下问话,你要如实回答。”

钱多多点了点头。

赵颐看着他,问道:“前些日子,你献出的那离间之计,是谁教你的?”

钱多多抬头看着他,茫然道:“什么离间计?”

赵修文提醒道:“就是你对付户部尚书的计谋。”

“我不知道什么离间计,也不认识户部尚书……”钱多多摆了摆手,说道:“这都是我身上那个脏东西干的,我什么也不知道……”

钱财神干咳一声,看着他,说道:“殿下是自己人,你不必藏着掖着。”

“什么藏着掖着的,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钱多多脸上先是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忽而又变的惊恐,猛地站起来,在堂内跑来跑去,大声道:“别过来,别过来,别再缠着我了,我有黑狗血,我有黑驴蹄子,恶灵退散,恶灵退散……”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