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7章 投诚

钱多多从树上下来,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那些和尚走了,道士也走了,刚才他们为自己身上的那只鬼是谁赶走的而争夺不休,最后大打出手,现在被人抬去了医馆。

他这时才有喘口气的机会。

钱财神走过来,在他的身旁蹲下,说道:“感觉好些了吗?”

“好多了。”钱多多靠在树上,装出一副很虚弱的样子,营造出那只“鬼”已经从他身上消失的假象。

他不用装,他本来就很虚弱,爬上那么高的树,他都快累死了。

钱财神看着他,问道:“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做吗?”

钱多多点了点头,又迅速摇头。

钱财神拍了拍他的腿,说道:“这人啊,有时候,不能太聪明,过刚者易折,善柔者不败,爹不求你多么聪明,爹只想你这辈子安安稳稳的,到你死的时候,别把钱家的家业败光就行……”

钱财神看着他,问道:“爹让你去柳州,是和林姑娘学学怎么做生意的,你看看你,你都学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

钱多多点了点头,说道:“爹,我明白了,我以后再也不乱说话了!”

“你开窍了,能帮爹出出主意,爹很高兴。”钱财神欣慰的点了点头,说道:“爹刚刚查出来,户部尚书崔江手下,有一大笔银子流向不明,明日若是在早朝上提出来,足以让他丢掉官帽,断掉太子一臂,为三皇子除此大敌,你对此怎么看?”

钱多多摇了摇头,说道:“爹,我什么也看不出来。”

钱财神挥了挥手,说道:“没事,你有什么说什么,这里没有外人。”

钱多多想了想,又左右看了看,这才看着钱财神,认真的说道:“爹,我觉得你这个办法不好,户部尚书多大的官,他要是下去了,还不一定谁上去呢,万一上去的还是大皇子的人呢,那我们前面做的这些努力不都白费了?”

钱财神点了点头,又问道:“所以你觉得应该怎么做?”

钱多多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说道:“如果能降低一些崔江的罪责,让他还能坐在那个位置上,但却能为我们所用,自然是最好的结果了……”

钱财神沉吟了片刻,点头道:“此计甚妙。”

他再次看着钱多多,说道:“多多啊,爹听说呢,青阳观的道长得了老君真传,兴善寺的主持是罗汉转世,爹觉得你身上的邪物还没有走干净,打算明天把他们请来给你瞧瞧……”

钱多多脸色瞬间苍白,看着他,颤声道:“爹,你刚才,刚才不是说……”

钱财神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多多啊,你要记得,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自己,谁也别信……”

……

齐国的朝堂之上,自陛下患病,令大皇子代政,三皇子监国以来,朝堂上的形势,就开始变得云谲波诡,不可捉摸。

两方人马,无时无刻不使出浑身解数,想要削减对方在朝堂上的势力,壮大己方。

今日又有御史上奏,户部存在账目紊乱,数项资金不明的问题,数名御史在朝堂之上,当着百官的面,联名弹劾户部尚书崔江。

好在弹劾的并不是他贪污或是收受贿赂,顶多一个玩忽职守,处置的结果只是罚俸一年,事实上,对于三品以上的朝廷大员,只要不是什么牵扯过大的案件,一般也是罚罚俸禄,或是训诫一番了事。

让百官们诧异和惊奇的是,太子殿下对于此事,从始至终,竟都是表露出一番公事公办的态度,和之前对其他人极力辩护的情形截然不同。

户部尚书位高权重,掌管国家钱粮,是大皇子最重要的党羽之一,一旦他有闪失,太子便如同断去一臂,今日他对崔江的不管不顾,根本不合常理。

这让众人又想起了近日以来,京师中的种种传言。

据传,大皇子身边,包括户部尚书崔江在内的某些官员,已经被三皇子暗中收买,他们不仅与三皇子的人来往密切,甚至还有人亲眼见到,三皇子的人抬了两个大箱子进了崔府,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箱子……

当然,这些都是传言,真实性不可考,也可能是栽赃陷害或是挑拨离间------最重要的是大皇子心中怎么想。

从今日早朝上大皇子的表现来看,此事,怕是又多了几分可信。

恒王府。

“赵颐,赵颐……”赵峥将殿内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砸了个粉碎,身边的仆从婢女都埋头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一名老者等他发泄完毕,才上前一步,抬头说道:“殿下今日在朝堂上,是在,是在是太不智了……”

“不智?”赵峥看着他,咬牙道:“你说说,到底是怎么个不智法?”

老者缓缓道:“殿下对崔大人不管不顾,岂不是会寒了他的心?”

“他寒心?本王还没寒心呢!”赵峥脸上再次浮现出怒色,说道:“赵颐能给他的,本王给不了吗,他为什么要背叛本王!”

“殿下万万不可这么想!”老者急忙道:“殿下若是如此,岂不是正如了三皇子的意,今日在朝堂之上,弹劾崔大人,分明是三皇子的人啊!”

“你知道个什么!”赵峥挥了挥手,说道:“崔江做的那件事情,足以让他户部尚书的位置坐到头,可赵颐是怎么说的,那些御史又是怎么说的?”

“罚俸一年,只是罚俸一年!”

赵峥喘着粗气,说道:“罚俸一年算什么,赵颐送给他的那些金银,抵得上他一百年的俸禄了!”

他的脸色冷下来,说道:“崔江,本王诚心待你,你居然如此对本王,可就休怪本王不客气了……”

崔府。

崔江心中五味杂陈,实在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他心里清楚,今日在朝堂之上,那些御史放了他一马,要不然,就凭他为大皇子做的那件事情,足以让他丢掉户部尚书的位置。

这是值得庆幸的,可大皇子对他的不作为,就让他的心里很没底了。

在他身旁,那妇人叹了口气,说道:“如果说今日之前,大皇子对老爷只是怀疑,今日之后,他恐怕就笃定不疑了。”

崔江回头看着妻子,焦急道:“那我们应该怎么办,他们已经逼得我没有路走了!”

崔江很绝望,也很冤枉,他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三皇子只是买了一座宅子,派了几名御史来他家里捣乱,他就失去了大皇子的信任……

他妈的,他简直是比窦娥还冤啊!

“老爷不是没有路走。”那妇人摇了摇头,说道:“从一开始,就有人为老爷指出了一条明路……”

钱府,杨彦州刚刚走进来,便面带笑容看着钱财神,说道:“财神兄,崔江向殿下投诚了……”

他话没说完,就看着屋内某处角落,面上略有惊讶。

桌旁,钱多多看着面前一碗黑乎乎的符水,猛地摇头:“我不喝,我不喝啊……”

……

柳州。

李易刚刚将李慕哄睡着,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帮她盖好被子,走出房间。

就在刚才,他忽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齐国之所以有现在的稳定,正是因为太子和三皇子之间的势力平衡。

那道姑就站在大皇子身后,虎视眈眈,不知道有何目的,但眼下的平衡,她们应该是希望看到的。

如这个平衡被打破了,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知道啊……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