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6章 高人!

御史台的人就是一群疯子,在齐国的百官看来,他们就是一群因为压抑过久而心理扭曲的变态。

时时刻刻盯着百官,等着他们出纰漏不说,鸡毛蒜皮的事情,也值得他们大做文章,崔江有一次早朝的时候忍不住放了一个屁,被某御史当着百官的面,不留情面的指出,当场便下不来台……

这还不是最过分的。

最过分的是,他们为了捉到百官的痛脚,无所不用其极,连暗中派人送礼的事情也做的出来,一旦某官员收下了贿赂,不用等到第二天,当夜就有侦司的人连夜敲门,请你去大理寺喝茶……

崔江对这样的套路已经谙熟于心,哪怕对方送的是真金白银,他也不会动摇信念,更何况是石头……

虽然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但一时间又说不出来什么,他也只能就此作罢。

他指了指堂内的两个大箱子,吩咐下人道:“来人,把这些东西抬出去扔了……”

钱府。

杨彦州看着钱多多,问道:“你们让那几位御史送了什么给崔大人?”

“石头。”钱多多回道。

“石头?”杨彦州看了看他,皱起眉头,说道:“事关重大,还望钱公子不要随意糊弄杨某,他们大张旗鼓的进了崔家,就只是为了送两箱石头,有谁会信?”

“是啊,有谁会信呢?”钱多多叹了口气,说道:“可我们真的送的是石头啊,你说我们冤不冤……”

……

恒王府。

“赵颐的人抬了两个很重的箱子,进了崔府……”赵峥看了那名老者,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老者看着他,说道:“就在昨日。”

赵峥脸上表情莫测,片刻后,挥了挥手说道:“去叫崔江过来。”

不多时,赵峥看着匆匆赶来的户部尚书崔江,说道:“这几日,几位御史多次造访崔府,倒是让你受委屈了。”

崔江连忙道:“为殿下做事,下官一点儿都不委屈。”

赵峥笑了笑,又问道:“听说,昨日有几位御史抬了两箱东西进崔府,不知那是何物?”

崔江急忙道:“只是两箱石头而已。”

“石头?”

崔江躬身道:“是的,那几人说是为了试探下官,所以用两箱石头冒充金银,让下官投诚三皇子,下官已经拒绝了。”

“石头,试探?”赵峥看了看他,脸上浮现出笑容:“呵呵,本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下官告退。”崔江抬头看了看他,心中忐忑,缓缓退下。

“石头……”赵峥看着他走出去,脸上的笑容收敛,逐渐阴沉下来:“呵呵,好一个石头,好一个试探啊……”

大皇子紧急传唤,崔江忐忑的进了恒王府,只是被问了几句话之后,就又退了出来。

看似相安无事,但他的心里,反倒是更加忐忑起来。

回到崔府之后,他更是心神难宁。

“砰!”

他低头走路,冷不防撞着一个人,本就心烦意乱,张口便要骂,看到前方被撞倒那人时,却又立刻上前几步,将之扶了起来。

他看着那妇人,略有埋怨的说道:“夫人,你走路怎么也不看路……”

“老爷这是怎么了?”那妇人看着他,说道:“刚才老远的看到老爷低头走路,叫了老爷几声,老爷也不应,直直的就撞了过来……”

崔江心中烦闷,不欲再说此事,转移话题道:“你这次回娘家探亲,二老的身体怎么样?”

“爹娘的身体都好。”妇人说了一句,又看了看他,问道:“老爷可是遇到了什么为难之事,不妨和妾身说说吧。”

崔江叹了口气,说道:“回房说吧。”

崔江知道自己不是一个聪明人,但这不重要,因为他有一个聪明的娘子。

他年纪轻轻便中了进士,因为在朝中并无背景,只是在某个偏远的州县做了一个县令。

做了县令之后,他才知道,原来读书和做官,完全是两回事。

他在位两年,没有做出任何政绩,按照朝廷的考评要求,若是他再平平无为三年,便连做县令的资格都没有了。

他本已经绝望,不再梦想有朝一日能位列朝班,年轻人的锐气被现实消磨殆尽,心灰意冷之下,娶妻生子……

然后,他的人生,就像是坐上了一辆飞驰的马车。

他在五年之内,连升数级,从一个下县县令,升为中州刺史,又用了五年时间,调任京畿,时任户部侍郎……

从户部侍郎到户部尚书,他又用了十年时间。

至今,他已实现了年轻时期的夙愿,位列朝堂,虽不能说是一手遮天,但户部尚书,也算得上朝中重要支柱之一了。

这当然不是因为他一朝顿悟,领悟出治下之道,政绩出色,而是他的妻子,在他身边,为他出谋划策,审时度势,规避风险,让他在官场上如鱼得水,坐上今日的高位。

一路走来,比他政绩好,比他才华高的人有无数,可户部尚书,却是他崔江。

他觉得他此生最大的成就,不是少年得志,也不是金榜题名,甚至不是掌管户部,而是娶了这样一位妻子。

房内,听完崔江的话之后,那妇人悠悠的叹了口气。

“妾身只是回了一趟娘家,前后不过半月,老爷怎至于将事情弄到这般境地……”

崔江听闻此话,心头便是一凛,急忙问道:“夫人是说,那些石头有问题?”

妇人没有正面回答,摇头道:“老爷可还记得,当初太子派人来请老爷的时候,妾身做了什么?”

“记得啊……”崔江闻言,打了一个哆嗦,说道:“当时是寒冬腊月,你半夜抢了我的被子,让我受了风寒,在家里躺了半个月……”

“可是老爷还是带病去赴了太子的宴……”

“现在说这些做什么!”崔江有些着急,说道:“你快说说,那些石头有什么问题!”

“石头没有什么问题。”妇人摇头道:“三皇子的人天天来崔府,昨日更是抬着礼物而来,空手而归,大皇子会怎么想?”

崔江怔了怔,说道:“可他们是用石头试探我啊,我已经全都告诉大皇子了……”

妇人继续摇头,说道:“除非老爷将他们挡在崔府门外,只要那两只箱子进了崔府,那么出不出去,也便没有什么意义了。”

“更何况,妾身回来的时候,也听到了一些流言。”

“什么流言?”

“三皇子在京师买了几处宅子,却没有挂名。”

“三皇子买宅子,和这件事情有关系吗?”

妇人看着他,说道:“老爷不妨猜猜,哪一座宅子是给你的?”

……

崔江无力的瘫软在椅子上,面无血色,咒骂道:“阴谋,这是阴谋,他们太无耻,太阴险狡诈了!”

“这不是阴谋,这是阳谋,堂堂正正的阳谋。”妇人望着外面,说道:“他们正是拿捏住了太子多疑的性子,这些事情,看似没有联系,实则环环相扣,不管老爷应对或是不应对,都会落入他们的算计之中……”

光明正大的阳谋,要比暗中进行的阴谋,更让人无力。

崔江从椅子上弹起来,大声道:“我去找大皇子解释,我这就去!”

“老爷!”妇人的声音忽然拔高,崔江的身体颤了颤,转头望着她。

“晚了。”妇人拉着他的手,说道:“太晚了,太子的性格老爷再清楚不过,他表面上不会为难老爷,心中却会更加怀疑……,三皇子那边,有高人啊……”

她的目光望向崔江,缓缓说道:“为了崔家,老爷要早做打算了……”

……

钱家。

“滚,你们都滚!”钱多多爬到树上,紧紧的抱着树干,面露惊恐,对下方的一群道士和尚大吼道。

他此刻已经高过一旁的屋顶,“高人”风范十足,很难想象一个胖子居然可以爬这么高。

树下。

一红衣和尚手持木鱼,念了一声佛号,面露悲苦之色:“阿弥陀佛,人鬼殊途,你若是肯放过钱公子,老衲会和全寺僧众,为你诵经三日,助你早登极乐……”

一青衫道士手持拂尘,冷冷道:“孽障,还不快快离去,再敢为祸人间,休怪贫道替天行道,打的你魂飞魄散!”

屋檐下,一名妇人看了钱财神,犹豫了一瞬,说道:“老爷,你这么惩罚多多,是不是有些过了?”

钱财神冷哼一声,说道:“我是让他清醒清醒,翅膀硬了,连老爹都敢骗,就他那点儿道行,若是不小心谨慎一些,会被人吃的连渣都不剩!”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