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3章 你们继续

李易其实并不好为人师,一点儿都不。

无论是在柳叶寨,还是在皇宫,教那些孩子,教皇子公主,他都是抱着一种玩玩的心态,除了钱多多之外,在这之前,能让他将知识掰开了揉碎了,一点点喂给他的,只有李翰。

李翰现在成了景国算学院院长,大权独揽,是所有皇子都羡慕的对象。

钱多多现在是齐国……,齐国,齐国反读书人联盟盟主。虽然这个联盟只有他一个人,但以他一人之力,就能让齐国各州府的伪读书人闻钱多多之名色变,论成就,不在李翰之下。

他要是写一本《对付伪君子的99种方法》《如何打伪君子的脸》《钱氏打脸一百招》,或许会畅销齐景两国。

可是,他的成就不在商场,也不在朝堂,他的成就在于打脸,这一点,他已经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李易实在是教不了他什么了。

了解了齐国京师的形势之后,他能为他做的,能为三皇子做的,也就这些了。

钱多多倒是想在这里多留一些时日,这几日,和李易的交流中,他似乎明白了一些东西,又似乎什么都没明白,说不定再聊几天,那层窗户纸就被捅破了……

但他如果再不回去,今年就要留在柳州过年了。

他的老爹钱财神曾经立下了一个规矩,钱家的生意做的再大,事情再忙,也要回家过年。

从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不怎么陪在他身边,整日在外奔波,有时候甚至一连数月都看不到父亲。

可每逢除夕,元宵中秋,端午重阳,父亲总会出现,没有一次例外。

父母都在京师,过年之前他要是还不回去,绝对会被父亲把腿打断。

“李兄,婉如姐,再见了……”

钱多多坐在马车上,向后方挥了挥手,一脸的不舍。

他没有几个朋友,志趣相投的更是没有,那些人围在他的身边,不是为了他的钱,就是为了他的钱,为此阿谀奉承不知道有多少,听的他都有些反胃,食欲大减,好几年没有再长肉了。

李易随意的挥了挥手,走回院子。

和钱多多深入交流之后,他才发现,原来这世上,真的有比李轩还傻的人,这次,他可能真的白费口舌了。

马上就到年节,若卿已经怀孕数月,开始有些显怀,醉墨扶着她,在院子里面踱着步子。

李端已经能够拉着李慕一起荡秋千,永宁在旁边护着,不会出什么意外。

林婉如今年也在柳州过年,很久很久以前,林家对她,就没有一点儿人情味了,这些年即便是年节,她也都是在外奔波,拓展生意。

这是景国改元之后的第三个年,李易也已经有三年多的时间,没有回过景国。

景平四年的年节,一家人说什么也该团团圆圆了……

……

齐国,京师,钱家。

京师是齐国最为繁华的地方,其中不知道有多少豪阀巨族,一手便能搅动整个齐国的风云。

钱家或许不是齐国最具权势的家族,但却是最有钱的。

财不外漏,没有哪个家族有钱到摆两只纯金的狮子放在家门口镇宅,别的家族有钱恨不得藏着掖着,钱家则是明明白白的告诉所有人,钱家很有钱,非常有钱。

在水深的京师,如此招摇的家族一般没有好下场,钱家似乎一点儿都不在乎,外州受灾,钱家捐银最多,平日里也经常施粥布饭,善名传遍整个京师,近几年间,不仅没有受到打压,家门口的金狮子,还越换越大……

钱多多踏进家门,耳边就传来了一道不满的声音。

钱财神挺着肚子,从堂内走出来,瞥了他一眼,“你还知道回来啊?”

“这不是过两天才除夕吗……”钱多多走过去,说道:“我这不是和婉如姐学做生意,一不小心就耽搁了时日……”

钱财神哼了一声:“你要是有林姑娘一半的本事,我就是现在死,也能瞑目了。”

钱多多急忙道:“爹你可别这么早死,要不然,钱家这么多的家产,迟早要被我败光……”

在钱财神抄起院子里的扫帚时,钱多多已经一溜烟跑了。

钱财神指着钱多多的背影骂道:“混账东西,你要是开了窍,娶一房老婆,生个儿子,给我钱家留下香火,你爹我就是现在死也没什么了!”

“财神什么事情,生这么大的气?”一道声音从门口传来,钱财神回头望了望,说道:“今儿个这是刮了什么风,又把你们两个一起吹过来了?”

杨彦州和赵修文同时对他拱了拱手,说道:“进去说吧。”

……

“爹,茶来了。”钱多多端了几杯茶过来,转身欲走。

“站住。”钱财神看了他一眼,说道:“我要是死了,钱家就得交到你手上,你就站在这里听着,多和两位大人学学。”

钱多多挠了挠脑袋:“爹你不是不让我和他们那些读书人学吗,你说他们只凭一张嘴,没啥本事,婉如姐一个人顶他们几千几万个……”

“住嘴!”钱财神瞪了他一眼,看着对面两人,说道:“三皇子这次有什么吩咐?”

杨彦州和赵修文表情平静,已经习惯了这位钱公子如此说话。

要论做生意赚钱,他们两个加起来,几千个几万个可能也不如钱财神和林姑娘------虽然整个齐国就出了一个林姑娘,他们还是没办法反驳。

赵修文轻咳一声,说道:“是这样的,殿下近日在让人清查户部的账目时,发觉有些地方有问题,怀疑户部的账目被人动过了,不过,那做账之人的手段实在高明,殿下派去的人查了好几次,也没有发现更多的端倪……”

杨彦州接口道:“户部的账目有问题是肯定的,他们如此小心的隐瞒,其中定有更大的蹊跷,户部尚书是太子的人,若是能借着这次的机会,将他扳倒,如同断了太子一臂,若是能趁机扶持我们的人上去,对殿下大有益助……”

钱财神看了看他们,问道:“你们想让我帮忙查账?”

杨彦州和赵修文同时点了点头,“财神慧眼如炬,和银子有关的事情,哪怕蹊跷再小,也逃不过你的眼睛。”

“我知道了。”钱财神点了点头,说道:“如今殿下和太子势均力敌,太子一边的那些朝臣,深得他的信任,对他忠心耿耿,已不可能唯我所用,每拔除一个,便能削弱他们一分力量,户部尚书位置特殊,若是……”

钱财神说着说着,目光瞥了一眼,发现身旁的钱多多歪着头,撇着嘴角,还在自言自语,似乎对此颇为不屑的样子,心中气不打一处来,怒道:“你说什么呢,来,我不说了,你来说!”

钱多多怔了怔:“我说什么?”

“你什么都不知道,还不给我好好听着!”钱财神忍不住在他的屁股上踹了一脚:“你以为会做生意就够了,这里面的门道多了,朝堂上的事情,你一点儿都不懂,让我怎么放心的把钱家交给你?”

“爹,你怎么就不懂这个道理呢……”钱多多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世界上,其实很多事情都是共通的,做生意,打仗,或是夺嫡,都有很多共同点可以借鉴,就拿三皇子和大皇子争皇帝举个例子,其实这和做生意是一样的,不就是互相抢人吗,哪有那么难……”

钱多多说到这里,语气忽然一顿,摆了摆手,说道:“我说这些做什么,你们继续,我好好听着就是了。”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