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1章 世风日下

李易对这位叫做钱多多的年轻人印象深刻。

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他只为钱发愁过两次。

第一次是初到柳叶寨,为了一家人能够吃饱饭,每日东奔西走,想尽各种方法;第二次是在丰州的时候,柳二小姐受伤,在他们身无分文的情况下,需要成千上万两银子买药。

好在这两次危机都安然度过,第一次他想了很多生财门路,包括卖画,糖葫芦,如意露等,第二次则是因为遇到了善财童子。

散财童子。

如果没有钱多多的一掷千金,他不可能有那么多钱买那些珍贵的药草,柳二小姐的病也不可能好的那么快。

虽说那时候他们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但李易还欠他的一文返现。

这一欠就是五年。

他不喜欢欠人情,尤其是欠男人的情,欠钱也不喜欢。

钱多多起初只是觉得这位年轻人很面熟,虽然他之前从来都没有见到过,但是看到他的第一眼,就有一种油然而生的亲切感,似乎他们已经认识了好多年。

直到他听到他的声音,直到他接住那一文钱。

他终于明白,眼前这位,便是那位对他的人生产生了极大的影响,将他从歧途拉到正道的那位兄台。

这一辈子,对他产生巨大影响的人有两个。

第一个是他的父亲,他生他养他,教会了他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商人。

第二个就是眼前的兄台,他让他在人生最低谷的时候重拾自信,让他找到了人生的方向,从此海阔天空,迈入一番新的天地。

他在李易的对面坐下,看着手中的一文钱,想了想,忽然问道:“兄台听说过九出十三归没有?”

在当铺典当,月息一成,价值十两的东西,当铺只出九两,谓之“九出”;三个月之后,典当者要用十三两才能赎回,谓之“十三归”。

钱多多的意思是,他欠的时候是一文,五年之后,可就不止要还一文了。

李易目光望向他,问道:“知道一个胖子从楼上掉下来会变成什么吗?”

“变成什么?”钱多多的疑惑的摇了摇头。

“死胖子。”

李易为他解释过之后,再次看着钱多多,问道:“你还听说过九出十三归吗?”

钱多多摇了摇头:“没听说过。”

……

林家和李家的关系,除了有限的几个人之外,并无人知道。

但是林家和钱家的关系,整个齐国,几乎人尽皆知。

林家和钱家谁更有钱,外人并不清楚,反正没几个家族比他们两家更有钱,作为近几年从小小的丰州城,一路披荆斩棘,将生意做到整个齐国数一数二的程度,林家和钱家这几年来相互扶持,确切的说,在林家还是一个小家族的时候,钱家便开始动用家族资源,不遗余力的扶持林家,到后来,两家更是齐头并进,互惠互利,一步步的成为齐国商场上的两个巨无霸……

林家所处的丰州,是赵颐的地盘,李易当初也只是让他照顾照顾林家,没想到他这么实诚,几年的时间,就将林家推到了这个位置。

这其中,钱家功不可没。

李易早就听林婉如说过,钱家从一开始,就对林家提供了大量的援助,钱财神之名名不虚传,五六年前,他将生意做到了丰州最大,这几年,他随三皇子到了京师,便将生意做到了齐国最大,就算是现在的林家,也不如钱家底蕴深厚。

而钱多多,作为钱财神的独子,自然备受关注。

不过,他最受人关注的,不是钱家的背景,也不是他过人的经商天赋。

而是他每到一地,当地著名的才子文人,便会战战兢兢,心惊胆战,一些名气大的,更是直接退避三舍,不在他方圆十里的范围内出现。

与之相反,各地的青楼楚馆,对他则是格外欢迎。

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出手阔绰,经常一掷千金,还因为他认识那位传奇的“景国第一才子”,这件事情,在齐国已成共识。

钱多多曾经因为十余首上佳的诗词名扬齐国,虽然后来得知,那些诗词是出自他人之手,但这个“他人”,可不是随便某个人。

那是景国第一才子,他的诗词,不仅在景国流传甚广,在齐国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齐国诗圣赵修文曾当众直言:“今天下才共一石,李易独占八斗,我得一斗,天下共分一斗。”

虽然不排除赵修文有酒后自夸的可能,但能让向来对才气极为自负的赵修文说出这样的话,可见他对于那位“景国第一才子”,钦佩到了何种程度。

更何况,那李易的诗册,但凡齐国读书人,几乎人手一册,在有人做出比他数量更多,质量更好的诗词之前,没有人有资格反驳赵修文的话。

当然,这和钱多多没有什么大的关系,因为他的诗词都是别人送的。

起初,有很多读书人对此表示出了极为不屑的态度,为钱多多贴上“大草包”“抄袭狗”“不要脸”的标签。

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就没有人敢这么说了,如今,钱多多在仕子文人的心中,不亚于可止小儿夜啼的妖鬼精怪,据说,柳州几个有名的才子,听闻他到了柳州之后,连夜逃出了州城,结庐而居……

这些都是李易之后才知道的。

钱多多最终还是没有敢对他玩九出十三归的把戏,和林婉如在另一边商量着什么事情。

林勇目光向那边望了望,片刻后收回来,摇了摇头,说道:“这位钱公子,也真是奇怪……”

老方目光也看向那边,诧异道:“怎么奇怪了,除了胖了一点,哪里奇怪了?”

“你不知道……”林勇看了看他,摇头道:“钱公子那个时候在丰州,一直是读书人耻笑的对象,所有人都看不起他,他可谓是丰州城的笑话……”

“后来就不知道怎么了,那些读书人见了他,就像是老鼠见了猫,走路都是躲着走的,他整个人也像是转了性子,以前最讨厌读书人,现在是哪里有诗会词会,哪里有读书人,他就往哪里钻……”

一般来说,人的性格不是一成不变的,但也不是没有理由说变就变的。

遭受重大挫折,或是遇到人生中的重大转折,才会导致性格的突变。

或是遇到了人生中的导师,为他指引出人生的方向,点亮一盏明灯,照亮前行的路……

李易不知道钱多多的性格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看他现在的样子,总比当初饱受欺凌,忍气吞声要好得多。

至于那些读书人对他态度突变,不知道和另一些事情有没有关系。

早些年的时候,林婉如给他写信,偶尔会提及丰州城的一些怪事。

比如某位著名的才子,大早上被人在街巷中发现,赤身裸体,浑身上下只有一条兜裆布,鼻青脸肿,身上满是脚印。

这还不算,那段日子,丰州城读书人的素质整体下降,几乎天天都有逛青楼不给钱的才子在诗会上被人当众揪出来;抛妻弃子,被原配带着孩子找上门来的事情也屡见不鲜……

见微知著,连本该素质最高的读书人都是这个样子,赵颐这些年只顾着争夺皇位了,忽略了对于丰州的管理……

当街裸奔,嫖娼不给钱,抛弃妻儿……

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