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1章 尘埃落定

虽然李易和这位叫做杨万里的老头并不熟,今天是第一次见面,但他几乎可以断定,这是一个非常自私的人。

有所予,必有所图……,一个何等自私的人,才能说出来这么自私的话。

他娘把他养这么大,付出了多少,图的是什么?

王丞相一把年纪,放弃皇都优渥的生活,放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高位,冒着生命危险,跟着杨柳青东奔西走,一心一意的辅佐她,他图什么?

柳二小姐因为一个师徒的名分,召集柳盟高手,亲自帮她拿下五座城池,她又图她什么?

……

这老头不仅自私,而且自大,喜欢将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别人。

杨柳青是他的师侄,他帮师侄报仇,帮师侄完成心愿,帮师侄规划人生……,这怎么了,怎么了?

杨万里看着他,沉声道:“女子为帝,古往今来,前所未有……”

“拉倒吧!”李易挥手打断他的话,“不要以为你年纪大就可以不负责任乱说话,谁说古往今来没有女人做皇帝,你平时除了练功,一点儿都不关注时事吗?”

“再说了,就算是没有女子为帝,她为什么不能做开创先河的第一个?”

“你!”杨万里被李易问的哑口无言,深吸口气,说道:“若是老夫坚决反对呢?”

“那就拖出去埋了。”

“你不会这么做。”

“我的确不会。”李易点了点头,这老头再怎么说也是杨柳青为数不多的亲人,他不可能真的把他拖出去埋了,但他在武国的人气不低,如果铁了心和她们作对,会多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我可以废了你的武功,找一个院子,让你安安稳稳的颐养天年,你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李易看着他,问道:“你打得过我们家二小姐吗?”

“……”

“她当了皇帝以后呢?”杨万里深吸口气,想了想,看着他问道:“她要把江山传给谁?”

“这就是她的事情了,王丞相刚才没有告诉过你吗……”李易摇了摇头,说道:“传给她的儿子,或者传给她的女儿,那是你们杨氏的事情,你们爱传给谁传给谁,反正不会传给我儿子,与我无关。”

李易知道杨老头在担心什么,他不是担心杨柳青会成为武国乃至于世界上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皇,他担心的是杨柳青成为女皇之后,他会对武国的皇权横加干涉。

这种事情,他在景国已经经历过一次了,如果不是他们一家对当皇帝实在是没有什么兴趣,武国的皇帝就该是他的孩子而不是杨柳青的孩子,杨老头现在也被种在了地里而不是站在这里和他说话。

该解释的他已经解释清楚了,他看了杨万里一眼,转身走出房间。

和他在这里浪费时间相比,他更想去看看如意那边的情况。

他的心里有些纠结,既希望如意突破,又不希望如意突破,既希望她能实现愿望,又不希望一辈子活在她的阴影之下,她不突破,他才有机会翻身,她突破了,他这辈子就只能被她压在身下。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如意已经从房间里面走出来了。

李易走过去,忐忑的问道:“怎么样,突破了吗?”

柳二小姐瞥了瞥他,说道:“只是有些感悟而已,宗师哪里是这么容易突破的……”

李易长长松了一口气。

柳二小姐看着他,问道:“你好像很开心?”

李易怔了怔,说道:“你有新的感悟,我为你开心……,没有突破就没有突破,徐老都说了,你突破靠的是机缘,过阵子我们去外面走走,看看山水风景,说不定机缘到了,自然而然就突破了……”

李易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如意同学,继续努力啊,我相信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

……

杨万里和田前辈的出现,算是一个意外,在徐老的邋遢魅力影响下,此事终于尘埃落定。

那位田前辈靠在床边,拉着杨柳青的手,歉意的说道:“姑娘,老婆子对不起你……”

杨柳青笑了笑,表示并不在意。

杨老头换了一身衣服,他不招另外两位宗师待见,和王丞相以及卫良等人商议着什么,看到李易走进房间,像是防贼一般,急忙走过来,将杨柳青叫去。

其实有三位宗师,足以潜进武国皇宫,采用暴力手段让如今的武皇退位。

但一来田前辈受了重伤,损了根基,需要很长的时间去调养,老徐肯定是要陪在她的身边的,这个计划暂时不能施行。

二来,李易也没有想着这么做,逼迫武皇退位,虽然能直接达到他们的最终目标,但是只有上层建筑,根基不稳,武国还是一个纷乱的武国,这和他们的初衷不符。

他们采取的策略是一路打,一路治理,立足西北之地,一州一城的向着外面扩张,这样虽然会花上一些时间,但她登基之后,武国的内乱,也会随之结束,随手一划,就是一个女皇的新时代。

“她受了伤,需要静养,这一次,我就不跟你们回去了。”徐老看了看床上的田前辈,转头看着他说道。

李易点了点头,武国基本已定,蜀州和如意城,也一直安定,徐老留在这里,照顾田前辈之余,还能顺便护着杨柳青,以防杨老头后悔,他主动提出来,倒是不用他亲自开这个口。

其实他们接下来,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做了,大概就是游山玩水,周游诸国,圆了如意的江湖梦,好好陪陪如仪她们,当然,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齐国还是景国,都还有一些事情,需要了断。

当然,这些都是回到如意城以后需要计划的事情了。

徐老想了想,看着他问道:“你们要去齐国吧?”

李易微微点头,齐国是一定要去的,齐国的生意交给了林姑娘,连他自己都没有预料到,他这个甩手掌柜,一做就是四年,每年从齐国运来的银子,占据了府中所有进项的一成以上,看似只有一成,但这已经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了。

这四年间,除了定期的一封书信之外,和林姑娘就再没有什么联系。

除此之外,和那道姑以及圣教的恩恩怨怨,也到了该了结的时候了。

徐老看着他,说道:“如果有那道姑的消息,第一时间告诉我。”

徐老这个人就很奇怪了,他当年吃了那么多的苦,罪魁祸首分明是二叔公,却偏偏对那道姑念念不忘,日思夜想着教她做人,这是典型的欺软怕硬……

“什么道姑?”靠在床头的老妪忽然问道。

“一个女宗师。”李易想了想,说道:“和徐老有旧。”

“女宗师?”田前辈目光动了动,看向徐老,问道:“有消息就第一时间告诉你……,你很想见她?”

“想。”徐老点了点头,咬牙道:“做梦都想!”

李易叹了口气,转身走出房间。

作为一条单身了一辈子的单身狗,有些事情他不亲身体验,自己是教不会他的。

今天的这一课,应该能让他懂得一点,在遇到极端情形的时候,应该爆发的是强烈的求生欲,而不是强烈的送死欲……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