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5章 天降宗师

填饱肚子,保证能活下去,是生而为人最基础的诉求。

五州联军的主将已经被那名反叛的偏将干掉了,无从得知他是出于什么心理,作为主将,居然会犯下如此的大错,在全军将士都填不饱肚子的情况下,死也要下令攻城。

卫良他们出城接收那些叛军的时候,没有遇到多么强烈的反抗,反抗的人,都被他们身边的同伴拿下了。

一万多人,每天要消耗掉非常多的粮食,不过,虐待俘虏的事情,杨柳青是做不出来的,好在沧州今非昔比,最不缺的就是粮食,短时间内,不会遇到粮食危机。

卫良他们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将那些降兵打乱重编,带出沧州。

南州、林州等地,现在已经落在了他们手里,要尽快带着这些人回防,以免出现新的变故。

至今,杨柳青她们已经拥有了六州之地,手中掌控的兵力,也达到两万有余。

沧州如今已经变成大后方,留下一些人在沧州,其余的人,要分批赶往已经变成前线的南州等地……

两万兵力并不多,下一步便是进一步的扩大队伍,她们对此已经是轻车熟路,在高福利的吸引之下,用不了几个月,她手上的兵力就会成倍增长。

等到南州等五州彻底的安定下来,她的手里,也会拥有一支指哪打哪,无战不胜,无城不克的雄兵……

在诸国普遍还都使用冷兵器的时代,只要不是遇到开了上帝视角的景国,经过一番训练,拥有天罚,大炮,火枪,各种火器装备的她们,近乎可以以横扫的姿态,扫平挡在前方的一切……

南州,林州,云州,华州,同州,五州同时沦陷,五州联军攻打沧州惨败,南州都督身死,联军被端蓉公主收编,自此,以端蓉公主为首的势力,已经在武国西北占据了六州之地,成为当之无愧的一方霸主……

这个消息,一经散播,便以极快的速度,在武国境内迅速传播。

抚州。

抚州同样位于武国西北,却和南州等地不同,不受朝廷管辖。

在几年前武皇发动暴乱,杀兄弑父,坐上皇位之后,抚州刺史便以武皇有违天命为由,反出朝廷,自号“康王”,因抚州占据地形优势,易守难攻,这几年朝廷围剿了数次,都是无果而终,他们趁此机会,发展壮大,如今已是武国西北地区,数一数二的大势力。

当然,现在只能数二数三了。

此时,原抚州刺史,如今的“康王”,却失去了往日的淡定,在府中不停的踱着步子,直到有一人快步走进堂内,他立刻抬头,焦急问道:“消息可曾有误,端蓉公主真的连夺五州,五州联军败了?”

走进来的那名青年点了点头,郑重的说道:“回王爷,具体的情况还不知道,但是包括南州在内,五州州城,的确已经挂上了端蓉公主的旗帜,有消息称,南州都督带领的五州联军前脚刚走,后脚就被人在同一晚夺了五州州城,控制了各方衙门,原以为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只是想不到,鹬和渔翁,居然都是端蓉公主的人!”

“康王”沉默了片刻,又问道:“传言说,端蓉公主拥有景国天罚,此消息是真是假?”

“此消息,还没有得到最终的确认……”那年轻人沉吟了片刻,才缓缓道:“只是听说,五州联军,在距离沧州州城二里之外的时候,就有天外陨石落入军营,其威力,不弱于景国天罚,联军因此伤亡惨重……,而他们攻城之时,雷霆般的轰鸣声音,十余里外也清晰可闻……”

那康王喃喃道:“那就应该没错了……”

“莫非,端蓉公主投了景国?”他的脸上露出惊疑不定之色,抚州距离南州等地并不远,若是她们再向前推进,很快就到抚州城下了。

他有信心抵挡住朝廷的进攻,可没信心胜过景国的天罚……

康王想了想,面上流露出一丝忧虑之色,“暂且再观望观望!”

灵州。

灵州刺史,都督,以及州内重要官员,脸上满是恐惧之色。

“他们真的拿下了五州!”

“快,快派人传信皇都!”

“灵州危矣!”

武国南部,某处被占据的州城。

几名赫赫有名的反王齐聚。

“端蓉公主卷土重来?”

“沧州,南州,林州……,她们居然已经拿下了六州!”

“若是等到她们再成长起来,岂不是会成为我等大业路上的绊脚石?”

……

武国原本就已经是一滩浑水,波浪翻涌,端蓉公主在西北做的事情,更像是一颗巨石投入水面,掀起了能够搅动整个武国的波澜。

西北之地,无论是官府还是反贼,皆是人心惶惶,担心他们会成为下一个南州,其余地方,对于端蓉公主的警惕,也瞬间提升了数个档次。

皇都,深宫之内,御书房。

几名宦官宫女跪在地上,脑袋埋的很低,瑟瑟发抖。

武皇已经将御书房砸的不成样子,推倒了书架,掀翻了桌椅,仍然不解气。

接连踹翻了几名宦官宫女,他双目血红,嘶声吼道:“废物,都是废物,五州攻不下一个沧州,朕养这些废物有什么用!”

他的脸上满是愤怒,却极少有人能够看到愤怒背后隐藏的一丝深深的恐惧。

他将翻倒的椅子扶起来,坐在上面,大口的穿着粗气,“来人……”

“陛下!”一名宦官从殿外走进来,走到他的前面,微微躬身。

“八百里加急,告知各地官府驿站,若是遇到那位女前辈……”他舒了口气,说道:“告诉她,朕已经有了那“徐天”的消息,只要她帮朕杀了端蓉公主,朕就告诉她徐天在哪里。”

那宦官抬头看了看他,小声道:“可是陛下,我们并不知她要找的人在哪里……”

“朕是皇帝,朕是一国之君,她也是武国子民,朕让她杀个人怎么了,她有和朕讨价还价的资格吗!”

看着忽然变得暴怒的武皇,那宦官低下了头,沉声道:“遵旨。”

……

杨柳青她们夺下这几州之后,南州附近的武国官府没有什么动静,周边几股大的反贼势力却是都派了人过来,表达了善意,生怕杨柳青下一步就将炮筒对准他们。

其实这完全是没有必要的,她们刚刚拿下这么大一片地方,治理安定,扩大组织还来不及,哪里有空再去搭理他们,他们也不必表达善意。

等到这边的事情结束了,将沧州南州等六州连成一片,他们就更不必表达善意了,迟早要用大炮轰开他们的城门……

当然,伸手不打笑脸人,就算是敌人,也不能在这个时候翻脸。

卫良他们还亲切的带着众势力派过来的使者,观看了一场军事演练,天罚大炮火枪齐上,据说,当他们看到红衣大炮一炮轰出两里外,将一座房屋夷为平地的时候,当场就有人连站都站不稳了……

能省下的力气,还是要省下的,如果不需要武力胁迫,不用大炮轰开他们的城门,他们就能主动投诚,自然最好不过。

如意前两天就回来了,她们用对待混乱之地那些山贼的手段,将这五州之内的大小匪盗全都肃清,以后的治安问题,不用怎么担心。

倒是等到他们离开以后,杨柳青的安全问题,需要格外留意。

如果她出了事情,那么之前做的一切,都没有什么意义了。

再过一段日子,如仪是要和他一起走的,徐老肯定也不愿意留下,她身边还有柳盟的高手,自身实力也不差,只要对方不是宗师,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虽说遇到宗师的可能太小,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李易走出院子,抬头望天。

如果天上能够掉下来一个宗师,留在她身边保护她,那该有多好?

武国某州,一名发须皆白的老者骑在马上,面上隐隐有一丝担忧。

他夹紧马肚子,抖了抖缰绳,官道上只余一道烟尘。

烟尘所指,正是沧州方向!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