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3章 还是人吗!

“爹爹,外面在做什么呢?”

原本在练功的李端,听到外面传来震天的声音,小跑过来,问李易道。

李易将他抱起来,放在腿上,说道:“外面啊,外面在放炮仗……”

“放炮仗?”李端眼前一亮,说道:“爹爹,我也要去看放炮仗!”

李易不介意在孩子还小的时候,带他到处走走,见见世面,但是现在沧州城外的那些场面,血腥残忍,别说是李端,就算是他看了,也会留下挥之不去的阴影。

他摸了摸李端的脑袋,笑道:“想看就去看吧,让徐爷爷带你去,记得早点回来,你小姨过几天就回来了,她离开这么久,端儿一定很想她吧?”

李端从他腿上跳下来,正色说道:“爹爹,我不看放炮仗了,端儿是男子汉,男子汉就要好好练功,练好了功夫,等到小慕长大了才能保护她,不让她被人欺负,我还要保护小蕊,还要保护小娘,保护好多好多人……我不能松懈。”

“爹爹,我去练功了。”

李易看着他走回院子里,摆开架势,一拳一脚,已经有了一点儿小小的气势。

虽然他从小就是所有人的宝贝,但是包括如仪在内,所有人都没有惯着他,三岁的李端,比十三岁的杨甫还要乖巧懂事,李易深感欣慰。

他转头看了看外面,爆炸声还在此起彼伏,只要天气允许,这东西无论是用于攻城还是守城,都是无往利器,除非人数相差悬殊,生生用人命堆上来,两万人对一万人,如果没有遇到神一样的统帅,几乎没有获胜的可能。

很显然,在没有粮草的情况下,居然选择用半天的时间追上来,立刻攻城,敌军的统帅,显然不那么高明。

城墙上。

樊将军搓了搓手,说道:“他娘的,老子打了二十年的仗,居然不知道仗还能这么打,只要站在城墙上扔石头,敌人一波一波的上来送死,这不就是割韭菜吗……”

卫良看了看下方,敌军已经退了下去,吩咐左右道:“清点一下伤亡,暂作休息。”

虽然兵士们都没有出城,但还是有人伤在了敌军的箭矢和投石上,当然,和对方数千伤亡相比,他们的损失,低的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沧州州城五里之外,撤退的一万多人,暂时扎营。

大营之中,气氛沉闷。

“庞将军,他们有景国的天罚,我们赢不……我们怎么办?”一名偏将刚刚开口,想到了那名因为有损士气而被庞将军祭旗的偏将,立刻改口。

那庞将军想了想,阴着脸说道:“修整半个时辰,进行第二次强攻!”

本以为沧州还是原先的沧州,两万兵力,足以轻易攻破沧州残破的城墙,长驱直入。

怎奈何,对方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将城墙修建的如此坚固,还拥有了景国的天罚神器……

但他们不能退。

他们没有了粮草,也就断了后路,只能进,不能退,进还有一线生机,退只有死路一条。

那副将走出营帐,大声道:“全军修整,半个时辰之后,第二次强攻!”

城墙之上,樊将军看着逐渐向这边逼近的敌军,三下五除二将手上一个夹着肉的馒头啃完,大声道:“准备迎敌!”

片刻后,他看着此次专注于攻击城门的敌人,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挥了挥手,“扔!”

下方,城门口处。

雷霆炸响,每一声都有人倒下,每倒下一人,后方便有人站出来,用力的将一根粗壮的巨木撞击城门,发出沉闷的声响。

“全力攻城,城门打开,我们就赢了!”

他们脸上露出疯狂之色,撞击着一下又一下,城门在他们的撞击之下,剧烈的摇晃起来。

最前方的一人脸上露出激动之色,大声道:“城门马上就要破了,用力,再用点力!”

轰!

轰!

数十人抱着那巨木,撞击在城门上,厚重的城门,也抵挡不住这强烈的撞击,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终于,在某一次撞击之后,那根巨木,直接撞穿了城门,两扇城门,轰然散架。

然后他们看到了城门之后的城墙。

最前方的一人兴奋的冲了进去,撞在厚实的城墙上,撞了个头破血流。

他抬起头,摸了摸额头上的鲜血,看着面前的城墙,眼神空洞。

“妈的!”

他像是全身的力气被抽空,瘫倒在地。

城门,城门------他们居然把城门砌起来了!

沧州的守将是谁,谁下的砌城门的决定,他是猪吗!

对一支军队来说,出击能力很重要,非常重要!

封住城门,虽然敌人进不去,但是他们也出不来。

敌人可以堆土做瞭望台,利用比城墙高的瞭望台压制城墙弓箭手,然后挖开城墙,打进城内……

敌人还可以绕过城池,直击后方,只留下一小股精兵监视……

没有比封死城门更愚蠢的守城方法了!

虽然沧州就已经是武国最西北的城市,没有后方了,虽然他们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不可能绕开,但封死城门,他们难道不打算反击吗?

对方不反击,他们就攻不进去,攻不进去,他们吃什么?

躲在城墙上扔那些恐怖的玩意儿就够无耻了,现在居然连城门都封死了,他们------他们还是人吗!

外面雷声滚滚,凭借他们几个人,是无法挖开城墙的,那领头之人含着泪,嘶吼道:“退,撤退!”

……

城墙之上,看着第二次退走的敌军,卫良回头看了看樊将军,问道:“你哪里学的这么多招数,够阴损!”

“过奖过奖……”樊将军谦虚的拱了拱手,说道:“都是景王教得好,景王说了,对方没粮食,打不进来,坚持不了几天的……”

卫良点点头,作为将领,他和樊桥都知道,堵死城门,一般是那些文官们想当然的思维,是最愚蠢的做法。

然而景王让他们知道,什么叫事无绝对。

沧州之后便是混乱之地,对方的目的只有沧州,不可能也不会绕过去,想要通过围城耗死沧州,他们的人数还不够,更何况,沧州城内,如今粮食堆积如山,足够耗死对方几十上百回了。

从始至终,他们只需要站在城墙上扔天罚就行了。

他们根本不用出去和对方正面交锋,用不了几天,外面这两万……,现在怕是只剩下一万出头的大军,就会不战而败。

沧州城外,大军已经退出十里。

庞将军坐在帐中,眼中满是血丝。

一名偏将掀开营帐,走进来,沉声说道:“将军,两次攻城,我军伤亡六千有余,有能力再战的,还有一万两千余……”

他说完之后,又抬头看了看,艰难道:“将军,我们的粮草,已经用光了……”

庞将军握紧拳头,片刻后又松开,咬牙道:“杀马!”

那偏将面色一变,“将军,杀了马,虽然能够解一时之急,但我们的骑兵可就废了!若是敌人出城,我们的战力便会大损!”

“难道你还没有看出来吗?”庞将军看着他,问道:“他们就是想耗死我们!”

“传令下去,包围沧州!”他的声音阴沉,说道:“等到后方的粮草运来之后,再派人去各州征调,我倒要看看,他们城里的粮食,足够他们吃多久!”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