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3章 快去把少爷藏起来!

京城令刘大有近日来公务十分繁忙,每日披星戴月,经常忙到半夜三更,头挨着枕头就能睡着,导致正妻和小妾都对他颇多抱怨。

对于她们幽怨的眼神,他也只能当做没看到,京都的几座书院还在紧锣密鼓的筹备中,等到相应事宜筹备完毕之后,又要面临招收生员的问题,公主殿下将这件事情交到了他的手上,他自然得全力以赴。

如今陛下退居幕后,长公主暂理朝政,他刘大有比起朝中的大多数官员,就多了一份先机,毕竟,原安溪县县令的身份,以及他来京之后的作为,使得他的身上早就贴了长公主的标签,要不然,筹备书院这种能捞得着大功劳的差事,也落不到他的头上。

好在自长公主理政以来,朝中风云变幻,许多人一时间摸不清形势,倒也使得京都安定了许多,没有诸多的杂事烦他,让他能够一心一意的筹备书院之事。

“大人。”

县衙赵捕头敲了敲门,从外面走进来,站在堂下,对他恭敬地拱了拱手。

“何事?”刘县令瞥了他一眼,问道:“难道又有什么棘手案子了?”

“倒也不是棘手……”赵捕头摇了摇头,说道:“今日在外面看到陈国公府的人和宁远侯府的人在街上动手……”

“陈国公府,宁远侯府?”刘县令放下笔,皱眉道:“这两家的关系不是向来紧密,又都是蜀王的人,动的哪门子手,他们告到衙门了?”

“那倒没有。”赵捕头摇了摇头,说道:“宁远侯府的人似乎是吃了亏,后来就各自散了。”

刘县令瞪了他一眼,说道:“没告到衙门你找我干什么,还嫌本官这里事情不够多吗?”

“属下多嘴!”赵捕头连忙躬身,转身退出堂内,小声嘀咕了一句,“那余家公子招惹谁不好,招惹陈家那位三小姐……”

“谁?”听到那一个名字,刘县令整个人一哆嗦,问道:“你说谁!”

片刻之后,听赵捕头讲完,刘县令才松了一口气,喃喃道:“没插手就好,这件事情,你就当做没看到,千万别沾……”

端阳郡王那两根肋骨是怎么断的,他可是比谁都清楚。

而且,虽然他到京都没有多久,但在这之前,对于那位给事中大人的传言,他可是早有耳闻了。

那是一个只要被触及到逆鳞,就六亲不认的疯子啊,余家,余家,麻烦大了……

陈国公府。

“余家……”

陈冲抿了一口茶,说道:“长公主三次登门,余鼎丰都称病不见,几个经营纸坊的大族,他也已经放出话去,一张纸都不会卖给书院,官坊是朝廷的,不可能全为书院服务,这个问题解决不了,长公主的书院,怕是只能建在天上。”

在他对面,陈庆点了点头,“贵妃娘娘这次对余家很满意,再加上余家向来都是蜀王殿下的钱袋子,此次崔家损失惨重,余家的重要性便更加的凸显出来,余家日后,在朝中的地位不会低,或许到时候,连我陈家也要仰仗……”

虽然不希望被别人爬到头上,但就眼下而言,余家的重要性,却是要超过陈家,日后若真能成事,论功封赏,余家自当功不可没。

兄弟二人又对当今的朝局评判了一番,有下人进来禀报。

陈庆看了下方一眼,淡淡问道:“何事?”

那下人立刻道:“方才在外面,陈家的几名护卫,和宁远侯府的余三公子,发生了一些冲突。”

“宁远侯府,余三公子?”陈庆闻言,眉头皱了皱,问道:“是立言还是立行,因为何事,可有人受伤?”

“不是两位公子,我们府上无人受伤,倒是余三公子吃了些小亏。”

“没伤着人就好。”陈冲摆了摆手,说道:“少年人之间,年轻气盛,可以原谅,这没什么,差人备上一份厚礼,送到余府,此事就算揭过去了。”

若是其他人,自然是用不着厚礼的,但余家不一样,余家前途无量,陈家还是得表现出一点儿诚意。

他看着那下人,问道:“不是立言和立行,难道是立身?前几天才禁闭过他,今天刚放出去,他就又惹事了?”

那下人跪倒在地,低声道:“也不是立身少爷,是,是三小姐身边的护卫,那,那余家三公子不知三小姐的身份,说了一些污言秽语……”

“妙玉?”陈冲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问道:“姓余的说什么了,说!”

“他,他说,说三小姐是……,是青楼女子……”

啪!

茶杯碎裂,茶水四溅。

“混账东西,他余鼎丰教的好儿子!”阴沉至极的声音在堂内响起。

不多时,陈府之内,便响起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陈家二爷一脸铁青,数十名护院跟在他的身后,匆匆的出了陈府,一路向西,气势汹汹,沿途行人皆是惶恐的退让,心有余悸的望着某个方向,不知到底发生了何事……

宁远侯府。

衣着华丽的妇人眼眶含泪,拉着余三公子的手,悲泣道:“这,这是谁下的手,我可怜的誉儿……”

“陈家……,你们怎么和陈家的人起冲突的,说了多少次了,近来京都形势不明,尽量少给我惹事,都没长耳朵吗?”一名中年男子站在她的身边,有些心疼的看了一眼鼻青脸肿的余三公子,转过头,冷着脸问几名护卫道。

一名护卫惶恐的说道:“三公子什么都没做,他们就先动手了,这一次,真的不是公子的错!”

说着,他便将事情远远本本的说了一遍,当然,少年辱骂那位陈家女子的话,自然是被他略过去了。

“就为了一个青楼女子,得罪陈家……”宁远侯余鼎丰阴沉着脸,说道:“你什么时候能给我长点心!”

“陈家欺人太甚,誉儿什么都没有做,他们就将誉儿打成这个样子……”那妇人眼眶里面含着泪水,咬牙道:“老爷,这件事情,你一定要给誉儿讨回公道!”

中年男子看着余三公子,皱眉问道:“你当时已经报出来历了,无缘无故的,陈家的人为什么要对你动手?”

余三公子脸上满是愤恨之色,说道:“我怎么知道,他们陈家的人都是疯子,陈家那个二爷是,那个白头发的女人也是,我就是说了她一句……”

“你说……,什么?”宁远侯脸色一变,心中咯噔一下,问道:“什么白头发的女人……”

余三公子却像是没有看到自己父亲脸上的慌乱,说道:“不知道,只听那人说是什么三小姐……”

“陈三小姐,陈三小姐……,不好!”

宁远侯脸色苍白,刚刚喃喃了几句,便有一人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进来。

余家一位下人喘着粗气,飞快跑过来,面色惶恐的说道:“老爷,老爷,大事不好了,陈家,陈家的人打上门来了!”

宁远侯脸色狂变,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挥了挥手,“快,快去把少爷藏起来!”

……

陈家二爷,给事中陈冲带了一群人,气势汹汹的冲击宁远侯府,即便是从来不缺热闹看的京都,也算得上是一件大热闹。

得知消息之后,极短的时间之内,整个京都就沸腾起来。

无数人都在关注此事的进展,有人在府中观望,也有些人,匆匆的出门,向着宁远侯府的方向赶去。

县衙之内,刘县令再次叮嘱陈捕头:“记住,你刚才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不知道……”

户部衙门,曾侍郎匆匆告假,立刻便乘轿出了门。

崔家府邸,一亮马车从侧门驶出,飞快的向着某个方向驶去。

秦府。

刚刚得知消息的秦彦快步走出府门,正要踏上马车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大哥这是去哪里?”

秦彦一只脚已经踏上了马车,回过头看了一眼,皱眉道:“你又去哪里了,午膳都没有在家里吃,父亲大人刚刚还问起……”

秦家五爷笑了笑,说道:“今日勾栏又有新戏,看得入神,便忘了时间……”

“你要喜欢听戏,家里买几个伶人便是了,那种地方,还是少去为妙。”秦彦说了一声,便登上马车,放下车帘,催促道:“快,去宁远侯府!”

秦家五爷摇了摇头,背着手踏进秦府的时候,小声喃喃了一句。

“家里的戏,又怎么能有外面的好看?”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