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1章 敢不敢赌?

“解决雕版问题?”

李轩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一样,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李易,“你说的容易,你以为那是现有的经史子集啊,雕版多到数不胜数,你说的那些教材,全都还没有编纂出来,几十上百本书,我上哪去找那么多的工匠一一去雕,就算是真的雕出来了,还不知到了猴年马月……”

“至于改良造纸,降低成本------要是能降低的话,早就降低了,市面上纸类繁多,但适用于书写的,也就那么寥寥几种而已,像余家那样流传数百年的门阀世家,都有自己独有的造纸配方,也是如今市面上流传最广的,他们不配合,这件事情就无法寸进……”

李轩说的唾沫横飞,语气颇为不忿:“这两个问题,千百年来也没有人解决,哪里是我们能随随便便完成的?”

李易瞥了他一眼,说道:“哦,要不赌一把?”

李轩望着他,问道:“赌什么?”

“就赌我能不能造出价格低廉,质量上乘的纸张,能不能想出在短时间内大量印制书籍的方法。”

“呵呵,这两样东西,可都关系着全天下读书的仕子,你也别想炸我,你要是有这种法子,早在筹建书院的时候就拿出来了,怎么会等到现在?”李轩冷笑一声,问道:“说吧,赌注是什么?”

“赌注暂时没想到,以后再说,不过肯定不会太过分……,怎么,你怕了?”

“怕?”李轩冷笑一声,“也不出门打听打听,我堂堂世子殿下,怕过什么?”

“那你到底赌不赌?”

“不赌。”

------

不怕归不怕,明知是必输的结局,还非要和他赌,那就不是怕不怕,而是傻不傻的问题了。

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但凡他和自己打赌,一定是对某件事情胸有成竹,今天他语气这么笃定,肯定是成的不能再成了,这个赌傻子才会打。

李轩脸上露出恶狠狠的表情,说道:“这个余家,你可要好好敲打敲打,给明珠出气!”

李易拎起那两条鱼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今天的鱼,应该怎么吃呢?”

------

“这两天,真的是谢谢您了。”

布庄之中的小阁,曾醉墨起身给那位白发女子行了一礼,白发女子微微一笑,说道:“不妨事,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这些东西好多年没有碰过了,有些手生,以后应该也没有机会做,时间再久一点,怕是会忘掉……”

曾醉墨摇了摇头,说道:“怎么会没有机会做呢,不知道您的孩子成亲了没有,以后您的孩子也有了孩子,穿着您亲手缝制的衣服,一定会很开心的。”

“我的孩子……”白发女子的目光有些恍惚,随后便微微一笑,说道:“也是,趁着现在还能做,便多做一些,等到再过几年,就力不从心了……”

她转头笑看着那姑娘,说道:“这店里的布料我很喜欢,以后如果有什么新的款式,劳烦姑娘帮我留意留意。”

曾醉墨笑着点了点头,“最近京都里面出名的布料,这里都有,只要您听过名字的,尽管差人来拿就是了。”

出于一些营销的原因,很多上等的布料,都是需要提前预热,在京都引起一段时间的讨论,被人热议之后,才会推出来。

在这之前,别人几乎是不可能拿到布料的,但这几家布庄以及京都的成衣铺子,都是她一个人做主,自然不存在拿不到货的问题。

陈妙玉忽然看着曾醉墨,问道:“曾姑娘快要成亲了吧?”

曾醉墨闻言,脸色有些发红,低声道:“没,没有的事……”

陈妙玉看着她,脸上露出笑容,拉着她的手,说道:“虽然我们是女子,但既然遇到了喜欢的人,还是要去争取的,一时的矜持,又怎么比得过一辈子的幸福?”

听到这句话,她的脸色更红------看也看了,亲也亲了,抱也抱了,连那种羞人的话都说出来了,她哪里还有什么矜持可言?

“总之,现在做的事情,不要让以后后悔就是了。”陈妙玉拍了拍她的手,说道:“我也该走了。”

“我送您。”

虽然接触的次数不多,但两人之间却极为投缘,携手走出里间时,听到了店铺里面传来略显杂乱的声音。

店铺内,一名少女满面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这位公子,“软烟罗”和“蝉翼纱”,本店暂时还没有到货,还请您稍等几日,只要一到货,我们马上就派人通知公子……”

店铺之内,那年轻公子搂着一名妖娆女子,低头小声道:“你看,人家这里没货,我们也没办法不是……”

那妖娆女子娇嗔着说道:“哪里是没货啊,这两种布料,只有她们店里产,余公子不知道,她在这里给您说没有,群玉院那些骚狐狸,一个个的,可都用上了。”

年轻公子脸上露出踌躇之色,这布庄他是不知底细的,但也知道,在京都做生意,怎么可能没有一点背景势力。

余家也是景国一个不小的门阀世家,虽然比不上崔家王家,但也差不了多少。

因为蜀王的关系,余家和崔家之间的来往也格外密切,和崔家主要经营珠宝生意不同,余家经营了数十年的纸坊,余家的纸名满景国,在大多数的人眼里,都属于顶级的书香世家。

不过,这些并不是他自傲的资本,至少他们余家现在,可还没有能让他在井底横行无忌的资本。

就在那余公子心中犹豫之时,身旁的那妖娆女子凑过去,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一句。

“奴家可是听说,那“软烟罗”和“蝉翼纱”,可是极薄极薄的,颜色也好看,若是穿在身上,半遮半掩的,一定好看……,到时候,奴家穿给公子看……”

这位余公子虽然不知道“软烟罗”和“蝉翼纱”是何物,但这女子的话,他可是听懂了,脑海中顿时有一幅模糊的画面浮现出来。

余家在京都虽然不足以横行,但那是之前,现在,连一手主持朝政的长公主都有事求到他们余家,也没有见到父亲一面。

崔家近来对余家可是满意到了极点,等到以后,蜀王殿下上位了,他们余家或许还能再往上爬上一爬,即便是这店铺的后面有什么人在,怕是也不敢惹现在的余家。

再次想到刚才脑海中浮现出的那一幅惹眼的画面,余家公子将手伸进下袍,调整了一下姿势,随后看着那少女,怒道:“竟敢欺骗本公子,没有到货?那你告诉我,外面的那些布料,是从何处来的!”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