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3章 通情达理李县候

王岳最终还是下来了,他所在的那一支,只是王家的某一支脉,在王家不怎么受重视,就算是他的父亲,也不敢在王家大公子面前摆什么谱。

“实在是抱歉,李兄,是我王家教导无方,给你添麻烦了。”王永歉意的看着李易,回过头时,脸色却瞬间沉了下来,冷声道:“还不快给李县候道歉!”

他所气愤的,不仅仅是王岳惹到了不该惹的人,更是因为他结交了不该结交的人,这是王家更不能允许的。

名叫王岳的少年此时哪里还有之前的嚣张样子,低着头,压低声音说道:“李县候,对不起,我错了。”

听到他细弱蚊蝇的声音,王永沉着脸,说道:“声音大点,没吃饭吗?”

王岳抬起头,看着李易,大声说道:“对不起,我错了!”

“哦?”李易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问道:“那你不妨说说,你错到哪里了?”

王岳愣了愣,然后就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是啊,他错哪里了?

他不就是过来和朋友吃个饭,没招谁没惹谁的,还被人堵在这里,他错哪里了?

少年人还是受不了委屈,想着想着,眼眶就有些湿润了。

王永歉意的说道:“今日之事,真是对不起,李兄,过两日,王永一定亲自登门赔礼。”

王永带着王岳走了。

登门赔礼只是一个原因,王家和李家的合作,才是重中之重。

五个月不见,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和李易正面商谈。

留在酒楼之内的众人有些失望,王家未来家主亲自到场,居然没有发生点什么刺激的事情,还真是没意思啊……

不过,王永对于那人的态度,也着实让他们震惊了一把。

京都的水很深,能让王家未来家主如此小心翼翼的对待,不知道接下来,他还能不能镇住,那些陆续而来的大人物。

“多吃点青菜。”

“你也多吃点……”

可能是因为被那些人破坏气氛的原因,宛若卿和曾醉墨今天很客气,李易只好不停的给两人夹菜,缓和气氛。

曾姑娘是不太可能反过来给他夹的,宛若卿笑着将远处的菜夹在他前面的盘中。

目光在三人身上扫视了许久,邋遢老者狠狠的咬了一口鸡腿,移开视线,不忍再看。

街道之上,一辆马车之中,王永沉着脸,王岳低下头,一言不发。

他最终还是忍不住,抬起头,小声的问道:“大哥,那个人,到底是谁?”

“闭嘴!”

王永撇了他一眼,说道:“今日之事,我不会告诉你的父亲,但你以后要是还和那些人来往,就不要怪王家无情!”

王岳哆嗦了一下,连连点头。

今日之事,给他留下的印象极为深刻,他也从未见过平日里温和的大哥露出这样的表情,怎敢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上……

同时,那个笑起来甚至有些好看的面孔,在他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马车外面,一顶轿子从旁匆匆行过,直向某处酒楼而去。

礼部卫侍郎匆匆踏进酒楼,一眼就看到卫家捂着胳膊的两名护卫,眼皮一跳,大步走过去,问道:“少爷呢?”

卫俊良在上方挥手:“爹,爹,我在这里!”

卫俊良跑下来的时候,官差们并没有阻拦,卫侍郎看着他,皱眉道:“怎么回事?”

卫俊良支支吾吾的,一言不发,连秦小公爷被抽了巴掌都不敢反抗,王永都要以礼相待,他这个老爹,怎么想都不够看啊……

“卫侍郎。”刘县令走上前,对那男子拱了拱手。

“刘大人。”京城令卫侍郎还是认识的,看着他问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易偏过头看了一眼,说道:“这就要问问卫侍郎的公子了。”

“你是何人?”

卫侍郎只是听下人说自家公子被官差扣了,便匆匆赶来,具体的事情,其实还没有了解,看着旁边插嘴的年轻人,皱眉问道。

刘县令上前一步,说道:“这位是李县候。”

“李县候?”听到这个称呼,卫侍郎心中咯噔一下,但还是不死心的问道:“哪个李县候?”

“长安县候。”刘县令看着他说道。

这下卫侍郎的心彻底沉了下去。

长安县候,长安县候李易,这个名字,可真的是如雷贯耳啊……

蜀王乃至于秦相一系在他的手上吃了多少亏,受了多大的损失,根本难以估量,如今的朝堂,两股势力针锋相对,这位李县候,就是对方势力中的关键人物。

别说他一个小小的礼部侍郎,就是他背后的陈家,也得避其锋芒……

更何况,作为新任礼部侍郎的他,比谁都清楚,他的这个位置,是如何得来的……

尤其是听刘县令讲完事情的经过之后,卫侍郎额头上的冷汗就开始不受控制的往出冒了。

和这位产生冲突就已经够让他难受的了,更加可怕的是,自己这一方居然还不占理……

卫侍郎低着头,郑重的说道:“都是卫某教导无方,冲撞了李县候,本官这就将他带回去好好管教……”

李易摆了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无妨,年轻人冲动很正常,卫侍郎也不用太过责罚令公子,还是要以引导为主。”

卫侍郎愣了下之后,立刻点头道:“是是是,我知道了,多谢李县候!”

他此刻心中诧异至极,这位李县候,如此通情达理,好像也没有传言中那么难缠。

看起来,很好说话啊……

“冲撞的事情就暂且不谈了。”李易看着他,说道:“只是,令公子刚才弄脏了我这位朋友的衣服,不知道……”

“该赔!”卫侍郎猛的点头,说道:“这是应该的,这位姑娘的衣服,我会让他照价赔偿的!”

如果人人都像卫侍郎这样明事理,那不知道能免掉多少麻烦,李易笑了笑,说道:“既然这样,我也就不说什么了,一万两银子,卫侍郎不要忘了,明日之前,送到杨柳巷。”

“一定,一……”

卫侍郎点了点头,随后就怔住,有些不确信的问道:“多少?”

便是完全用金线织就的衣服,也值不了一万两银子吧?

听错了,一定是自己听错了。

“区区一万两,卫大人一定不会放在心上的。”李易摆了摆手,说道:“就这么说定了,卫大人可以带令公子走了。”

一万两银子他当然不能放在心上,心上放不下啊,这些钱卫家不是拿不出来,但真要这么拿出来,他怕是连棺材本都得赔掉。

此刻,卫侍郎终于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赔偿的问题。

这是警告,也是震慑。

卫家出一万两银子,此事就此作罢,要不然,他这礼部侍郎的位子,怕是就要动一动了。

卫侍郎毫不怀疑,刚才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年轻人,有这样的能力。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酒楼出来的,浑浑噩噩的走在街上,在某一个瞬间惊醒,急忙道:“快,快,去陈府!”

“爹……”

卫俊良刚刚说出一个字,就被卫侍郎一巴掌抽在脸上,引得街上的行人纷纷侧目。

“爹,你打我……”从未被如此对待过的卫公子捂着一边脸,难以置信的说道:“不就是一个区区的县候吗,你是礼部侍郎,背后还有陈伯伯,为什么要怕他!”

“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蠢货!”卫侍郎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咬牙道:“你知道,上一任礼部侍郎,是因何下狱的吗?”

【ps:微信公众号是“不是荣小荣”,看到有书友问,回答一下。】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