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2章 不想浪费

“小姐在睡觉,我去叫她。”

小翠看起来很高兴,走到院子里,让李易和老方坐在石凳上,转身向曾醉墨的房间走去。

李易诧异的问道:“从昨晚睡到现在?”

小翠回过头,说道:“小姐昨天晚上在设计成衣的款式,天亮的时候才睡下。”

李易怔了怔,随后摆了摆手说道:“算了,别去叫她了,让她好好休息吧。”

“不行的,要去叫小姐的。”小翠摇了摇头,语气坚定的说道。

“先不着急,让她多睡一会儿。”李易摇了摇头,说道:“走过来有些口渴,小翠先去倒两杯茶过来吧。”

“好……,好吧。”小翠想了想,最终点了点头说道。

“唉……”

小翠进去泡茶了,老方一边摇头,一边叹气。

李易撇了他一眼,“你叹什么气?”

“姑爷你不知道我为什么叹气?”

“我为什么要知道你为什么要叹气?”

“我都知道姑爷每次从宫里回来,路过这条街的时候,都要下马车从这条巷子口走过,姑爷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叹气?”

李易看着他,说道:“那是因为------,这条街堵车。”

老方看着他,认真的问道:“如果大小姐不能有孩子,姑爷你这辈子就打算一直这么下去,就像这几个月一样?”

李易这次没有看他,也没有言语。

老方再次看了他一眼,叹了一口气,摇头说道:“我叹气是因为舍不得那些银子,早晚要从那个姓王的身上讨回来。”

……

……

小翠很快就出来了,端出来两杯热茶的同时,还有一碟挂花糕。

李易先捏了一块放进嘴里,味道还是熟悉的味道,只是这味道却是许久没有尝到过了。

到底是多久,两个月,或者是三个月,四个月?

李易将那块桂花糕咽下去,问道:“若卿姑娘呢?”

小翠在一个石凳上坐下来,说道:“若卿姐姐和小珠要到很晚才回来。”

“带我去画室看看。”李易吃了两块桂花糕,抿了一口茶水,站起来说道。

“哦。”小翠点了点头,带他向月亮门里面走去。

“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老方给嘴里扔了一块桂花糕,向里面望了一眼,微微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有些感伤。

这间画室李易之前来过不少次,但如今的布置,却早已大不相同,一边的架子上挂着一幅幅样图,可以看出墨迹干涸不久,应该是几个时辰前才画好的。

小翠指了指那些画作,说道:“这些都是小姐昨天夜里画的成衣样式。”

“先别去叫你家小姐,让她好好休息吧。”李易在桌旁坐下,画笔正好在顺手的位置,桌上的一副画画了一半,李易将其放在一边,重新铺上了一张新的宣纸。

《中国古代服饰研究》,《中国服饰图录》,《中国服饰史》,《古装剧服装一览》……

古装嘛,怎么好看怎么来,不必迎合这个时代的潮流,因为京都那些成衣铺子售卖的服饰,就是潮流。

小翠站在一边看着,看到不过半刻钟的功夫,就有一种漂亮的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服饰在纸上出现,脸上的表情不由的怔住。

她眨了眨眼睛,好奇的问道:“李公子,这是什么衣服啊?”

“这叫广袖流仙裙。”李易已经重新铺上了一张宣纸,随口说道。

“从来没有听过呢。”小翠想了想,有些疑惑的说道。

“你没有听过也很正常。”李易一边画,一边说道:“说到这件衣服,就要说到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个传说,传说在千年之前,有一个国家,叫做姜国,当时姜国正在面临敌国的进攻,战火连天,生灵涂炭……,龙葵是姜国的公主,和哥哥龙阳从小就生活在皇宫之中,这广袖流仙裙,就是龙葵最喜欢穿的衣服……”

“后,后来呢……”小翠抓着衣袖,紧张的问道。

“后来啊,龙阳皇子战死沙场,姜国灭亡,龙葵自责后悔,生无可恋,纵身一跃,跳进万丈的火焰,将魂魄封印在一把魔剑里面……”

“啊……”小翠身体一颤,眼睛里面蓄满的眼泪立刻就滚落了出来。

李易发誓自己真的只是想讲几个故事,不然一个人在这里画画太无聊了,没想着骗小姑娘的眼泪,虽然当初看《仙剑三》的时候,因为某些情节,还是中二少年的他也流了不少眼泪……

“小翠,你在画室干什么?”

一道声音从门外响起,曾醉墨从外面走进来,声音里面还有些疲倦。

李易抬起头看了一眼,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当然,这次的惊讶,不是因为她没穿衣服,事实上穿着睡衣的她裹的很严实,但是那披散着的略显凌乱的头发,有些憔悴的容颜,赤着脚踩在木制的地板上,明显是刚刚睡醒连洗漱都没有洗漱的样子……

这种样子的洛水女神,李易还是第一次见到。

曾醉墨的视线先是在小翠的脸上扫过,随后目光定格在李易身上,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之后,目光再次看向小翠,再次开口的时候,声音陡然变的凌厉起来:“小翠,是不是他欺负你了?”

小翠愣了一下之后,立刻说道:“没有没有,小姐你误会了,李公子没有欺负我,是他刚才给小翠讲了一个故事,小翠自己流眼泪的……”

……

不多时,曾醉墨有些不满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不就是一个编出来的故事吗,值得这样?”

小翠从袖子里取出来一块手帕,递过去说道:“小姐,你也擦擦吧……”

“死丫头……”曾醉墨挽起袖子,小翠转身就跑。

“回来!”

跑到门口的时候,被曾醉墨叫住,洛水女神回头看了她一眼,说道:“手帕给我。”

“这不是李县伯吗,今天怎么有空到这里来了?”

曾醉墨在李易对面坐下,将他刚才画的样图拿起来,随口问道:“是来看看我们有没有偷懒?放心,我和若卿姐姐对得起每个月拿的工钱。”

李易没有说话,只是直直的看着她。

就算是她在看样图,也被李易的目光看得有些脸热,抬起头,有些羞怒的问道:“你在看什么?”

“你不需要洗漱一下……,换身衣服吗?”李易有些试探的问道。

曾醉墨抬头看了他一眼,又低下头继续看图,说道:“胭脂水粉很贵的,不想浪费。”

李易忽然想起后世一个真理。

女人可以随意欺骗男人,但是她们绝对不会浪费自己的化妆品。

如果一个女人见你的时候,连妆都懒得画------他叹了口气,忽然觉得有些扎心。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