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7章 公主一怒!

“孺子可教。”李易对小胖子的表现很满意,拍了拍他的脑袋,说道:“今天我会让人把你要教的课本送进宫里,这些日子你先熟悉内容,想想到时候应该怎么教他们。”

晋王抬起头,有些期待的问道:“我真的能当院监?”

“你是王爷,又是算学院的先生,只要你的算学造诣超出其他人一大截,你当院监,谁敢有意见?”李易觉得自己现在有一种大灰狼的感觉。

不过,院监这个名字不好听,听起来像是分管算学院的太监一样,不吉利,提起这两个字总是让他想到常德的老脸,下次和老皇帝建议一下,要不把“院监”改成“院长”算了。

“院监……”晋王猛的点了点头:“我当!”

李易忽然吸了吸鼻子,问道:“什么味道?”

晋王怔了怔,随后便扬了扬手里拎着的一个食盒,说道:“刚才从膳食局拿的白斩鸡,还没来得及吃……”

“白斩鸡啊……”李易看着李翰手里的食盒,喃喃道。

……

“你呀,小小年纪就这么胖,以后还得了?”做老师的,不仅要关心学生的学习,还要关心他们的生活和健康,李易摸着晋王的脑袋,说道:“以后要多锻炼,多吃水果,少吃肉,有了强健的体魄,才有力气学习更加高深的算学……”

晋王看着先生远去的背影,手上已经空空如也,装作食盒里的白斩鸡飞走了,他吞咽了一口口水,脸上再次浮现出迷惘。

“不是说,重了好吗?”

……

……

立政殿,景帝面无表情,百官禁声,长公主殿下眉头紧皱,殿前的一位白发老者唾沫横飞。

“荒唐,简直是荒唐!”

老者面露怒容,大袖一挥,说道:“在家从父,既嫁从夫,夫死从子,此乃三从……,婚姻大事,岂容儿戏,女子十六不婚,此乃动摇国本之恶行,还请陛下三思!”

景帝沉默不言,百官也都没有发话,整个朝堂显然成了这位老者的独角戏。

满朝文臣武将,左右互望几眼,又看了看还在滔滔不绝的老者,继续保持沉默。

皇后娘娘和长公主殿下为女子请命,将女子婚龄延迟到十六岁之后,并且督促太医署做了许多举措,减少女子难产而死的可能,此事已经传遍了整个京都,上到名媛贵女,下到百姓女子,无不对此感恩戴德,长公主殿下在京都女子中的口碑一时无二。

那一个个数据,就算是他们看了也有些不寒而栗,女子生产乃是鬼门关,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其症结居然在生育年龄之上。

人口固然重要,但这件事牵扯到皇后娘娘,牵扯到长公主,甚至连陛下都像是持默许态度,除了那些德高望重的大儒,谁敢多言?

再者说,谁家还没有个姑娘了?

一句话说错,家中的女子怕是就要造反了。

“动摇国本,韩大儒是不是太危言耸听了?”

李明珠看着那老者,冷声说道:“女子十三岁成婚,难产而死者十有三四,若是将之推迟三年,则会降低至不到一成,若辅以太医署的科学接生之法,还会更低,推行此举,天下会少多少女子冤魂?更何况,此举推行之后,亦可鼓励适龄女子多生,朝廷额外予以补助,以增长人人口,何来动摇国本一说?”

因为知道此事会遭受到不小的阻力,所以李明珠在走进朝堂之前,就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未经证实之事,万一有失,谁担得起这个责任?”韩大儒面向景帝,大声说道:“女子不得参政,这乃是祖制,朝堂之上,岂容女子女子妄言?”

李明珠面色渐冷,问道:“韩大儒莫非要置我景国年轻女子性命于不顾?”

老者慷慨激昂道:“男子为主,女子为辅,为夫生儿育女,为夫家传宗接代,这是女子的本分,皇室更当为天下表率,公主殿下十八未嫁,又是为何?难道这就是皇室的表率?”

一个是当朝长公主,一个是著名大儒,两人针锋相对,互不相让,激烈异常。

朝臣面面相觑,公主殿下虽是女子,要论刚强却不输男儿,韩大儒又是出了名的老顽固,多次阻挠陛下的新政,就连两位宰相都低头不语,敢在朝堂上如此斥责皇家的,除了他没别人。

“难道说,我女子生来只是传宗接代的工具,女子的性命,便不重要了?”李明珠眼中寒光闪烁,看着那老者问道。

老者义正言辞的说道:“为了江山社稷,做些牺牲又如何?”

“老东西,你再说一句!”

在景帝和百官的注视之下,长公主殿下指着韩大儒的鼻子,说出了这一句让人瞠目结舌的话。

韩大儒脸色苍白,嘴唇都在哆嗦,身为大儒,被一国公主当着陛下和朝臣的面骂作“老东西”------景国大儒之中,除了他,还有谁有这个待遇?

“身,身为公主,怎可,怎可出此污言秽语……”他身体发抖,声音也在打颤。

公主殿下一言不发,径直的向韩大儒身边走过去。

景帝忽然面色一变,说道:“快,快拦住明珠!”

发现情况不对的时候,早已有侍卫从门外进来,公主殿下的脾气谁不知道,虽然平日里温和谦逊,但真要是生气来,在朝堂上一剑斩了韩大儒都有可能!

还好,还好,金殿上不许带兵器……

一名侍卫挡在李明珠前面,惊慌道:“公主殿下,不可!”

然后他脚步停住,像是想起了什么,看向了腰间的佩刀。

恰好,李明珠也看向了那里。

咻!

一道银色的匹练闪过,众朝臣只觉得眼前一亮,韩大儒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头发散乱,发髻散开,满头白发在空中飞舞……

有朝臣的腿肚子已经在打颤。

公主殿下,她真的敢下手!

虽然只是砍了韩大儒的头发,但这里,是金殿啊!

景帝从龙椅上站了起来,揉了揉眉心,说道:“此事,明日再议,来人,把公主殿下带下去……,召太医过来。”

……

……

韩大儒被人搀扶着去太医署了,公主殿下也被带走,朝堂之上动兵器,砍头都不为过,但动手的人是公主殿下,结果就不一样了。

韩大儒刚才那句话怕也是没有经过脑子,女子只是传宗接代的工具,女子的性命便不重要了?

公主殿下不是女子?皇后娘娘不是女子?你韩大儒的老娘不是女子?

陛下会如何惩罚公主殿下还不知道,但韩大儒,他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想到公主殿下如今在京都女子之中的影响力,所有人心中都颤了几颤。

景帝面色阴沉,百官小声交谈,御史摩拳擦掌,朝堂之上因为公主殿下刚才的惊艳一刀,乱成了一锅粥。

“噗!”

李易一口水全喷到了李轩脸上,无比震惊的问道:“你说什么,明珠在朝堂上砍死了韩大儒?”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