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街头恶霸

柳如意用半年的时间印证了一件事情,但凡李易喜欢吃的东西,味道一定不会差。

于是,片刻之后,坐在街边面摊上吃面的,除了两位气度不凡的贵公子之外,又多了一位漂亮的年轻女子。

妇人站在摊位里面,有些局促的搓着手,小摊上接待的向来都是粗人,哪怕是稍微贵气一点的人,都不会在这里吃面,眼前的一幕,让她有些应付不过来。

干瘦小女孩的脸上倒是带着浅浅的笑容,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如果不是太过瘦弱,脸上没什么肉,也是一个十足的小美人。

“老板娘,再来一碗。”李易放下碗,连汤都喝了个精光,还是觉得意犹未尽。

连他自己也奇怪,为什么会对这家面摊的面情有独钟,更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是------很久以前曾经吃过一样,而且不止一次。

“哎!”

难得有身份尊贵的客人喜欢吃自家的面,妇人应了一声,脸上笑容更盛,急忙去准备了。

对于李易的行为,李轩投来了鄙夷的目光。

自小接受的是皇家的礼仪,吃饭只吃七分饱,就算是再喜欢吃的饭食,也不会去吃第二碗。

抹了抹嘴,将空碗推到一边,说道:“老板娘,再多煮一碗,面要多点。”

刚才明显的看到李易碗里的面比自己多了起码两成,堂堂世子,在这种事情上,怎么能输给他?

吃第二碗面的时候,李易的速度就慢了下来,毕竟虽然碗小了一点,但量可不少。

抬头看着妇人问道:“老板娘刚才放的料汁,应该是家传的秘方吧?”

李易两辈子也吃过不少面了,对此颇有研究,这面条只能算是一般,但汤真的好喝,完全不逊于上辈子吃过的那几家闻名全国的老字号。

从前那些风度翩翩的贵公子,路过这里的时候,从来都不会正眼瞧她,妇人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和善的贵人,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贵人猜的没错,这料汁是祖上传下来的,至今已经有几十年了。”

“看来倒是一家老字号。”李易笑了笑,说道:“这面的味道莫名的熟悉,总觉得像是在什么地方吃过一样。”

“贵人不是京城人氏吧?”妇人看着他问道。

“别“贵人”“贵人”的叫了,我的确不是京城人氏。”李易摇头说道。

“那贵……公子一定是记错了,我们祖辈都在京城,这秘方也从未示人,公子不可能在其他地方吃到。”妇人心里的紧张感已经差不多消失了,说起秘方的事情,又忍不住多说了两句。

李易不再继续这个问题,或许以前真的吃过类似的面,只不过是在另一个世界罢了。

毕竟刚才已经有一碗垫底,这一次面只吃了一半,倒是将汤喝了一个干净,李轩摸了摸鼓胀的肚子,有样学样的端起碗喝汤,如果这一幕被御史言官看到,少说也会斥责他失了皇室仪态。

妇人开始收拾碗筷,小女孩拿着抹布卖力的擦拭着桌椅,元宵刚过,天气还很寒冷,她的额头上却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砰!

一道闷响忽然从旁边传来,小女孩刚刚擦拭过的桌子上立刻出现了一只大脚,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浓烈的脚臭味道。

“何家娘子,该交会费了。”

李易捂着鼻子望着那粗犷大汉,宛如在看一枚毒气弹。

柳二小姐反应最敏捷,早就捏着鼻子远远的躲开了,那大汉的脚就放在距离李轩旁边的桌面上,距离他不过一尺。

李易清楚的看到他的脸由红变白再变青,然后猛地转过头,捂着嘴干呕起来。

李易看着他恶心的眼泪都快要流下来的样子,暗自叹了一口气,刚才的面,他算是白吃了。

看到那大汉的时候,小女孩脸色一白,飞快的跑到了妇人的身后。

妇人脸色惨白,看着大汉,声音颤抖的说道:“虎爷,今天早上不是刚交过吗,怎么又……”

“少他娘的废话!”那大汉不耐烦的一摆手,说道:“这里是老子的地盘,老子想什么时候收就什么时候收,想收几次收几次,你家的面摊要是还想在这里开下去,就给老子拿钱出来!”

李易惊讶的看着这一幕,一国之都,天子脚下,治安居然这么差?

收保护费的都这么明目张胆?

这要是在庆安府城,哪个泼皮敢这么嚣张,早就被刘一手整的只剩半条命了。

自从发现了城内居然有收保护费这样的黑暗现象之后,在李易的授意之下,刘一手就对城内的泼皮闲汉进行了彻底的整顿,挨个请进县衙喝了几天的茶,就再也没有收保护费的事情发生了,倒是经常看到一群魁梧的汉子在街上捡垃圾,府城内的卫生立刻提升了一大截,听说知府大人为此还特地表扬了刘县令,将他列为其他县应该学习的楷模……

妇人一脸苦色的说道:“虎爷,真的没有了,早上您把所有的钱都拿走了,一早上我们就做了几个客人的生意,实在是没钱……”

“没钱,我看看!”那位叫做虎爷的大汉,踢翻了面前的桌子,跳到里面,拿起地上放着的一个破旧木盒,打开之后,从里面挑出了几枚铜子,随意的将木盒扔在地上,说道:“妈的,摊上你这么一个穷鬼,算老子倒霉!”

柳如意皱了皱眉头,正要走过去,看到不远处有巡街的差役走过来的时候,又停下了脚步。

“干什么呢?”

看到那名差役远远的走过来,那汉子摇了摇手,说道:“宋老哥,没事,你忙你的,晚上请你喝酒!”

“注意分寸!”

那差役丢下一句话,摆了摆手,转身就走。

李易看的目瞪口呆,这他娘的真的是京城?

这官匪勾结能不能再明显一点?

难怪那妇人看到差役走过来的时候,脸上不仅没有喜色,反而变得更加苍白,搞了半天,官差居然和收保护费的是一伙的?

那汉子拿了铜钱,暗啐了一声,就要离开。

不过,有人当然不会让他这么快跑路。

李轩眼睛想要喷火一样,一脚就将那汉子踹飞了出去。

很早之前,李易就知道,别看他表面上斯文瘦弱,其实身手也不赖,那时候强拉着他去宁王府的时候,自己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

“谁他妈……”

那汉子倒也厉害,一个骨碌就从地上爬起来,怒骂了一句,还没回头,整个人又飞了出去。

李轩捏着鼻子,刚才吐得稀里哗啦的,不愿意再靠近那家伙,挥了挥手,自己就退到了李易这边。

很多时候李易都在怀疑他是不是有双重人格,认真起来可以风度翩翩,有礼有节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纨绔起来,就是标准的二世祖模样,带着一帮狗腿子招摇过市,只是挥了挥手,就有两名护卫走过去,将那汉子当人肉沙包一样蹂躏……

看到刚才还儒雅的贵公子一下子变的凶神恶煞,这一代的霸主“虎爷”,只能抱着头在地上求饶,那妇人张大了嘴巴,一时间无法回神。

小女孩紧紧的拽着母亲的衣角,泪珠还挂在眼角,呆呆的望着那个在地上翻滚的汉子,握紧了小拳头。

【ps:感谢“小轩衣”的万赏!】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