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没良心的坏人

安溪县衙,众衙役看着刑杖一下下的落在年轻骑士的屁股上,目露奇光。

八十刑杖,已经足足打了一半,此人除了身体因为痛感无意识的抽动几下之外,居然从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虽说他们并没有下死手,挑选的是屁股上肉多的地方,八十刑杖打完,只要在床上躺个十天半月就能再次活蹦乱跳,但一棍子落下去,痛感可是实实在在的啊!

逐渐的,众衙役看向那骑士的目光,也变得肃然起来。

此人,是一条汉子!

就连刘一手看过去的目光也发生了变化,刚才在街上之时,还以为他只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纨绔而已,没想到也是一个硬骨头。

“我来。”

为了表示出对于这位好汉足够的敬意,刘一手打算亲自动手,走过去从一名施刑衙役的手中接过了刑杖。

“倒是条好汉子!”

赞叹了说了一句,刑杖高高举起,之后便落了下去。

“啊!”

一道撕心裂肺的声音忽然响起,那骑士发现自己终于能够发出声音了,身体似乎也恢复了自由,鼻涕夹杂着眼泪从脸上滚落下来,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声,众衙役钦佩的表情凝固在脸上。

“继续打!”刘一手脸上露出恼怒之色,还以为是条硬汉,没想到也是个软骨头,挥了挥手说道。

大人说了八十杖,只能是八十杖,多一杖少一杖都不行!

哗啦!

十数道人影涌入了大堂,当先的一人看到趴在长椅上的年轻骑士,脸色一变,说道:“住手!”

刘县令陪着一位老者走了进来,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刘一手拱手道:“回大人,此人在街头肆意纵马,试图攻击县尉大人,按律应施杖八十,已经打了六十杖了。”

“街头纵马,攻击李县尉?”刘县令看了那年轻骑士一眼,淡淡的说道:“那就继续打吧,打完了再说。”

刘一手见刘县令的态度,就知道此人的背景怕是没那么大,应了一声之后,回头对行刑的衙役道:“继续!”

那名护卫样子的男子正要开口,刘县令身边的老者摆了摆手,说道:“既然犯了错,理应受罚。”

随后就看着刘县令,笑道:“不知老朽刚才说的那件事……”

“郑主簿不在,刘一手,带这位老先生去户房。”刘县令开口道。

“谢刘大人。”老者拱了拱手说道。

刘一手点了点头,老者带来的人有一半留在了这里,另一半和那老者一起跟着刘一手向户房走去。

户房是存放户籍的地方,走到门口的时候,刘一手转身说道:“只能进去两个人,其他人在外面等着吧。”

“李正随我进来,其他人在外面等着。”老者笑了笑,指了指为首的男子,和他走了进去。

刘一手站在外面,里面自然有户房书吏招呼他们,看着站在院子里,风尘仆仆的几人,心中无聊,习惯性的按照县尉大人教他的推理法推理起来。

这些人看样子赶了不短时间的路,肯定不是庆安府人,目中无人,在府城里面敢这么嚣张的,肯定不会是从小地方来的,有多半的可能来自京城,再结合刘县令的态度,这个可能立刻提高到了八成……

……

……

书桌旁,小丫鬟手底下缓缓的研墨,眼睛却盯着李易的手,看着一个个方方正正的小字出现在白纸上。

虽然姑爷从很久以前就开始教她认字了,但纸上的字她只能认出来为数不多的几个,什么“佳人”“月下”的,不过不认识也不打紧,看着那些好看的字出现在纸上,莫名的会感到舒服。

“李白没来得及出生,这个应该没问题……,曹操居然有三个儿子,不过没有一个叫曹植曹丕的……,这一首那么出名,没印象,那就是也没有了……”李易每写一会儿,就会停下笔,喃喃几句。

脑海之中,有关这个世界的资料不停地闪过,筛选之后,重新动笔。

小环奇怪的看着自说自话的姑爷,磨好了墨之后,看到姑爷锤了锤肩膀,立刻跑到他的身后,伸出小手,轻轻的拿捏起来。

捏了一会儿,手腕有些酸痛了,就搬了一张小椅子,坐在李易对面,双手叠起来放在桌上,脑袋垫在上面,歪着头,忽闪忽闪的眨着大眼睛,看着不停晃动的笔杆,小小的打了一个哈欠……

每当沉浸在脑海中自己的世界时,时间就过的特别快,李易不记得自己翻了多少本书,直到翻开最后一页,手中的这本册子已经到了尾页的时候,才察觉到胳膊酸的厉害,屋子里面的光线也有些发暗,抬头望了望窗外,太阳已经快要落到西边的山下去了。

放下笔揉了揉肩膀,等着最后一页的墨迹彻底干透。

小丫鬟趴在前面睡着了,一边的俏脸枕在胳膊上挤成一团,嘴角还有一丝晶莹,夕阳的余晖从窗外照射进来,使得她整个人都沉浸在光晕之中。

起身取了一件衣服轻轻的披在她的身上,走出房门的时候,如仪姐妹坐在院中小声的交谈,看到李易走出来,如仪站起身说道:“刚才见相公写东西入神,就没有打扰你,晚饭已经做好了,相公先去洗洗手吧。”

李易点点头,正准备去洗手,老方从外面走进来,看了看他,再看看如仪,犹豫了一下才说道:“姑爷,宅子外面有位小姑娘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了,好像是来找你的。”

“我先出去看看。”李易对如仪说了一句,便向门外走去。

这些天找他的人着实不少,无一例外都是某某小姐某某姑娘的贴身丫鬟侍女之类的,虽然不打算接受邀请,但让人家等在那里,也是一件不太礼貌的事情。

还没走出宅子,便看到一位身穿翠色衫子的少女在大门外面徘徊,李易愣了一下之后,又转身往回走。

“你……”

少女在门外不停的踱着步子,还没决定要不要去找那个人。

她是背着小姐出来的,万一小姐知道自己来找他了不高兴怎么办,可是不找他的话,小姐的麻烦又该怎么解决,心中犹豫不决间,看到那人向外面走来,正要鼓起勇气,却见他看到自己之后,居然又跑了回去,明显是在躲着自己,小嘴一瘪,伸出手指指着他的背影,委屈的眼泪都下来了。

“坏人!”

“登徒子!”、

“没良心!”

……

……

泪珠在眼眶里面打转,还是没有落下来,少女忍着心里面的委屈,将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了墙边的那棵小树身上。

“你在干什么?”

一道疑惑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少女猛地回过头,看到那坏人正站在门口,一脸意外的看着自己。

“这个给你。”

李易不打算问清楚小姑娘和这棵树到底有什么仇怨,走过去,将手中一个薄薄的书册递给了她。

少女一只脚翘在空中,眼中还有水雾没有散去,怔怔的望着李易,一时间竟忘了伸手去接。

……

……

安溪县衙,刘一手斜靠在户房的门上,嘴里叼着一根树枝,再次疑惑的向房间里面望了一眼。

那个老头子,到底在里面找什么,这么大年纪,竟然跪在里面恸哭出声,户房的书吏都被吓傻了……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