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意气风发世子殿下

“夫子,夫子,学生还有不明白的地方……”看着吴夫子一脸苍白,惊慌失措的离去,李轩急忙追了过去,“夫子,别走啊,今天的课业还没完成呢!”

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音,老者心里咯噔一下,一向不太利索的老胳膊老腿顿时爆发出了无穷的潜力,只是转瞬之间,李轩就看不到那位吴夫子的身影了。

“呵呵,李易果然没有说错,人是有无穷潜力的。”世子殿下站在原地,想到刚才吴夫子风一般的身影,喃喃说道。

“明天,该轮到陈夫子了吧?”

……

……

今日,王府中的下人见到了让他们心中极度惊讶的一幕。

已过花甲之年的吴夫子,居然在王府中快步奔走,直奔王爷的书房而去,几个年轻力壮的下人追都追不上。

片刻之后,吴夫子才在宁王书房门口被一位老仆拦住。

“夫子为何如此匆忙?”那老仆一脸疑惑的问道。

“我,我要见王爷。”吴夫子气喘吁吁的说道。

跑了这么久,现在还真有些喘不过气来。

那老仆见这位吴夫子脸色焦急,匆忙无比,怕是有什么要事,说道:“夫子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向王爷通报一声。”

吴夫子闻言点点头,他正好可以借着这个空闲喘口气。

没过多久,那老仆就从书房中走出来,说道:“夫子,王爷有请。”

虽然吴夫子比宁王年长了许多,但尊卑有序,他正了正衣冠,这才不急不缓的走了进去。

书房右侧的书桌旁,宁王放下手中的书籍,站起来,笑着问道:“吴夫子找本王有何要事,莫非是轩儿顽劣,冲撞了夫子?”

“并非如此,王爷误会了。”吴夫子连连摆手,说道:“世子殿下天资聪颖,老夫已经没有什么能够教给他的了,这次来,是特地向王爷请辞的。”

“请辞?”宁王眉头一皱,问道:“夫子何出此言,若是轩儿顽劣,得罪了夫子,还请夫子不要见怪,本王自会训斥于他,只是请辞之事,还是莫要再提了。”

这位吴夫子,虽然已经辞官归隐,但学识却不逊于朝中那些大儒,宁王请他出山教导李轩,本就是对他能力的极大肯定。

他学识渊博,资历极老,又怎么会没有什么能教的?

这已经不是自谦,而是讽刺了。

莫非,轩儿真的把这位吴夫子得罪狠了?

吴夫子苦笑一声,说道:“王爷真的是误会了,世子天资聪颖,实乃当世罕见,能得王爷赏识,教导世子,是老夫之福,只是老夫年纪老迈,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请辞之事,还望王爷同意。”

吴夫子这一番话说的半真半假,请辞是真,力不从心是假。

他离开的真正的原因,只是想要保住晚节而已,若是再听到世子说些惊人言论,怕是等到不久驾鹤西去之时,他也不会闭着眼睛。

世子殿下的话,对他的冲击很大,如果只是胡说八道还好,他有信心将世子规劝到正道上,但可怕的是,仔细想想之后,他居然隐隐觉得世子的话说的有道理------这就真的十分尴尬了。

他用一辈子才好不容易建立起来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却因为世子殿下的几句话而摇摇欲坠,他是不敢再教世子了,不然的话,以后怕是真的会死不瞑目。

宁王一双虎目盯着吴夫子,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一点不满或是讽刺的意思。

难道说,他刚才说出来的话,全都是发自内心的?

吴夫子意志坚定,去意已绝,无论他怎么挽留都无济于事,宁王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他此刻心中满是疑惑,待吴夫子离开之后,对门外说了一声:“去将轩儿找来!”

“老奴这就去。”门外的老仆应了一声,匆匆的离开。

没过多久,李轩敲了敲书房的门,走进来,问道:“父亲找我有什么事?”

宁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你到底把吴夫子怎么了,他刚才过来向我请辞,已经离开王府了。”

“啊,吴夫子请辞了?”李轩一脸的震惊加欣喜,“这可真是太……”

抬头看到父亲正看着自己,话音一转,“这可真是太……遗憾了,吴夫子学识渊博,轩儿佩服不已,却没想到他如此在意对错,竟因此羞愧请辞,早知道,我就不当面指出他的错误了。”

宁王眉毛一挑,朝夕相处近二十年,他又怎么会不知道李轩有几斤几两,指出吴夫子的错误,令他羞愧请辞,再过几十年他也未必有这个本事。

也不想再追问这个问题,摆了摆手,说道:“去吧去吧,吴夫子离开了,陈赵两位夫子的教导,你要虚心求教,切不可再如此胡闹。”

“孩儿明白!”

李轩满口答应,退出书房,看着那老仆问道:“吴夫子真的离开了?”

老仆点了点头,刚才吴夫子和王爷在房间里面说话,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他在门口全都听到了。

“去账房取一百两银子,给吴夫子送去吧。”李轩随口吩咐了一句,踱着步子向前面走去。

虽然说他是好心帮吴夫子更清楚的认识这个世界,但却没有考虑到老人家一把年纪,不是那么容易接受,应该换一种更温和的方法。

不然,吴夫子也不会请辞离开王府,他学识渊博,天文地理无所不知,就这么离开,真是太遗憾了……

看着李轩悠闲离开的背影,那老仆叹了一口气,虽说王府并不缺银子,但也经不住世子殿下每次都这么挥霍啊……

……

……

“前两日那道题,殿下可曾解出?”面色方正,头发花白的老者双手背后,看着李轩问道。

“已经解出来了。”李轩点点头说道。

“不知殿下用何法解出?”老者又问。

他也只是随口一问而已,这道题花些时间,总能试的出来,但至今并无其他解法,他并未对世子殿下抱任何希望。

“一曰抬腿法,一曰二元二,二元一……一元二次方程法!”李轩笑着说道。

老者脸上的表情一愣,“抬什么腿,方什么程……”

李轩从一旁取过纸笔,开始书写起来,“抬腿法,是这样的……”

一个时辰之后,纸张上已经被他写的密密麻麻,转头看着老者问道:“陈夫子,不知这两种解法可对?”

陈夫子机械的点点头,直到现在,他对于刚才李轩介绍的那些“阿拉伯数字”“计数方法”“方程”“未知数”这些东西还晕晕乎乎的,又哪里分得清什么对错。

不过,虽然他从未见过这些东西,但答案是正确的,想必过程也不会出错。

只是,这些奇怪的符号和方法,世子殿下都是从哪里得知的?

他研究了一辈子的算学之道,也从未听说过这等其妙的方法。

“学生还有几道问题,希望夫子解惑。”

不知为何,陈夫子看到此时一脸笑意的看着他的世子殿下,心中忽然涌起了一阵不好的预感。

“今有鸡翁一,值钱五,鸡母一,值钱三,鸡雏三,值钱一。今白钱买鸡百只,问鸡翁,鸡母,鸡雏各几何?”

“墙厚五尺,两鼠对穿,大鼠日一尺,小鼠亦一尺,大鼠日自倍,小鼠日自半,问何日相逢,各穿几何?”

……

……

李轩云淡风轻的开口,将昨天从李易那里淘来的难题一股脑丢了出来。

陈夫子呆若木鸡,额头冷汗刷刷直下。

“咳,老夫今日身体不适,课业暂且延后,殿下可自行安排。”片刻之后,陈夫子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丢下这样一句话,起身匆匆离去。

多日积压的烦闷一扫而空,李轩脸上容光焕发,龙行虎步,意气风发,一路上遇到他的王府丫鬟纷纷躲开。

世子殿下今天是怎么了,怎么笑的那么,那么不可描述啊……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