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荒山,图谋

【ps:这一章是修改过后的。】

“吴应。”

李易看着那青年男子背着手从林间走出,挡在了他回家的必经之路上,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眼前之人,他虽然说不上熟悉,但也绝对不陌生。

第一天被柳如意抓上山的时候,便是此人和二婶娘破门而入,对方似乎惦记了如仪很久,李易和他只是在寨子里面见过几次,这吴应对于他的态度,并不算友善。

吴应是二婶娘吴氏的侄子,虽然不姓柳,但经常来寨子,和柳氏族人十分熟悉,也算是半个柳叶寨人。

在这里遇到他,出乎了李易的预料,而他刚才说的那番话,似乎话中有话,李易从他的语气中,听到了一丝恶意。

这份恶意,已经不仅仅是不太友善的意思了。

“你什么意思?”李易看着他,皱眉问道。

“什么意思,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吴应脸上露出阴冷的笑容,大步的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看到他来者不善的样子,李易脸色微微一变。

很早以前,如仪就提醒过他,要小心这吴应。

对方早年拜了武林中某个厉害人物为师,一身武艺不可小觑,李易心中清楚,就算他被如意亲自调教了这么久,早就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文弱书生,也远远不是吴应的对手。

下意识的抽出了随身携带的腰刀,虽然知道自己拿着武器也打不过他,但也总比赤手空拳好一点。

吴应嘴角扯出一抹冷笑,李易提刀砍去,他的身体只是微微一晃,便轻易的躲开,下一刻,他的身影就在李易的眼前消失。

李易本能的感觉到危险,不过还没等他做出什么反应,只觉得后颈一阵剧痛,随后便觉得眼前一黑……

“s-h-i-t!”最后的意识,就是后悔刚才为什么要一个人先走,没有带上老方……

“县尉大人……,呸!”

吴应冷哼一声,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屑之色,向地上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

俯身将李易拦腰扛在肩上,将掉在地上的腰刀也一并捡起,转身走向了身后的密林,逐渐消失在小道之上。

……

……

柳叶寨中,小丫鬟坐在院子里面,还在为那只走失的兔子而伤神,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抬起头时,已经可以看到月亮,小环望了望门口的方向,喃喃道:“姑爷怎么还不回来?”

按照往日的情形,姑爷应该在一个多时辰之前,就已经到家了啊?

难道是衙门里面有什么事情耽搁了?

小丫鬟因为这件事情分散了注意,这时,柳如仪从院内走出来,也有些疑惑的问道:“小环,姑爷还没回来吗?”

“没有。”小丫鬟摇了摇头,站起来说道:“我去问问方大叔吧。”

姑爷一直是和方大叔一起的,如果方大叔也没有回来,应该就是姑爷有什么事情要忙吧。

之前他偶尔也会有睡在铺子里不回来的时候,如今的小丫鬟,已经不会再像之前那样的胡思乱想了。

柳如仪点了点头,看着小环走出家门,也没有多想什么。

小环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和她一起回来的还有老方。

“什么,姑爷还没有回来?”老方看着如仪姐妹,脸上也满是疑惑之色。

家里的羊肉没了,今天回来之前,他去肉铺买了一些羊肉,准备晚上吃火锅,离开了顶多半个时辰的功夫,回到县衙之后,那差役告诉他,姑爷已经先回去了,老方只好自己回寨子。

先入为主,回来之后,他并没有再过来看看,刚才家里炉子已经架好了,炭火也烧的正旺,老方正欲磨筷霍霍向羊肉,小环来家里问他姑爷的事情,听过姑爷还没回家,老方放下筷子,就匆匆的赶过来了。

“会不会是在如意坊?”柳如仪看着他问道。

这也是一个可能,若是他没有回寨子的话,大多是睡在如意坊了。

老方摇了摇头,语气坚定的说道:“不可能,我是和铺子里那几个女孩子一起回来的,姑爷今天没去过铺子,车行那伙计也说过,他把姑爷送到了山下,亲眼看到他上山的。”

“要不我去韩伯那里看看,姑爷前些日子经常去韩伯家里。”小丫鬟再次开口的时候,俏脸上已经有了焦急之色。

“我去!”老方闻言,扭头就出了院子。

大小姐拜托他保护姑爷,如今没有姑爷的消息,老方心中也焦急的不得了,若是姑爷出了什么事情,不说没脸见大小姐,老方自己心里这关都过不去。

更何况,姑爷这一次失踪,完全不同于上次。

上次姑爷不见了,老方心中自责,但也没有那么严重,毕竟如果姑爷自己跑了,他也只是看管不力而已。

而姑爷这一次的失踪,绝对不会是这个可能。

“啊,姑爷,姑爷这几天都没有来这里啊。怎么了,姑爷不见了?”看着一脸焦急的老方,韩伯疑惑问道。

老方闻言身体一颤,脸上的表情更加焦急,咬牙之后,再次扣响了另一户人家的大门。

“什么,姑爷?没见到啊。”

“姑爷怎么可能在这里……”

“没看到啊,姑爷怎么了?”

……

……

几乎将寨子里面所有人家的门都敲了一遍,听到这些人的答复,老方的脸色逐渐变得苍白起来。

于此同时,某处偏僻山林的窝棚之中,躺在角落里的年轻人,睫毛轻微的颤动了一下。

脖子疼。

这是他的第一感觉。

以前也只在影视作品中看到,那些高手只需要在人脑后这么一砍,对方就干脆的晕了过去,这次倒是亲身体验过了。

原来真的会晕。

除了脖子疼之外,还有一点点的头晕,他抬起头,开始打量周围的情况。

这里是一处半封闭的空间,大概相当于窝棚一类,是用一些木头简易搭建起来的,棚中什么东西都没有,外面覆盖着干草,简陋到了极点。

他此刻所处的位置,是在窝棚的角落,手脚活动自如,没有用绳子绑起来,那口腰刀就随意的扔在他的旁边,看来这吴应对他倒是蛮放心的。

不过想想也是,通过刚刚那小小的交锋,李易倒是明白了两人之间的差距。

虽然对于他的武功到底有多厉害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认识,但有一点却是不容置疑的,就算自己拿着刀,也只有被秒杀的份儿。

现在不是思考吴应武功有多高的时候,怎么想办法逃出去才是当务之急。

平日里碰到的坏人好歹也都是先讲道理的,遇到这种一言不合就是干的家伙,李易也很无奈。

除了后颈有一点疼痛,腹部也有一些不适之外,身体的其他部分,倒是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他试着先从地上站起来,便在这时,一道人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这么快就醒了,倒是比我想象的要快一些。”吴应冷眼看着他,嘲讽说道。

“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李易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淡淡回道。

“原以为如仪选了一个废物,没想到,你还真有几分胆气。”吴应看着他,皱了皱眉头,仍然是一副嘲讽的语气。

他以为这书生醒来之后,一定会涕泗横流的求他饶命,却怎么都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态度。

文弱书生而已,他哪里来的底气?

没有回答李易的话,看着他说道:“你知道吗,其实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打定主意要娶如仪做老婆的。”

说到这里。他的眼神陡然变的阴狠,“那天晚上,如果不是如仪拦着,我真的会杀了你。”

李易拍完衣服上的尘土,紧了紧袖子,淡淡的说道:“然后呢?”

难道他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将他绑来的吗?

他既然对于真面目没有丝毫的掩饰,看来根本就没打算留活口。

这个世界的有些人,还真他妈的是无法无天的神经病啊!

“当然,现在的她,已经配不上我了。”吴应脸上的表情有些嫌弃,目光再次看着李易,说道:“交出如意露和烈酒的配方,饶你不死。”

李易扯了扯嘴角,这种话骗骗别人可以,可糊弄不到他,按照电视剧里的套路,每当坏人说出这样的话时,心里想的一定是得到秘密之后就立刻杀人灭口。

“原来只是为了如意露和烈酒的配方,你早说啊,何必这么麻烦。”他摆了摆手,说道:“如意露和烈酒其实是一码事,关键在于如何提纯酒精,酒精提纯的设备有些复杂,我这么说你肯定听不懂,不如这样,我在这里等你,你回去取纸笔来,我画给你看。”

吴应冷笑一声,说道:“你当我傻啊,我要是离开了,回来还能看到你吗?”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李易脸上露出羞恼之色,仿佛受了莫大的侮辱一样,走到吴应面前,指着他的鼻子说道:“读书人不打诳语,我说在这里等你,就在这里等你。”

嗡!

话音未落,他的袖中发出一道轻响,一抹黑色的光点,在吴应的眼中迅速放大。

“感谢韩伯。”

李易心中暗道。

【ps:这本来是后一章的内容,删减了原先版本的,这些加了出来,码字生涯第一次熬夜改文,仅此一次。】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