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蜕变

李易十分确定,虽然诗词在这个世界同样存在,但却也只是形式相同,原先世界诸如李白杜甫,苏轼柳永这样的大文豪却是不存在的。

当然,他们的词作当然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陡然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听到秦观的《鹊桥仙》,这首本来不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词作,李易的第一反应是震惊,极度震惊,随后,震惊便化作了狂喜。

难道……对方也和他一样,是穿越来到这个世界的吗?

没有人能够理解李易的心情,一个孤独的灵魂在这个世界孤零零的飘荡,哪怕是有一个人,不,哪怕是有一条狗和他来自同样的世界,也会带来心灵上最大的慰藉。

一旁的李轩欣赏歌舞正入神,并没有注意到李易的情绪变的异常激动。

猛地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迈入舞台中央,一把扯开遮挡的纱帘,那正在唱词,脸上蒙着一块轻纱的女子似乎也被吓到了,声音戛然而止,看着这忽然冲上来,神色激动的年轻书生,轻纱之下的俏脸上,浮现出一丝惊慌之色。

“你也是从地球穿越过来的吗?”李易一把抓住那女子的手,急切的问道。

而此时,场中所有人也已经回过神来。

当看清场中的那一幕时,哗啦一声,众人立刻站起,脸上浮现出惊怒之色。

“住手!”

“快放开醉墨姑娘!”

“何人敢在这群玉院闹事!”

------

------

小王爷李轩也愣在了原地,完全不知道眼下是什么情况。

“这家伙,居然这么猴急……”

“登徒子,快放开我!”

那女子被李易抓着手的时候,是真的被吓到了,愣在那里一动不动,不过,等她反应过来之后,猛地甩开他的手,脸上浮现出羞怒之色,后退了几步,看着他娇斥道。

李易有些痴痴的站在原地,事情,似乎和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看着女子的反应,难道他猜错了?

便在这时,那老鸨带着几名精壮的汉子小跑了进来,怒骂道:“到底是谁这么不开眼,居然敢在群玉院闹事,快给老娘把他抓起来!”

那几名汉子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舞台中央的李易,大步迈过去,将他的肩膀按住。

李易任由两名汉子将他的手反拧在背后,眼睛死死的盯着那女子,“刚才那首《鹊桥仙》,你是从何处得知的?”

那女子本不欲理他,但看到他的眼神中蕴含的疯狂之意,心里不由的一颤,鬼使神差的开口解释了一句:“这首词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人尽皆知,据传是写在祈天灯上,一个叫做李易的才子所做。”

一个月前,祈天灯,李易……

李易口中喃喃了几句,脸上浮现出了浓浓的失望之色。

“应该是小环的那只祈天灯吧……”

……

……

“还不把他给我扔出去!”那老鸨见几人还站在原地,大怒说道。

“住手!”

便在这时,一道声音从前方响起,脸色有些难看的李轩缓缓走了过来。

走到几名大汉身前,冷声说道:“放开他!”

“你是个什么东西……”一名大汉冷笑着开口,话才说了一半,李轩脸色一寒,对方只觉得眼前一花,整个人就被踹飞了出去。

这个时候的李轩,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

无论他平日里表现出来的是什么样子,但小王爷的身份却不会变,怎么可能让青楼里的一个****这么辱骂。

“找死!”

其他的几名大汉见此,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正要动手,那老鸨立刻小跑了过来,“都给我住手!”

“李公子,这是怎么回事?”一脸谄媚的看着李轩,问道。

李轩淡淡的撇了一眼被那两人押着的李易,老鸨立刻会意,瞪了那两名大汉一眼,说道:“还不快放开他!”

虽然老鸨并不知道李轩的身份,不过像她这样的人,最清楚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眼前的年轻人,显然属于后者。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李易此时心中的酸楚,实在不能用语言来形容。

连逛青楼的心思都没有了,一言不发的向着外面走去。

李轩回头看了一眼那女子,脸上浮现出一丝疑惑之色,随后就扭头追了上去,“喂,李兄,等等我!”

手臂刚才被抓到的地方还隐隐的有些发疼,名叫醉墨的女子望了一眼脸上离去的方向,喃喃道:“那书生……”

她心中想着一些事情的时候,那老鸨已经快步走了过来,关切的问道:“醉墨,你没事吧?”

女子闻言摇了摇头。

老鸨心中顿时安稳下来,她们群玉院的头牌清倌人,有任何一点闪失,对他们来说都是天大的损失。

------

------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李易从来都是滴酒不沾,但此刻却只想一醉方休。

敬往事一杯酒,从此再也不回头……

逝去的终究已经逝去,人总是要向前看,脑海中浮现出小环,柳如意,柳如仪甚至老方那个憨货的脸,李易深吸了一口气,大步的走向了街边的一处酒肆。

“掌柜的,把你们这里最烈的酒给我拿出来!”

一个胖胖的掌柜走过来,看着李易笑道:“公子,我们这里最烈的酒酒劲太大,一般人……”

“少废话,怕我付不起银子吗!”

“啪!”的一声,一块银锭已经被李易拍在了桌上。

“好嘞,公子稍等,酒马上就来。”

那掌柜看到银锭,顿时两眼放光,急忙走到柜台取酒去了。

李轩从外面走进来,坐在李易对方,看着他叹了一口气说道:“那醉墨姑娘便是长得再美,也不过是一个妓子而已,李兄是有本事的人,何必执着一个妓子?”

虽然只有过两次短短的接触,但显然这位小王爷已经对李易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若不是因为这个,以他的身份,就算再怎么屈尊降贵,又怎么可能和一个普通人称兄道弟?

“客官,您的酒来了!”

李轩明显是误会了,不过李易也不想解释,待那掌柜将酒放在桌上,抱起坛子猛灌了一口。

扑通!

在一头栽倒在桌上之前,李易终于明白他以前为什么滴酒不沾了。

李轩见此,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哈哈大笑,“没想到你的酒量如此之差!”

一手抓起李易刚才喝过的酒坛,咕咚咕咚咽猛灌几口。

扑通!

两人趴在桌上的姿势如出一辙。

那掌柜在柜台边看到这一幕,不由的撇了撇嘴,“酒量如此之差,居然还大言不惭要最烈的酒,活该!”

酒肆不远处的某处街角,几道粗布衣衫打扮的身影,看到酒肆中醉倒在桌上的两人,嘴角皆是扯出了一丝苦笑,从暗处走了出来……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