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鹊桥仙

做人还是要低调,不是自己的妹子不要泡,不是自己的逼不要装。

看着吴姓青年脸上青白交替,尴尬癌都要犯了的样子,李易心里面痛快到了极点。

连一首七夕词都作不出来,还好意思在这里装逼?

虽然李易自己也作不出来……但是他会抄啊!

来到这里这么久,寨子里面的藏书几乎被他看光了,还别说柳叶寨的人虽然没有什么文化,抢来的书却种类齐全,足以让他全面的了解这个世界。

诗词在这个世界当然是有的,不过却远没有他原先那个世界的那么繁盛,什么李白杜甫,苏轼柳永……前世那些名留千古的文坛巨匠,在这个世界上自然找不到,李易可以放心大胆的当一个抄袭狗而不用担心被发现。

七夕词?

李易或许背不出来很多首,但是那一首千古流传,几乎成为传世名作的词,他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

更何况,脑袋里装的那么多书还没有开发利用,随便抽出一本宋词一万首,怕是单单用七夕词就可以砸死人……

“在下才疏学浅,就不献丑了。”吴姓青年脸色僵硬,看了李易一眼之后,说道:“吟诗弄赋这样的事情,想来还是新姑爷拿手……”

李易淡淡的撇了吴应一眼,根本懒得搭理他。

才疏学浅?

用这样的词来形容自己,还真是不要脸,这家伙要是知道自己的名字怎么写,李易都算他饱读诗书。

明明就是一个文盲还非要装什么大尾巴狼,这种人,太恶心了!

“碰巧心中恰有一首应景的七夕词,可有笔墨?”李易微笑的看着柳玉开口说道。

他现在正在慢慢的适应用这种语气说话,文绉绉的语气,配合他俊朗的外表,还真有一些读书人的样子。

这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根本就不是那些只知道舞蹈弄棒的糙汉子能比的,寨中的少女见惯了重口味,偶尔换一换小清新,不免的会有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几名少女看着他,再想想吴应等人,心中只觉得都是娘生爹养的,怎么人和人的差距就这么大……

“巧楼上面就有笔墨。”名叫柳玉的女子笑着说道。

吴姓青年等人,很悲剧的充当了背景,眼看着那个可恨的家伙在众女的簇拥下上了巧楼,连理都没理他们,存在感刷新了下限。

“我倒要看看,他能写出什么东西来!”吴应脸色阴沉,大步的跟了过去。

------

------

“姑爷……”

小环正在巧楼上面布置,一抬头看到李易上来,急忙小跑了过来。

柳玉的视线在巧楼上面扫了扫,皱了皱眉头,说道:“笔墨这里都有,纸好像用光了……”

寨中平日里并没有用到纸的地方,积存的纸张几乎都被做成了祈天灯,柳玉走上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一点。

“姑爷,写在这上面吧。”小环知道柳玉她们刚才是找姑爷作七夕词了,跑过来的时候,顺便拿上了自己的祈天灯。

“小丫头,心眼倒是不少。”柳玉拿着笔墨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小环殷勤的献上自己的祈天灯,笑着说了一句。

这丫头,恐怕刚才心里面就有这样的打算。

被识破心思,小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乖巧的接过笔墨,毛笔递给了李易,自己在一旁研墨。

祈天灯的一面是李易画的鹊桥相会,他转到另一面空白的地方,稍作思忖之后,终于落笔。

鹊桥仙。

看到李易写下这三个字的时候,小环的脸色变了。

柳玉等几位女子距离要稍远一些,探头看了一眼之后,眼中也是有些难以置信的神色,嘴唇动了动,终究没有说什么。

这当然不是因为李易文采之盛,落笔惊鬼神,仅仅是“鹊桥仙”这三个字就折服了她们,实在是因为,李易的字……太有特点了!

虽然她们不认识多少字,但字写得好不好看还是能够分得清的。

李易在一旁不急不缓的写着,众女的心里面却在想着其他的事情。

长得这么俊俏,又能作出那样的画作,写出来的字怎么……

古语有云,“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古人诚不我欺啊!

此时要说心情最复杂的,当然就是小环了。

本来存着小心思,想要姑爷在她的祈天灯上作诗的小丫鬟,此时只能望着那几行歪歪扭扭的字欲哭无泪。

早知道姑爷的字没有他画画好看,她死都不会特地跑回家把自己的祈天灯取来。那一幅画多好啊,现在可好,全都被毁了……

写下最后一句,李易放下笔,检查了一遍,没有错别字,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虽然在撑开的祈天灯上写字有些不舒服,但也并无大碍,反正他本来就不会写毛笔字,这些字和普通的读书人相比是丑了点,但也还入眼,至少能辨别出来。

脑袋里面倒是有不少书法书,但学起来没那么快,不可能立刻就从新手村迈到大师级别。

而且,当他的身份,他的身体他的脸甚至他所处的世界都变的陌生时,熟悉的笔迹总是能够让灵魂找到一些归属感。

因此,在别人看来并不好看的字迹,在李易看来却是那么的顺眼。

转头看去的时候,发现小丫鬟的脸色垮了下来,其他少女也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这时,只见一直站在柳玉身后,一位柔柔弱弱,看起来有几分书卷气息的少女上前几步,忽视李易那狗爬一样的字,再看祈天灯上的词时,美目不由的微微一亮,不由的念了出来。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语气停顿了一下,又接着念了下去:“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两情若是久长时……”念到这里的时候,少女的眼中已经出现了些许惊艳的神采,随后又变的迷离,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念出了下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少女姓秦,她的爷爷就是之前在学堂教书的秦先生,从小被秦先生教导,有不浅的诗文素养。

在她开始念出词句的时候,场间就已经安静了下来,众女虽然不懂诗词,甚至也不识字,但能写出诗词,在她们看来已经十分厉害了,而且,她们虽然不懂,但是秦晴懂啊,看她的表情,也能猜出来李易写的这首七夕词应该是不错的。

被她们挡在后面,想等李易写完之后,说上几句贬驳之语的吴姓青年,搜肠刮肚也没想出来什么词语,再看到秦姓少女沉醉的表情以及众女的反应,不由的冷哼一声,转身下了巧楼。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