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压寨相公!

在穿越过来之前,李易所在的世界,正是穿越元素大为流行的时候。

无论是小说还是影视作品,都争先恐后的将这一元素融入其中,普及程度之高,下到八岁儿童,上到八十老太,恐怕都知道穿越是什么意思。

曾经的李易,也想过要是某一天自己也穿越了,若是在太平盛世,那就一定要生在官宦之家,闲着没事干领着几个狗腿子到大街上调戏良家妇女,若是在乱世之中,那就揭竿而起,占上一个山头,自立为王,兴致来了带着一帮小弟下山抢几位压寨夫人……

事实证明,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李易不过是适度的yy了一下,这种事情就真的轮到了他的身上。

更让李易惊惧的是,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那些人说过,要成亲的是他们的“寨主”……

想到某种可怕的可能,李易连嘴唇都有些发白了。

难道说,那个什么寨主,居然喜好男风?

李易早就听说,在古代,同性恋尤其是男同性恋可是很流行的,还美其名曰“龙阳之好”,对于宁死不弯的李易来说,这可是最难接受的事情之一。

心中一凉的李易,稍稍的感受了一下,发现身体的某个部位并没有什么不适的感觉,不由的长长松了一口气。

还好,贞操还在。

仔细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装扮,李易愣了一下之后,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身上穿的明显是新郎的衣服……难道,那个什么寨主,是个小受不成?

如果是小受的话,那倒是可以接……小受也不行啊!

他可是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

堂堂男子汉大丈夫,自当顶天立地,百折不弯!

就在李易的思绪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的时候,房间的木门发出“吱呀”的一声轻响,又轻轻的关上。

在李易听来,这道声音就像是从地狱传来一样,整个人都向木床的里面缩了缩,他甚至不敢抬头去看上一眼。

他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当他抬头之后,看到一个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大汉,露着胸毛,一脸娇羞的对他说一句:“相公,我们快快圆房吧!”

“咦,好恶心……”李易不由的打了一个哆嗦,再也不敢想下去了。

脚步轻盈,并且越来越近,李易已经能够闻到一股淡淡的幽香,这香味很熟悉,和被单上的味道一模一样。

“算了,大不了就是一个死,老子就是死也不会让他得逞!”李易一脸悲愤的抬起头,刚要开口,望见房间里的人影,嘴巴张开一半,眼睛猛地睁大,想要说出来的话也堵在了喉咙里面。

肤若凝脂,眸若秋水,琼鼻挺翘,红唇润泽,贝齿如玉……

古人总喜欢用这样的词语来形容美女,李易一直都认为这只不过是一种文学夸张手法,通俗来讲就是吹牛逼。

皮肤像凝脂,眼睛像秋水------古人好像什么词语都敢用,吹牛逼谁还不会啊?

而且,以他们的审美观,所谓的美女,在现代人看来还得持保留态度。

李易曾经在网上看到过清朝皇帝后宫妃子的照片,那叫一个惨不忍睹,据说那些妃子还是从千千万万的秀女中选出来的,李易很怀疑,时间久了,那些皇帝会不会有什么心理障碍……

但当这个女子站在他面前的时候,李易觉得任何赞美的词语用在她的身上都不为过。

她就那样静静的站在那里,白裙袅袅,秀发如云,身材修长婀娜,李易目测她的身高至少都有一米七左右,要不是这具身体虽然文弱了一点,但身高却有一米七八左右的样子,光是在身高上这女子就足以让李易抬不起头来。

“你醒了。”

女子淡淡的开口,声音仿佛从云端传来,清澈动听。

这很明显是一句废话。

李易很想说一句“你是不是瞎啊”,但是话到嘴边又被他生生咽了下去。

他怕被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大丈夫能屈能伸,忍辱负重,卧薪尝胆……,在心里面这样安慰了自己几句之后,李易屈辱的点了点头。

就在刚才的那一刹那,他甚至产生了打晕眼前这个美女,夺路而逃的冲动。

虽然这具身体弱了一点,但对付一个弱女子,李易还是很有信心的。

可他担心只要他一有异动,立刻就会从门外冲进来一群山贼,就像今天白天那样……

小腹上面火辣辣的痛感还没有消除,李易可不想再经受一次那样的摧残。

“你可以放心,我不会伤害你。”那女子似乎看出了李易的心思,丹唇微启,于是李易再次听到了悦耳动听的声音。

如果对面是一个凶狠的山贼,李易听到这句话心里可能大为高兴,但“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这句话从一位柔弱的女子口中说出来,李易不由的感觉到了一种人格上的侮辱。

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怎么能忍受……

算了,侮辱就侮辱吧,总比再见到那些山贼要好……如果是某种方面的伤害,李易还是能够接受的。

“这段时间,你就安心的待在寨子里面,若是想要读书,知会一声,我会差人给你取来。”那女子看着李易,淡淡的开口:“今后的日子里,在外人面前,你我便以夫妻相称,寨子周围,你尽可去得,等过一段时间,时机到了,我自会放你离开。”

“夫……夫妻相称?”

李易愣在那里,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一直以来,他似乎都搞错了一件事情。

难道说,那些人说的什么“寨主”,就是他面前这位绝世美女?

刹那间,李易脑海中构想出来的那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子形象正在逐渐的模糊,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娇美无比的容颜,窈窕婀娜的女子对他躬身福了一福,轻声说道:“相公,妾身这厢有礼了……”

啪!啪!啪!

别乱想,这只不过是拍门声而已。

忽然传来的声音,把李易从幻想拉回了现实,随后,他便看到木制的门闩似乎是受到了什么冲击直接断裂,一个水桶腰的妇人和一位二十岁出头的青年男子从门外闯了进来。

“如仪,他是谁?”

看到坐在床上,衣衫半解的李易,那男子的脸色猛地一变,脱口问道。

喜欢逍遥小书生请大家收藏:()逍遥小书生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