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9章 宋晓龙的消息

“少废话,信不信由你,我先挂了。”

脑海中的画面让叶天对马拉凯那谦谦君子的印象轰然倒塌,果然是咬人的狗不叫啊,叶天怎么都没想到,平时沉稳异常的老马,私下里却是那副德行。

其实这也怪不得马拉凯,要知道,国际佣兵所出入的场合,大多都是战火纷飞的地方。

他们等于提着脑袋在赚钱,今天活着,明天就有可能死去,所以很少有人想着存钱什么的,赚来的钱,不是扔在赌场就是贴在女人肚皮上了。

挂断马拉凯的电话,叶天想了想,又拨通了祝维风的手机号码。

“喂,哪位?”电话接通后,祝维风的声音显得有些疲惫。

“我是叶天,老董现在怎么样?”

叶天也没废话,开门见山的问起了董升海的情况,虽然在泰国所发生的事情是由董祝二人的贪心引起的,但那位国师却是针对叶天而下的手。

“叶天?!”

祝维风的声音猛的抬高了八度,紧接着话筒里传来了一阵玻璃破碎的声音,却是正在家里喝着红酒的祝维风,酒杯掉在了地上。

顾不得去擦拭裤子和鞋子上的红酒,祝维风对着话筒喊道:“叶天,你没事吧,嘿,哥们担心死了!”

对于普通的老百姓而言,邻国发生的事情距离他们的生活太过遥远,没有人会去关心的。

但祝维风不同,当莫斯科传来黑帮遭到清洗的消息后,他马上就意识到,这绝对是叶天所为的。

单单是莫斯科黑帮的事情,祝维风还不会感到如何震惊,因为他知道叶天有这个本事。

但随后洛夫斯基死亡的消息传到国内时,当真将祝维风给吓了一大跳,他没想到叶天居然折腾出了这么大一件事。

要知道,以洛夫斯基在俄罗斯军队的地位,几乎等同于他那开国元勋爷爷在中国的地位了,如此不明不白的死去,俄罗斯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呢?

正如祝维风猜想的那位,俄罗斯的军演震惊了整个世界,而最让祝维风心焦的是,从军演开始后,叶天就变得渺无音讯了。

这几个月来,祝维风用了各种关系去打探叶天的消息,但都没能查清叶天的下落,在他心里,其实已经判了叶天死刑了。

所以接到这个电话后,祝公子与其说是惊喜,倒不如用惊吓这个词更加的合适,在刚听到叶天声音的时候,他差点没一仰身从椅子上翻过去。

“有事我还能给你打电话啊?”

叶天翻了个白眼,这哥们和马拉凯的反应一样,想必都认为自己不应该还活在这个世上吧?

“叶天,你在哪儿了,这是国外的电话吧?”

祝维风深深的吸了口气,平复了下心情,说道:“你说个地方,哥们马上就飞过去,一定要好好谢谢你,那事办的太漂亮了!”

祝维风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吃过像泰国这样的亏,不但自己被人下了降头差点一命不保,更连累的董升海为了救他变成残废。

叶天横扫俄罗斯黑帮,更将弗罗兹斩杀在了西伯利亚,在得知这个消息后,祝维风和董升海两人足足喝光了一箱子的茅台。

“我过几天就回去了,你不用过来。”

叶天打断了祝维风语无伦次的话,说道:“老董现在怎么样?董大壮我给他送回去了,还捎带了一儿子。”

“叶天,老董当时就趴在地上给你磕了三个响头,你这事办的真是漂亮,我替老董谢谢你了,要不,我也给你磕三头吧?”

祝维风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用如此真挚的话语和别人说话,他欠了董升海一条命,就算让他给叶天磕几个头,祝维风也是心甘情愿。

“滚一边去,我还没死呢,磕什么头啊?”

叶天闻言愣了一下,听祝维风这口气,董升海似乎没有和他在一起,在电话里没好气的骂了几句之后,问道:“老董人呢?”

“老董上个月去旧金山了,他在那边还有点产业,叶天,你放心,我安排了人跟着他,安全不会出问题的。”

大仇得报,家族还留有子脉,董升海也逐渐恢复了过来。

只是他在国外呆了大半辈子,实在在国内住不惯,最后坚持去了旧金山洪门总部,在那里他还有些产业,想留给儿子孙子继承的。

“嗯,老董命里有这一劫,没能伤了性命已经是大幸,他日后倒是可以安享晚年了。”

听到祝维风的话后,叶天点了点头,问道:“弗罗兹死后,日本和泰国以及俄罗斯的黑市拳场现在怎么样了?”

“乱,比乱麻还要乱!”

祝维风苦笑了一声,说道:“那些黑市拳场都是被弗罗兹一手控制的,群龙无首之下,全世界的黑市拳组织都插手进来的,打的是不可开交!”

亚洲的这几个黑市拳场,都是有着成熟市场的,尤其是泰国和日本两处,比之拉斯维加斯的黑市拳场都有过之而无不及,弗罗兹一死,顿时引来了众多大鳄们的窥觑。

由于弗罗兹生前过于强势,他死之后,再也无人能掌控局面,所以除了刚刚发生了血案的莫斯科之外,像日本和泰国那些地方,每天都会因为争斗死去很多人。

“狼总是要吃肉的,让他们打吧!”叶天眉头一挑,笑着问道:“你呢,你可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啊,没有出手吗?”

“我?”

祝维风叹了口气,说道:“叶天,不瞒你说,兄弟这次是栽了,国内的黑市拳场我都关掉了,别说国外的了……”

祝维风做的那些事情,国内大佬们其实都知道,只不过看在他过世爷爷的面子上,睁只眼闭只眼罢了,一直都没人和他较真。

不过这次俄罗斯发生的事情,追根溯源竟然和祝维风牵扯上了,这事儿可就大了。

在洛夫斯基死亡之后,祝维风整整被调查了一个多月,前不久风声松点这才恢复了自由,但那黑市拳场,祝维风是甭想再经营下去了。

而且经此一事,祝维风那喜欢刺激的性子也被磨的差不多了,早在一个月前就将那场子转了出去,现在好像也是由一位京城纨绔经营,在做斗狗赌博的买卖。

“这样也好,行了,我还有事,就先挂了!”

打听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叶天不待祝维风多说,直接挂断了电话,那小子这次受的刺激看样子不轻,在电话里整个就像一话痨似的。

挂断了电话后,叶天的手指在电话上摩挲了起来,这一个电话拨打出去,少不得要挨上一顿臭骂。

想了半晌,叶天还是拨通了老妈的手机号码,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声,在千军万马面前都面不改色的叶天,心跳居然加速了几分。

当对方接通后,叶天脸上连忙堆起笑容,近乎谄媚的笑道:“妈,是我,叶天。”

“臭小子,你还舍得打电话回来啊?忙什么事情,几个月都没一点儿消息?再不回来你媳妇就要跑了!”

宋薇兰平时在人前说话的时候,向来都是慢声细语的,唯有叶东平还有这不省心的儿子,才会做出一副河东狮吼的模样来。

“嗯?妈,您不知道我干嘛去了?”

叶天先是一愣,继而有些哭笑不得,敢情自己被宋浩天那老头阴了一把啊,肯定是他编出了个什么理由,把自己做出的事情给隐瞒了过去。

事实也正是这样,宋浩天怕女儿担心,告诉她叶天出国去处理一些事情,估计有一段时间没法和家里联系。

要不是这样的话,宋薇兰哪里还有心情住在京城啊,怕是早已一掷千金的雇佣佣兵前往俄罗斯去了。

听到儿子的话后,宋薇兰没好气的说道:“你外公神神秘秘的不肯说,我怎么知道你干什么去了?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对于自己那德高望重的老父亲,宋薇兰还是非常相信的,是以她也没怎么担心叶天的安全,只是责怪他不和家里联系罢了。

“妈,我在南非开普敦了,最迟一个星期,我就能回去!”

听到老妈并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叶天不由长长的舒了口气,他固然可以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冷血无情,但对于亲情,叶天却是非常的看重。

“你在开普敦?你去那里干嘛?”知道儿子的位置后,宋薇兰在话筒中的语气,忽然变得有些不大自然起来。

“妈,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虽然和老妈生活的时间并不长,但叶天还是能听出母亲的声音里,似乎隐含了一丝担忧。

宋薇兰矢口否认道:“没,没事,你早点回来就行了,对了,你在那边要注意安全,南非的治安很不好的!”

“妈,您有事瞒着我吧?”叶天皱起了眉头,忽然脑中一亮,说道:“妈,是不是宋晓龙就在南非了?”

对于母亲对宋晓龙的感情,叶天还是能理解的,虽然宋晓龙做了许多对不起她的事情,宋薇兰还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置他。

---

PS:明儿就要挤火车去了,胖子争取再写一章,求月票推荐票啊啊!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