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1章 召唤

“二弟,这世上有很多你想象不到的事情,那些人虽然不能让咱们长生不死,但仅是延年益寿这一条,就不是金钱所能买到的。”

云华军说到这里,语气里带了些许斥责,“我明明告诉你了,要不惜一切代价去寻找那几样东西,可你偏偏想用去歪门邪道对付别人,现在捅出篓子了吧?”

云华桐被大哥训的面色赫然,忍不住小声分辨了道:“大哥,我也不想的,不过那处金矿是我的人先发现的,并且已经在和俄罗斯方面洽谈了,是那姓陈的横插了一脚,我不是气不过吗?”

云华桐在这件事上倒是没有说谎,那个金矿,的确是他的人先发现的。

去年上半年的的时候,云华桐金属公司里的一个勘探队,在听到俄罗斯方面传出金矿的消息后,就曾经到过西伯利亚。

那时这座金矿的储量还没有被勘测出来,加上俄罗斯正摊上总统大选,国内的关注点都集中在了莫斯科,西伯利亚成为了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

于是在疏通了当地的一些势力后,云华桐的公司得以对那座金矿进行了勘探,一次取样的过程中,勘探队得到了一小块只有拇指大小的蓝色金属。

云华桐对大哥的吩咐还是不敢不照办的,几乎所有在国外进行考察的人员以及矿产勘测队员,都曾经见过哪些金属的图样。

所以在得到这块蓝色金属后,勘测队的负责人马上通过各种关系,将那块金属送到了国内,经过云华军的比对,确定这就是图册上所画的一种金属。

得到这个消息后,云华军大喜,他马上拿出了当年道人留下的那三块玉佩,将其中的一块打碎,按照那道人所言,当玉佩破碎后,他就能得到信息。

为了不使那蓝色金属的消息走漏,云华军还特意召回了俄罗斯的工作人员,他知道俄罗斯国内最近形势混乱,这一块暂时不会被人盯上的。

但是让云华军没有想到的是,陈喜全刚好打了这个时间差,在那段时间去了俄罗斯,在经过一番考察和勘测后,将那金矿的开采权给拿了下来。

等到云华军得知这个消息后,金矿已经易主,他连忙找到云华桐,让他去和陈喜全接触。

只是云华桐在国内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早已养成了一种眄视指使的性格,加上云华军也没给他说明这件事的重要性,当下就派了手下一个副总去找陈喜全谈。

有什么样的老板,自然就有什么样的员工了,云华桐的那位副总找到陈喜全后,态度倨傲自然就不说了,开出来的价格,比云华军给他的200亿竟然又少了五十亿。

其实要是他开出200亿,陈喜全十有八九会将金矿转让的,毕竟一倒手就净赚近百亿,比他自己劳心劳力开采要强得多了。

可是事情就在这位副总身上出了偏差,在被拒绝之后,那位副总开始也没当回事。

但是当云华军给予弟弟压力后,这位副总才着了急,于是才有了后来一系列对陈喜全的打压,眼看着就要将他逼的走投无路了。

只是谁都没能想到,陈喜全的性子居然如此刚烈,将自己起家的棉花基地以及棉纺厂全部都给卖掉了,这也让双方再也没有谈下去的可能性了。

“算了,这事就不说了,实在不行,到时候咱们一起去趟俄罗斯,用高于金矿储量的价格,将那金矿给收购过来。”

云华军叹了口气,说道:“二弟,钱在多也买不回来你一分钟的生命,这些年公司也积累了不少财富吧?别在钱上面计较了!”

“大哥,我知道,您放心吧,要是您早说这事,我会亲自去谈的!”

云华桐也是懊恼不已,有些担心的说道:“大哥,这件事没办好,不知道来人会不会怪罪咱们啊?”

“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

云华军摆了摆手,将自己自己刚才翻开的一本书册递给了弟弟,说道:“这上面有个东西,我找人去看过了,和那个道人所给画册上的一种晶石极为相像!”

“哦?还有这种事?”

云华桐闻言愣了一下,伸手将那书册接了过去,翻开一看,却是一家拍卖行的宣传页,印制的十分精美。

“你看第三页!”

云华军说道:“那里有一颗来自南非的红色晶石,尚且达不到钻石的硬度,但和那道人交给我们的画册上描述的东西很相似!”

“这种晶石倒是很少见!”

云华桐见过世界上不少珍贵的奢侈品,但是他还从未见过想这块晶石如此纯净的光泽。

画面上的那枚食指大小的晶石,被很高的工艺切割成了四个棱角,从不同角度反射着一股红色温暖的色彩,看上去非常的漂亮。

当然,这东西的底拍价也不便宜,一块未被验证出矿物结构的晶石,就开出了八百万RMB的价格,想必这东西的主人是想撞次大运的。

合上画册后,云华桐说道:“大哥,这东西十天后开始拍卖,要是那人还不来怎么办?”

云华军站起身来,说道:“二弟,你等我一下,我再用一块玉石,如果十天后还没有消息的话,恐怕那人可能真的不在了。”

过了大概四五分钟,云华军从父亲生前居住的那间厢房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做工考究的小皮箱,最少也是几十年前的老物件。

打开皮相后,里面有一本通体泛黄的书册,书册的旁边则是一块黄绸缎子,看形状里面应该包裹着什么东西。

“大哥,这就是你说的能召唤那人的玉石?”当云华军一层层的揭开那绸缎后,两块婴儿巴掌大小的玉佩出现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这玉倒是不错,色泽圆润,是上好的和田白玉。”

云华桐拿起一块玉佩打量了起来,过了一会看向云华军,问道:“大哥,这东西怎么使用啊?”

“这东西用着简单。”

云华军将剩下的那块玉佩重新包好放回箱子里后,从弟弟手上接过了玉佩,口中说着话,右手却是高高抬起,拿着玉佩的掌心朝下,重重的拍在了茶几上。

云华军所用的茶几,可是明朝传下来的黄花梨家具,硬度自然不用说,只听到“啪!”的一声脆响传出,他掌心里的玉石已然碎裂成了好几块。

“大哥,这……这样就成了,咦?这玉石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云华桐被大哥的举动吓了一跳,可是当他看向茶几上碎成几块的玉佩时,脸上的神色不禁变得有些古怪。

方才那块玉佩,在他眼中几乎没有瑕疵可言,尤其是白润的色泽,都显示出了其出色的品质。

只是现在玉佩碎裂之后,几个碎块竟然全部都变得黯淡起来,灰蒙蒙的毫无光泽,如果不是刚刚亲手把玩过,云华桐根本就无法将其与和田玉联系在一起。

“成不成的我也不知道,反正是按照那人交代做的。”

云华军摇了摇头,说道:“二弟,这几日你就住在家里,大哥有什么事找你商量着也方便,都五十多岁的人了,别整天在外面沾花惹草的!”

云华军知道自己这个弟弟,由于是云老中年得子,从小就被父母宠溺的有些不像话。

云华桐别的毛病倒是没多少,就是在男女关系上有些理不清楚,这京城影视圈里的漂亮女人,他大多都和其有点关系,只不过云华桐不混仕途,云华军也懒得去说他了。

“大哥,您放心,我知道轻重的。”

云华桐被大哥说的老脸微红,他刚刚还在心里琢磨一会是不是将那个香港过来开演唱会的女明星给约出来呢。

看着自己这老大不小的弟弟,云华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要不是沉迷于女色,也不会在这个年龄就显得如此苍老了。

--------

在一处不为世人所指的空间里,一个身材高大面色红润的中年道士从入定中醒来,心中忽然一动,他感觉到了一股自己留在外面的神识非了回来。

“咦?师弟出去已经半年了,还没回来吗?”

中年道士愣了一下,在接受到第一股神识的时候,他本来想亲自前往世俗界走上一趟的,不过他那唯一的师弟却是静极思动,非要替他出去不可。

中年道士这几年正处在进军金丹大道的关键时期,也不想被世俗繁杂的事情影响到心境,于是就同意了。

等到师弟出去后,中年道士继续闭起关来,这一下就是数月功夫过去了,直到那缕神识回来,他才意识到小师弟这次出去的时间有些长了。

“不对,我怎么心头跳的这么厉害啊?莫非是小师弟出了什么事情?”

中年道人这一脉人丁并不兴旺,和师弟在一起相处超过百年的时间,两者之间还是有一丝气机牵引的。

“坏了,真的出事了!”中年道人细细一感应,盘坐在蒲团上的身体猛的站了起来。

---

PS:第三更,求月票和推荐票,嚓,我怎么就喊出连爆七天的口号了啊?这不是又挖了个坑吧自己买了吗?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