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0章 回忆

“大哥,您说有人过来,那都是些什么人啊?”

云华桐给大哥斟了杯茶,皱着眉头说道:“从发出消息到现在都五个多月了,他们就是从天边过来,时间也够了啊!”

“华桐,稍安勿躁,他们这些人轻王侯傲将相,岂是你我可以左右的?”

云华军端起茶杯喝了口茶,说道:“机缘别人早就给了,只是咱们自己把握不住,爸当年又不肯,唉,不说这些了,你现在也见老了。”

云华桐虽然今年才五十多岁,但这些年操劳生意上的事情,人显得比较老,两边鬓角花白,他反而更像是哥哥一般。

“大哥,我倒是没什么,妈的身子骨怕是撑不了几年了。”

云华桐摇了摇头,说道:“那个叫陈喜全的小伙子是软硬不吃啊,昨儿居然举家搬到俄罗斯去了,大哥,那边人来了,咱们会不会没法交代?”

陈喜全出国的事情,仅仅隔了一天,就传到了云家的耳朵里,这也是一向不住在老宅子的云华桐来此的原因。

要知道,云华军虽然并不过问家族生意,但他却是云家实际上的话事人,但凡遇到重大的事情,都需要云华军拍板决定的。

“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你那些手下还想着欺行霸市?”

云华军瞪了弟弟一眼,怒其不争的说道:“别人的那座金矿明明值三百亿,你们却给出了一百五十亿,还怪他不卖,又动用那些龌龊手段去逼迫别人。

现在陈喜全卖了场子筹集到了资金,你们傻眼了吧?我早就说过了,靠关系做生意,只能做一时,是做不来一世的!”

“大哥,我已经训斥他们了,这事儿怪我,可……现在怎么办呢?”

俗话说长兄如父,云华军比云华桐又大了近二十岁,所以云华桐虽然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还是被大哥教训的连头都不敢抬。

云华军叹了口气,说道:“等他们来了,实话实说,在那些人面前,别想有什么秘密,千万不要说谎话!”

“我知道了,大哥!”

云华桐点了点头,不过继而脸上露出了好奇的神色,问道:“大哥,那些人真像您所说的那样神奇吗?他们不会就是些江湖骗子吧?”

“放肆,信口胡言!”

听到二弟的话后,云华军脸上竟然露出一丝慌乱,左右看了一眼之后,压低了声音说道:“华桐,这些话,以后千万不要再说,否则会给咱们云家带来灭顶之灾的!”

“大哥,我……我就是问问而已,当着外人肯定不说了。”见到大哥震怒,云华桐当即改了口,不过脸上还是有些不以为然的神色。

云华桐是建国那年出生的,他没有经历过战乱的年代,而且云老在那动乱时期基本上也没受到太大的冲击,是以云华桐这一生都没遇到过什么挫折。

这也养成了他骨子里的那股傲气,除了大哥之外,很少对外人加以颜色。

而且以前父亲和大哥说起那些人时都是一副隐晦莫深的样子,所以云华桐虽然不敢违逆大哥的话,但心里一直都觉得他们是在小题大做。

“你啊,以后还是这性子,肯定会吃亏的!”

云华军摇了摇头,说道:“也罢,你现在年龄也不小了,我把这事儿给你说说吧。

当年父亲在敌占区的时候,有一次被鬼子堵在了山谷里,那里连个藏身的地方都没有,眼看着就要被鬼子抓住的时候,突然一道白光闪过,前来追捕父亲的十多个小鬼子,都落得个尸首分离!

当这些鬼子死去之后,父亲面前出现了一个道人,按照父亲的说法,那道人就带着他大模大样的从外面鬼子的面前走了过去,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他们。

当时父亲可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亲身经历了这样的事情后,自然不肯让他道人离去,就想劝说他加入咱们的队伍。

可是那道人根本就不为所动,在询问了父亲的姓名之后,脚下居然升腾起了雾气,直接腾云驾雾就从空中飞走了……”

“还有这种事?父亲怎么从来没和我说过呢?”

云华桐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情,追问道:“大哥,那后面呢,那道人再也没有出现过吗?”

“当然出现过,我要不是亲眼见过,怕也是和你一样的想法,不肯相信这件事的……”

云华军眼中露出了回忆的神色,“那是四十多年前的事情了,你也知道,从建国后,父亲就担任主要领导工作,当时进城后咱们家就住在这里的……”

云华军的思绪回到了四十多年前,他那时已经快三十岁了,在京城的一个部委上班,由于刚结婚不久,并没有和父亲分家,一家人还都住在一起的。

云老为人很开放,对子女的教育也很随性,经常会和大儿子讨论一些世界上的新闻事件。

那是一个夏夜的晚上,父子两人坐在后院里正说着话的时候,院子里突然出现了一团雾气。

当那雾气散去,一个穿着青麻道装的道士,出现在了两人面前,当时可是把云华军吓得不轻。

要知道,这里住的大多都是级别相当高的领导人,外面警卫森严,虽然不至于夸张到连个蚊子都飞不进来,但也绝不可能

云华军刚要高声呼喊外面的警卫时,却是被父亲给阻止了,而且他发现,在见到这个道人后,一向是喜怒不言表于外的父亲,竟然激动异常,以晚辈的礼节向那道人星力。

后面从两人的对话中,云华军这才得知了发生在父亲身上的那桩往事,而这个道人,就是当年将父亲从鬼子包围圈里救出来的人。

见了救命恩人,又知道对方不是寻常之人,云老自然非常的高兴,当下安排了酒菜招呼道人,再一次因为当年的事情向那道人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情。

不过这次道人却是有求而来的,他向云老提了个条件,需要云老帮他寻找一些东西,而这些东西大多都散落在民间,以道人的个人能力,是很难去搜寻的。

这对于云老爷子来说,只不过是举手为止的事情,当下安排云华军跟着道人去处理这件事了,而且很顺利的找到了道人所需要的东西。

在这件事过去了一个多月后,道人又来到了云老的家中,交给了他一本图册两粒药丸和三块玉石。

道人声言,只要云老能寻得图册中任意一样东西,都可以用那玉石与他联系,到时还可以换取延年益寿的灵丹妙药。

那次道人离去的时候,云华军算是看真切了,先是一团雾气将道人包裹住了,然后那道人就像是等天梯一般腾空而起。

不过当道人身体升空之后,雾气就变得淡了,就像是凭空消失掉了一般,四合院外面的那些警卫们,甚至连那团雾气都没能看到。

道人的神奇之处,云华军父子是看在眼里的,对那两颗药丸的功效自然是深信不疑。

云老疼爱儿子,将一整颗药丸给了云华军,自己和老伴则是各服用了半粒,那会云华桐刚刚五六岁,云老怕他承受不住,就没给小儿子服用。

在服下药丸后,云老明显的感觉体内的一些旧伤都得到了好转,心中明白是药丸起了作用。

云老一生出生入死,为人豁达,明白生老病死原本就是人之常情,他不会去追求那些虚无缥缈的长生之道,一直就将图册和玉石封存了起来,直到身死,也没有再为那道人寻找过图册中的物件。

不过虽然只是吃了半粒药丸,但云老还是活了九十多岁,要不是他早年多次受伤,怕是能活到现在都说不准。

“大哥,您显得年轻,原来是吃了那丹药?”

听到大哥的话后,云华桐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他以前从来没听大哥说过这件事,只是以为大哥保养的好,看起来年轻而已。

“华桐,确实如此。”云华军点了点头。

云华桐脸上震惊之色未消,忽然想起一事,问道:“大哥,您既然说父亲没有再去寻找图册上的东西,当年的事情怎么解释啊?”

云华桐问的是他那间公司私有制的事情,还有他调到金属研究所工作,这些事情没有父亲首肯是不可能办到的。

云华军开口说道:“那是我安排的,父亲没反对,就是默许了。”

进入到八十年代的时候,云华军已经在某部委任副职了,这些事情都是他在背后运作的,等云老知道的时候,事情都已经处理完了。

不过当时社会处在计划经济的时期,那位伟人提出了改革开放的口号,云华桐的行为刚好符合了那会特殊的历史条件,并不违反什么法规政策。

相反,云华桐的行为还推动了历史的变革,得到了当时一些领导的好评和赞扬。

“我明白了,大哥,原来你让我找什么又冷又热的石头,还有什么蓝颜色的金属,都是那图册上的东西啊?”

云华桐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怪不得一向虚怀若谷的大哥,会经常催促自己去寻找那些奇异的物件。

---

PS;求月票推荐票啊,兄弟们多多支持!

。(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qidian.com)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喜欢天才相师请大家收藏:()天才相师新更新速度最快。